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喻黃】舊物專賣店

    喻隊生日快樂!!!

    好不容易因為一個奇幻小店30題有了靈感,結果各種大遲到😂

    奇怪的腦洞,大家不要介意隨便看看,我大喻黃甜到黏牙(???


==================================


    叮鈴。

    門上的鈴鐺隨著門被開啟,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歡迎光臨,請問有需要什麼?」店主叼著菸,語調懶懶地開口。

    進到店裡的是兩個青年,一個看上去溫文和善,另一個則是一進到店裡便東張西望的。

    「我要賣一樣舊東西。」溫文的青年開口,聲音潤潤的,挺是好聽。

    「只要賣嗎?」店主聽見對方要進行交易,便微微打直了身子。

    「等等等等等,什麼賣舊東西?這裡是什麼地方?」一邊的褐髮青年疑惑地打斷兩人的對話。

    「這裡是專們買賣舊東西的店,只要是舊的『東西』,無論是什麼都能在這裡賣出或買到。」店主回答道,一邊點起了香煙,屋內一下子變的煙霧瀰漫,那煙的氣味卻不嗆人,是有些輕甜的味道,「舊房子、舊車子,或是舊回憶舊情人,只要你認為它舊了,便都能在這裡賣掉,當然也都能在這裡買得到。」

    「不過。」店主在對方開口前又加了一個但書,「來我這交易,代價就是要說一個故事給我。」

    「說故事?」方才東張西望的青年滿臉疑惑的開口,「你是說不論是買東西或是賣東西,都要給你一個故事做交換嗎?」

    「是,在我這裡沒有金錢交易,無論買賣,都只會得到應得的代價。」店主又悠悠地抽了口菸,「至於故事,就是給我的交易費而已。」

    青年盯著店主看了看後,一把將身旁的人拉到邊上去,「我說文州,你帶我來的這間店靠譜嗎?不是說這裡會有你想要的生日禮物才帶我來的,怎麼是間買賣就東西的店啊?你想要的禮物居然是舊東西嗎?還有不是我要說,用說故事來交換不是很奇怪嗎?」

    「少天。」喻文州打斷了他的話句,「這地方我來過的,不用擔心。」

    黃少天聽人這麼說,也就沒有再多說些什麼了,只見喻文州走回櫃檯前,向店主行了一個小小的禮,「葉店主,如我剛剛所說,我要賣掉一樣舊物,還要買回一樣。」

    「好,那麼你要買賣的東西,是什麼呢?」店主低聲地說道,手在桌邊的櫃子裡悉悉簌簌的翻著什麼。

    「我要賣掉我們的舊關係。」喻文州說,換來了黃少天驚愕的眼光,「還要買回一個我之前在這裡賣掉的舊回憶。」

    店主瞇起眼看了看眼前溫文的青年,手邊翻找的動作停了下來,自邊上櫃子中抽出了一張紙條看了一眼,「喻文州嗎?你等我一下。」

    說罷,便起身走向屋後,不一會兒便傳來了翻箱倒櫃的聲音。

    這時黃少天才從錯愕中回過神來,「文州你這是什麼意思?賣掉舊關係?我跟你的?你是只要賣掉我們倆現在朋友的關係嗎?不是吧文州,這難道就是你口中的生日禮物,你就這麼不想跟我當朋友還非得當著我的面把這東西賣掉!」

    「少天,你冷靜些。」喻文州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這樣理解,「賣掉舊關係不代表是要解除關係……」

    「還有可能是要建立新關係。」正好回來的店主接著喻文州的話說了下去,    「這就是你要的舊回憶,接下來你該說故事了。」

    「好的。」喻文州回應,拉過了檯前的椅子坐下,開始說起了他的故事。

 

    「以前在這鎮上,有兩個小孩兒,一個很活潑,一個則是有些體弱,後者的父母不知從哪裡聽來的傳聞,給孩子打扮成了女孩,說是這樣就能健康的長大。」他悠悠地說著,店裡瀰漫的清甜煙霧讓黃少天有些恍惚,「於是鎮上的孩子們都以為那是個小女孩,其中活潑的那孩子,特別喜歡來找這小女孩鬧,他不知道小女孩的全名,總是聲聲的喊著他小魚。」

    『小魚!出來玩啊!』

    『不行,我昨天感冒才剛好,不能出去玩。』

    黃少天的腦子裡響起了軟軟糯糯的、小孩子的聲線。

    「小魚因為身體不好,所以經常待在家裡,而小男孩卻總是想方設法的要帶他出門去玩。」喻文州說著,勾起了淡淡的笑容,「爬山、戲水,甚至是爬樹偷摘人果子,他也總是帶上穿著一身輕飄飄衣裙的小魚,說是這樣對身體才好。」

    『小魚,你又在看書,書有什麼好看的呢!』

    『沒事做,便看看書呀。』

    『你老是這樣悶在家裡會悶壞的,你瞧今天天氣多好啊!大熱天的就是要到溪邊玩水去才對,一起去吧?』

    『可是……我不會游泳……』

    『沒有關係,去玩玩水也好,如果你不想玩水,不然你把書帶著,我們玩水你在邊上看書也行,多出來透透氣身體才會變好啊!如果你肯去啊那些臭傢伙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啊!』

    黃少天覺得自己正慢慢的回想起什麼,有些熟悉卻被他遺忘了的畫面正慢慢的浮現出來,他忍不住開口,「文州……」

    「黃少天,打斷別人說故事可不是有禮貌的行為。」還叼著煙的店主打斷了他的話頭,黃少天想問店主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卻見他又搖了搖手指,示意繼續聽故事。

    「後來,小男孩要隨著父母離開小鎮,離開的前一天正巧是小魚的生日。」喻文州像是沒有聽見他們的交談一般,逕自說了下去,「小男孩在生日宴會上告訴他要離開了,小魚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在吹蠟燭許願的時候,默默希望小男孩有一天能夠再回到這個小鎮上來,之後兩人便分別了。」

    『小魚,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可別哭啊!我……明天就要跟我爸爸媽媽一起搬到城裡去了。』

    『為什麼?』

    『因為他們要去城裡工作啊!不過你別擔心,我一定會回來的,反正城裡跟鎮上其實也沒有相隔太遠嘛!就算我以後都要在城裡工作了,我也一定會抽個時間回來看你的,我是男子和大丈夫,說到做到!』

    黃少天想起了一度被遺忘的記憶裡,那個總是文文弱弱的小姑娘,聽見他說這話的時候還癟了癟嘴,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卻一滴淚也沒有掉,生日宴會上照樣笑得淡淡的,只是在他隔天要離開的時候跑來送他。

    『少天,你知道我第三個願望許了什麼嗎?』

    『不知道呀……哎你可別告訴我,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我想那一定是對你很重要很重要的願望,我可不希望因為我聽了所以它不實現,害你失望。』

    『是嗎……』

    『不過你可以等我下次回來告訴我,到時候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一個很大很大的秘密,我們這樣約好了喔!』

    『好。』

    那時候小姑娘的眼睛亮晶晶的,他怎麼會忘記了呢?

 

    「我的故事到這邊,應該夠了吧?」喻文州看著店主,笑笑地說。

    「夠了。」店主把櫃台上的小木盒子推向喻文州,「你的東西。」

    在黃少天的注視下,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打開木盒,裡頭靜靜躺著的是條明顯出自小孩之手,毫不精細卻看得出極其用心的手鍊,小小的、亮晶晶的,像是引信一樣的,把黃少天忘記了的回憶全部炸開。

    「文州,你不會就是……」黃少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好友。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大家可以每天都開開心心。」喻文州沒有回答他,只是慢慢地說出了黃少天記憶裡的話語,「第二個願望,我希望可以有一間看書的房間,第三個願望不能說……」

    他低垂著眼,捏緊了手上的小手鍊,「我希望少天可以回來,繼續跟我當朋友。」

    願望確實實現了。

    喻文州勾起笑,抬眼重新看向愣住的黃少天,「我告訴你我的第三個願望了,那少天,你要告訴我的秘密呢?」

    黃少天張了張嘴,一向言詞犀利隨口就能長篇大論的他少見的語塞了,「……文州你這個不公平,怎麼能拿一個願望換我兩個秘密呢?」

    「兩個秘密?」喻文州略顯疑惑。

    「一個小時候的,一個現在的啊……」黃少天的話尾幾乎沒了聲音,他看著喻文州的眼神,一下子心一橫,「我的秘密就是——我喜歡你啊!不管是小魚還是喻文州,我都喜歡啊!」

    他看見喻文州笑了,笑得眯起了眼,「既然少天告訴我兩個秘密,那為了表示公平,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湊到黃少天的耳邊,喻文州輕聲的說,「我也喜歡你,少天。」

    「好了,恭喜兩位有情人終成眷屬。」正當兩個人給對方告白完,店主像是不識時務的打斷了兩人,「交易完成,你們的舊關係我已經收下了,舊回憶你也收回,剩下有什麼話兩位就到個四下無人的地方說吧!」

    黃少天一愣,店裡原先瀰漫的煙霧不知道什麼時候散了,也沒了那甜甜的味道,店主嘴裡依舊叼著菸,卻沒有點燃,一切回到他們剛進到店裡時那樣。

    「好的,那就不在這裡打擾葉店主了,這次非常感謝您。」喻文州向店主鞠了個小小的躬,自然地牽起了黃少天的手,向店門口走去。

    「謝謝光臨。」店主有氣無力地招呼。

    叮鈴。

    鈴鐺再一次發出了響聲,外頭的陽光隨著還沒遠去的話語流瀉了進來,「——你小時候打扮成那樣,長大後我還真沒認出來……」

    喀。木門闔上,這奇異的舊物專賣店再次的恢復了寧靜。







    同場加映店主的心聲:

    「尼瑪以後不接這種客人了,告白就告白這麼多花樣,多來幾對哥的眼都要瞎了,現在出去買打墨鏡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葉姓店主叼著煙趴在櫃檯桌子上像條死魚。

    然而天不從店主願,未來這樣的客人還會有很多的(

评论
热度 ( 9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