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同居系列(番外)

既然 @鮮紅的蘋果 寫了喻黃那我就寫雙花吧!

今天出去唱歌搞得我必須壓線發w

元宵節快樂!情人節快樂!

祝全天下CP永浴愛河全天下情侶都是兄妹(X


靈感是來自於最近大家都感冒了連我家小夥伴都腸胃型感冒

他悲傷的跟我說被勒令要吃清淡一點但他今天可以吃巧克力了開心(?

所以我就想寫了(喂


注意:

*多多少少可能會有點OOC吧我不知道(跪

*CP雙花

* 雙花&喻黃同居基本設定 這邊走

*我家隊長(?)的文這裡請>> @鮮紅的蘋果


==================================


    「大孫我想吃花生湯圓。」

    「不行。」

    「大孫我想吃芝麻湯圓。」

    「不行。」

    「大孫我想吃鹹⋯⋯」

    「不行。」

    「大孫我想⋯⋯」

    「不行。」

 

    「我都還沒說完呢!」原本裹著毯子窩在沙發上的張佳樂跳了起來。

    「張佳樂,不要忘記你腸胃炎剛好,別想吃糯米類的東西。」站在廚房的孫哲平冷冷地回頭說。

    張佳樂悲傷的縮回了沙發上。

 

    這幾天的天氣差的驚人,溫度降的仿佛在溜滑梯,街上的人一個個都把自己包得像顆球一樣,就唯恐著涼。

    張佳樂這幾天在家裡也都乖乖的把自己過成了顆球,但不知道是剛好免疫力低還是哪天晚上睡覺又踢了棉被,他還是不幸的染上了感冒。

    還是慘烈的腸胃型感冒。

    那天晚上張佳樂又是發燒又是上吐下瀉,原本還堅持不去醫院的,但最後燒到四肢發軟的他還是被孫哲平扛上車一路送進急診。

    打了針又吃了藥的,終於燒退了下來,醫生千叮囑萬交代這腸胃型感冒一段時間內要吃得清淡,最好是清粥小菜白饅頭,太甜太油太鹹都不准碰。

    這倒苦了張佳樂,他那堆零食全被沒收,每天就是白水白饅頭白粥等等等白開頭的食物,搞得他都覺得自己也快變白了。

    偏偏孫哲平這次是一點水都不放,張佳樂重感冒那次可是著實給了他一個警惕,在這件事上他說什麼都不讓。

 

    「雖然我前幾天腸胃炎但我已經好了啊⋯⋯」張佳樂拿毯子把自己連頭一起包了起來,「吃清淡點吃清淡點、我最近吃得都快淡出個鳥來了⋯⋯」

    「醫生說至少要休養一個禮拜,湯圓什麼的之後總有時間吃的。」孫哲平熄了瓦斯爐,把粥端上了餐桌,「你沒那麼重視過節吧?」

    「唔⋯⋯」張佳樂不回應,他才不會承認他只是想借過節的名義來脫離三白飲食。

    「把身子養好了,之後要吃什麼都順著你就是了。」拍了拍毛毯球的腦袋,孫哲平哄著包在裡頭那人。

    扭了幾下,張佳樂有點不情願的離開毛毯吃晚餐。

 

    晚飯過後,孫哲平在廚房裡洗著鍋碗瓢盆,張佳樂則繼續窩回他的毛毯裡。

    敲著手上的筆電,張佳樂看著對門鄰居拍了自家戀人煮的湯圓照片貼在了微博上,他只能各種不平的拍著鍵盤,想著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的感冒了、還腸胃炎。

    「⋯⋯樂、樂樂。」一隻手拍上了張佳樂腦袋。

    「呃!?」劈劈啪啪敲著鍵盤的張佳樂沒有注意到孫哲平在喊他,被這一下嚇到的他整個人愣了愣。

    「什麼事這麼專心,喊你也不聽?」孫哲平挑了挑眉。

    「說到這個,孫哲平我跟你說⋯⋯」張佳樂正想跟他抱怨黃少天的行為,但這才抬起頭,嘴裡就被塞進了一樣東西。

    帶有一絲苦味的甜膩在嘴裡散開,不用說都知道那是什麼。

    張佳樂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戀人。

    「看在今天過節的份上,勉強放點水,但是只有一顆,沒有再多了。」孫哲平臉上掛著笑,「張佳樂,情人節快樂。」

    他俯身,和張佳樂共享那顆巧克力的甜膩味道。

    嘗著嘴裡的甜蜜氣味,感覺著對方的呼吸,張佳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這幾天來,腸胃炎的他吃得清淡,而孫哲平也陪著他吃那些三白飲食。

    沒有肉,沒有重口味的食物,也沒有甜食—雖然孫哲平本來就不太吃甜食—和飲料。

    就這樣陪著張佳樂清淡了那麼多天。

    更不用提自己發燒的那個晚上他徹夜未眠,一直到自己可以安穩的睡去。

    張佳樂突然有點感動。

    綿長的吻結束,張佳樂迅速地低下了頭用毯子包住,不讓孫哲平看見自己的表情。


    「孫哲平。」弱弱的聲音從毯子裡傳來。

    「嗯?」

    「情人節快樂。」

    「還有謝謝。」

    「呵、傻子。」孫哲平隔著毯子揉了揉對方頭髮。

    「咱們不用說這些。」



啊啊打個tag他就12:00了(躺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