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多CP】同居系列(番外)

再說一次喻隊生日快樂!!!

我我我我最後壓線生出賀文了!!!

 @鮮紅的蘋果 東南枝那繩子跟墊腳都準備好了啊慢走不送(幹

建立在之前那個同居30題的設定上的故事~

在重複一次喻隊生日快樂~


其實在喻黃家裡吃飯那幕我是照著我回外婆家吃飯的情況寫的w

至於偷吃菜的那個,對不起通常是我、或我媽(欸



注意:

*可能會有點OOC吧我不知道(跪

*CP請見tag

* 雙花&喻黃同居基本設定 這邊走


後面幾個CP的後續補完了!!其實我不太會寫小雙花orz


準備好了嗎~~~


==================================

    黃少天在二月九號這天找了很多人來家裡吃飯,有藍雨的人也有退了役的職業選手,而請吃飯的理由是幫喻文州慶生。

    喻文州這可是聯盟裡人緣數一數二好的,衝著這一個理由,大部份被邀請的人都盡量推開了安排前來赴約。

    而且聽說黃少天親自要下廚,這難能可貴的一餐怎麼能錯過?

    只是好像不少人已經在包裡準備好了胃藥而已。

 

    「我說,讓黃少天站廚房真的沒問題嗎?你平常不也是不讓他自己做飯的?」這是來自對門鄰居張佳樂的疑惑。

    「恩,我相信少天還是有基本的做飯能力的。」壽星微笑,「如果有問題的話我也會最快的阻止,前輩不用擔心。」

    「我想少天雖然做飯技能沒點多高但是少他幸運值夠高,不至於手滑剁掉自己那隻手的。」這是樓下那個叼著煙的臉T的嘲諷。

    然後就是彈藥專家跟散人的競技小劇場,至於後來各被自家狂劍士跟小劍客拎走這種事就不用再提,常態了。

 

    黃少天站在廚房裡忙得滿頭大汗。

    他的廚藝技能的確沒有點很高,不過基本家常菜還是拿得出手的,反正大家也不會太跟他計較這桌菜的精彩程度,那都是群有吃就好的傢伙。

    「少天。」喻文州的聲音在轟轟的抽油煙機聲中有點縹緲,「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阿隊長我可是堂堂劍聖(退役的)欸!」黃少天嘴上說著,手上鍋鏟的動作也沒停過,很快的一道簡單的番茄炒蛋就好了。

    「隊長隊長隊長你去外邊等著吧我很快就好了!你可是壽星欸不要在這裡吸油煙!去去去去去陪魏老大他們聊天吧!」很迅速地將鍋內的東西盛好盤,黃少天把盤子交給喻文州後就把他推出了廚房。

    輕笑了一下,喻文州端著手裡的菜便來到了飯廳。

 

    飯廳裡是當初藍雨的隊員們,還有透過葉修找來的第一任隊長魏琛、現任藍雨隊長盧瀚文,以及很多個當初跟他們比較相熟的退役選手,例如一樣是第四賽季的蘇沐橙和同樣是戰術大師的肖時欽和張新傑。

    甚至還有攜帶伴侶的,比如曾經是藍雨的于峰帶了百花的小小花鄒遠一起出現。

    當然不用說對門鄰居跟樓下的小倆口。

    看著喻文州這樣端出一道道菜餚,原本抱持著有得吃就好沒得吃不意外的客人們漸漸的騷動了起來。

    「原來黃少是真的會做飯!」

    「靠老夫都不知道啊那小子什麼時候點的技能?」

    「天啊居然真的端的出菜,真不愧是黃少!」

    「張佳樂你居然偷吃菜!要不要臉啊!」

    「樂樂,注意素質。」

    在吵吵鬧鬧的喧嘩聲中,被討論的主角終於鑽出了廚房。

    「欸欸欸欸欸怎麼都站著坐啊坐啊!今天隊長生日我可是特地下廚做給大家吃呢平常想吃都吃不到的喔!喂喂那邊那些個沒素質的別再偷捏菜了!」黃少天一出場就讓整個空間仿佛填滿了文字泡一樣。

    一番折騰,所有人總算是都落座了,但是飯廳不夠大,總有幾個人要端著碗坐到客廳去。

    嗜菸如命的魏琛跟葉修第一個就溜去了,藍河看滿屋的大神自認該讓出位置、再加上自己家那個也跑了,所以也順勢的坐到了客廳。

    然後跟主人家熟的不能再熟的對門鄰居也不佔飯桌了,端著碗就和葉修他們搶電視去,鄒遠看著前輩沒上坐、倒也跟著去了客廳。

    最後留在飯廳的就只剩當年藍雨的隊員們和幾個第四賽季的選手了。

    不過這也不打壞大家興致,餐桌上嘰嘰呱呱的十有八九都是黃少天的聲音,說起來倒也是熱熱鬧鬧的,客廳那邊就不用說了,張佳樂跟葉修湊在一起那就是吵鬧的代名詞,幼稚的鬥嘴沒停過,不認識的人看了八成會以為一旁安靜的藍河和鄒遠才是家長(?)。

    平時只有兩個人的家忽然暖了起來。

 

    飯局到了尾聲,黃少天和盧瀚文神秘兮兮地溜進了廚房。

    雖然大家不用猜就知道接下來是什麼環節,但在那個大的有點不可思議的手作蛋糕出現的時候,多多少少還是感到了有點驚喜。

    「嘻嘻。」黃少天抓了抓腦袋,「我覺得啊買外頭現成的蛋糕太沒有誠意了我堂堂劍聖怎麼能做這種事呢?所以我就去找了那幾個愛做點心的妹子們,她們一聽到是要幫隊長慶生的,那一個個幫忙的比誰都還勤!」

    說罷,黃少天拿著他從葉修那裡借來的打火機,點上了蛋糕上的蠟燭,而盧瀚文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到了牆邊,拍熄了電燈。

    霎那間整個空間只剩下蠟燭暖暖的光,映在喻文州的臉上,也映著蛋糕上那稱不上漂亮但絕對夠心意的文字。

    「Happy Birthday!

                文州生日快樂!」

    「隊長快許願!」已經成年了的盧瀚文還是像個孩子一樣的蹦跳著,對喻文州的稱呼還是「隊長」,即使現在早就是他繼承這個位置了。

    「願望嗎?」喻文州笑了笑,「第一個,藍雨可以多拿幾個冠軍。」

    「第二個,少天可以再穩重一點,話少一點。」

    整屋子裡的人都笑了,黃少天突然很慶幸現在黑燈瞎火的,大家看不著他臉上的困窘。

    「至於第三個,」喻文州不著痕跡的看了黃少天一眼,「不能說。」

    許完了三個願望,喻文州吹熄了蠟燭。

 

    「隊長啊,你最後到底是許了什麼願望啊真的不能讓我知道嗎?」黃少天一邊刷著手裡的盤子一邊問著。

    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的喻文州笑了一下,把手中的碗盤放進了流理臺:「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可就不靈了喔!」

    「哎哎哎那個你也相信啊⋯⋯」黃少天的嘴上還在叨念著什麼,但被嘩嘩的水聲給蓋了過去。

    喻文州只是笑著,輕輕地吻了戀人一下。

    第三個願望我可是一點也不希望它不靈,他想。

    因為,我希望的是我們可以一起再過無數個生日啊!


    于鋒和鄒遠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還真是熱鬧。」于鋒伸了個懶腰,「黃少還是一樣的吵啊!真不知道喻隊怎麼有辦法跟他住在一起。」

    「呵呵、小于今天很開心吧!」鄒遠輕笑了幾聲,戳破自家戀人的心情,「那麼久沒跟藍雨的隊友見面了不是嗎?」

    于鋒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對了,下次小遠你生日我們也請大家來吃飯吧!」于鋒突然提出了這個點子。

    「啊?」鄒遠愣了一下,然後綻開了笑容,「好啊!我們可以找張佳樂前輩他們、還有你在藍雨的朋友。」

    「不過啊、可不能讓小遠你自己下廚呢⋯⋯」平常也不負責做飯這事的于鋒突然思考了起來。

    「還有三個月,小于你可以趁這段時間點一下做飯技能。」鄒遠建議。

    「那就要麻煩小遠教我了呢!」摟住對方肩膀,于鋒很快地在鄒遠臉上啵了一下,「預繳學費這樣夠嗎?」

    鄒遠紅了臉,有點害羞地低下了頭,「⋯⋯勉強算你夠吧!」

    「哈哈。」

 

    張佳樂回到自家之後一直盯著廚房若有所思。

    「樂樂你別打鬼主意啊!」一眼就看穿對方的想法,孫哲平靠在沙發上頭也沒轉一個的對著身旁那人說話,「不要跟我說什麼你生日也想玩玩這招啊、說什麼我都不會隨便放你進去廚房的。」

    「大孫你就那麼不相信我嗎?」張佳樂炸毛。

    「不相信。」孫哲平斬釘截鐵地說。

     張佳樂瞬間沒了氣勢。

    「別鬧騰了樂樂。」孫哲平順手關上了電視,轉過身面對自家戀人,「你生日那天我可是早就預定下來了哈!」

    張佳樂一愣,然後才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

    張佳樂突然覺得自己的臉一定紅的跟黃少天今天端出來的那盤醉蝦有得比。

    「至於你也想熱鬧地過生日,」孫哲平沒理會他的反應,只是繼續說了下去,「那去外邊訂個餐廳便是,照你那性子找來的人這間房子一定塞不下,倒不如去包個餐廳包廂什麼的。」

    「⋯⋯好。」臉上熱度還沒消退的那人最後這樣回答。

    有個土豪男友真好,張佳樂突然這樣想。


嗯為什麼最後有點逗比了????一定是最近逗比向打太多的後遺症!!!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