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多CP】【腦洞】革命機Valvrave paro小段子(一)

我只是想寫虐文而已所以沒有什麼邏輯性(欸

應該就是一堆的小段子連起來的、主體是連貫的啦但是我懶得打長文了所以(躺

我本來想一口氣打一打再發的結果發現雙花就太長了所以我們分篇發吧(跪

這篇看得出來的CP就雙花吧、喻黃...嗯...有點影子、tag裡的CP後面還會寫到的請大家不要急(躺


革命機valvrave真是一部讓人蛋疼的動畫......

除了CV陣容特豪華OP、ED特好聽以外的一切都讓人蛋疼

有興趣的孩紙B站這裡請>>>VALVRAVE革命机


說是paro其實也只是借用了裡面一些設定、其他什麼國家啊開發阿魔使什麼的我都沒有管(欸

以下是借用的設定:

Valvrave(VVV):性能極強的人形兵器,以符文作為動力,有一三四五六號共五台

神附之體:VVV的駕駛員,恢復能力極強近乎不死身、斷頭會死

符文設定:符文消耗過度會失憶、耗盡會死


然後我稍微提一下五台機子的特性、因為剛剛發現文裡面不會寫到w

沒有完全照動畫原著來、像五號機就被我改掉了(?

因為我想配合人物(戳手指

一號機:遠近戰皆通、有大絕,最強的一台

三號機:近身戰為主,攻擊性強

四號機:機動性強,武器是兩個輪子(?)

五號機:遠程攻擊為主、策應能力強

六號機:武器長杖、可以侵入敵方系統進行操控和探查


OOC預警~

就是個腦洞、請不要太認真(=゚ω゚)ノ

也不要找我談人生,我是不會開門的(挖洞躲

額前言好長我們快開始XD

============Ready?==================


    那場戰役,被稱為是聯盟成立最大且最壯烈的一場戰役。

    有人甚至說,那場戰役的勝利,是Valvrave創造以來最精彩的表現,那是駕駛員開發者協助者等人都應該驕傲的。

 

    「聽他們在放屁!」不顧眼前的孩子還沒成年,黃少天爆了個粗口,「什麼叫驕傲什麼叫精彩,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那場戰役裡面我們損失了多少!只會一味地享受勝利的快樂跟耍耍嘴皮子。」

    「黃少也有參加到那場戰役嗎?」盧瀚文歪頭看身邊的人,在他看來這個老是吵吵鬧鬧的大哥哥一點也不像是什麼開國元老之類的存在。

    「嗯啊,我有參加到後半期的戰事。」撓了撓頭,黃少天少見的沒有多說些什麼。

    「那⋯⋯」盧瀚文才要開口,黃少天的通訊器就響了起來。

    「喂喂隊長?⋯⋯好我馬上過去停機坪!」迅速地接了起來,黃少天收到指令後站起了身,「抱歉啦小盧隊長說又有狀況了我現在要馬上去停機坪啊!之後有空再跟你說哈!」

    「好噢!黃少小心點啊!」揮揮手送走黃少天,盧瀚文回頭看見了另外一個他更有興趣的人。

    「小別前輩請你陪我做訓練!」少年歡樂地撲了上去。

 

⋯⋯

 

    那是一場、壯烈而慘痛的戰役。

 

⋯⋯

 

    「葉修,來的敵人太多了!」通訊器裡傳來了有點失真的聲音。

    「撐住啊!這次我們要一波攻下它們老巢。」坐在總控室裡,葉修正操作著眼前多個屏幕,上頭顯示的是敵方的各種數據、己方人員的通訊與狀況監控,還有不停傳回來的敵方陣營距離和留守狀況。

    「大眼,你那邊還可以嗎?」按開了其中一個通訊頻道,葉修問道。

    「還能應付。」操縱的六號機潛入敵營的王傑希平靜地回答,看來的確是還沒碰到麻煩。

    「數據資料已經在進行整理了,剩下的部分傳回來你就可以離開了。」看了看手邊的傳送進度,葉修得到了王傑希一聲「了解」之後便切換了頻道。

    「老孫,大眼那兒快好了,你還行嗎?」

    「行,但頂多再撐五分鐘。」

    「夠了。」

    縮小了通訊頻道的視窗,葉修開始分析王傑希傳回來的訊息。

    「文州,對方兵力的部分我交給你計算了啊!」回頭對著坐在斜後的人喊了一聲,葉修將一部分的資料傳到對方那邊,「少天怎麼樣了?」

    「他說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戰。」喻文州一邊低頭計算著資料一邊回答。

    「那好,攻破對方老巢的時候讓他上。」

    「明白。」

 

⋯⋯

 

    「葉神,敵方又加派人馬了!」一直監控著前線戰鬥的肖時欽對葉修喊道,「這樣前線的戰力可能不夠。」

    「樂樂去支援了,這邊數據還沒分析完,我們也不能貿然出擊。」少見的皺起眉頭,葉修沒有停下手邊數據分析的操作。

    「要不要讓少天先去支援?」一樣沒有停手的喻文州問道,但葉修搖了搖頭:「少天要保留精神去直攻敵營,現在先靠張佳樂他們撐一會兒,等大眼回來就行了。」

    「老孫撐住,樂樂過去了哈!」按開了通訊頻道,葉修吼了一聲,「王傑希那邊在撤了!」

    「知道了!」顯然沒有餘心進行通訊,孫哲平回了三個字之後就沒再說話了。

 

⋯⋯

 

    「葉修說王傑希那邊遇到麻煩了!」張佳樂和孫哲平的通訊頻道一直都是開著的,孫哲平在前方主攻,他在後方負責策應並和指揮部保持聯繫,「靠居然要再撐五分鐘,大孫你行嗎?」

    「⋯⋯」沒有回應。

    「孫哲平?」

    「樂樂。」孫哲平的聲音很平靜,平靜的一點都不像是在激烈的戰鬥之中。

    「怎了?」一直在後方進行遠距攻擊的張佳樂並沒有覺得前方的三號機有哪裡不對,廝殺攻擊依舊很猛烈,和孫哲平的語調是一個反比。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搭擋的事嗎?」孫哲平拋出了一個和戰局一點都不相關的問題。

    「現在說這個幹嘛、那種事我當然⋯⋯咦?」原本想要斥責一下對方對戰局的不專心和對兩個人之間感情的不重視,但張佳樂發現了哪裡不對。

    他發現、自己想不起來了。

    「不是吧⋯⋯」他的聲音有點顫抖。

    他們都知道什麼原因,這是兩人長期操作Valvrave的後遺症,再加上這個戰局的艱辛造成的結果。

    符文開始過度消耗了。

    「孫哲平!先折返,讓預備部隊先出來頂替!」張佳樂焦急的喊著,符文耗盡的後果他們是知道了。

    孫哲平直接在敵陣中廝殺,消耗的情況一定比他來得快,這時候張佳樂已經不想管什麼大局了。

    他只在乎自己的搭擋是否會符文耗盡。

    「不行,現在一退整個局勢就會崩潰。」孫哲平依舊很冷靜,仿佛符文的消耗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一樣,「至少這一波要先帶走,不能讓他們接近基地。」

    「孫哲平!」

    「樂樂!」他的聲音比張佳樂堅決太多,「這種事我們在坐上Valvrave之前就已經有準備了不是嗎?」

    「⋯⋯」張佳樂語塞。

    孫哲平的攻勢越發猛烈,儼然有要一口氣解決掉這整批先遣部隊的氣勢。

    張佳樂沒有再說話,但手中的光砲卻未曾停過,他可以感覺得到有些東西已經慢慢地在消失。

    兩人的通訊頻道一陣靜默,敵人的數量迅速地減少。

    一直到最後的幾個零散的目標時,孫哲平終於開口。

 

    「樂樂。」他說,「活下去。」

 

    三號機一道光刃劃過最後幾個目標後便靜止不動了。

    「六號機確定安全脫離敵營,三號機五號機撤回,四號機待命。」肖時欽的聲音從共同頻道里傳來。

    「樂樂,你跟老孫辛苦了。」然後是葉修的聲音,「趕緊回來休整吧、等等還有一波更艱困的。」

    張佳樂沒有回應,並且關閉了通訊系統。

 

    他們當然想過這個局面。

    符文耗盡、生命停止,他們甚至曾經約定要一起搭擋到那個時候。

    要是哪一方先耗盡了,另一個也還是要好好活下去、繼續戰鬥。

    張佳樂現在已經想不起來那個約定了。

    當孫哲平對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整個人陷入一片空白,只剩眼淚不停地滑下臉頰。

    他記得孫哲平笑過他愛哭,於是他發誓之後再也不哭了。

    但是他現在做不到,突如其來的失去讓他茫然無措。

    直到葉修的聲音傳來,將他拉回了現實。

    伸手關閉通訊系統,張佳樂抹了把臉,操縱五號機往前方三號機靠近。

 

    兩台Valvrave回到基地的時候,已經分析完數據的葉修來到了停機坪,跳上了五號機的艙門邊。

    五號機的駕駛艙打開,張佳樂面無表情地坐在裡頭。

    「到底怎麼了?」葉修單刀直入的切進問題。

    「自己看吧。」張佳樂的語氣很平淡,他起身、然後在無重力的狀態下輕鬆的躍到了三號機的艙門旁,幾個操作讓艙門強制從外開啓。

    裡頭的孫哲平雙眼緊閉,像是沉沉睡去一樣。

    後邊跟上的葉修也看見了,沒有多跟張佳樂說些什麼,只是跳下了三號機並趕走了圍在周圍的技術人員。

    「給人家搭擋一點空間。」他說。

 

    張佳樂跳入三號機的駕駛艙,看著仿佛坐在座位上睡去的那人。

    伸手按上對方胸口,心臟還小小的在跳動著,但越來越微弱。

    張佳樂有很多話想說,但是那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卻只剩下三個字。

    「我愛你。」

    他想不起來自己有沒有對孫哲平說過了。

    印象裡總是孫哲平開口,不管是兩人嬉笑打罵後、或是一夜溫存後。

    說完之後,張佳樂苦澀地笑了一下,跳出了駕駛艙。

 

⋯⋯

 

    「又有一波攻擊過來了!請求Valvrave支援!」

    停機坪裡還在檢修剛回來的三號和五號機,葉修和張佳樂的通訊器便同時傳出了。

    「葉神,怎麼辦?」接著是肖時欽的聲音。

    「我去吧。」還沒等葉修給回答,張佳樂便動身往五號機的駕駛艙去了。

    「張佳樂。」在對方跳進駕駛艙前,葉修喊住了他,「老孫不會希望你隨便就去死的。」

    「⋯⋯我知道。」只是身型頓了一下的張佳樂沒有回頭,只給了葉修這麼三個字。

    他當然知道,他可沒忘記孫哲平最後跟他說什麼。

    「重複一次,請求Valvrave支援!」通訊器裡再次傳來了前方部隊的聲音。

    「五號機已經準備前往支援了,再撐三十秒。」拿起通訊器回答,葉修看著脫離停機坪的五號機,心情有點複雜。

    這一戰,他們也許就要這麼失去了兩個優秀的駕駛員了。

 

⋯⋯

 

    張佳樂的攻勢極其兇猛,和他平常操縱五號機進行的策應一點都不一樣。

    儼然打出了先前三號機猛攻的氣勢。

    「樂樂,緩著點。」葉修的聲音從通訊頻道傳出,一如既往的慵懶,「大眼馬上就回來了,等他支援你。」

    「不需要。」喊得這麼一聲之後,張佳樂就把通訊頻道關掉。

    是啊、不需要。

    照他這種打法,這一波的攻擊很快就可以化解。

    但他生命或許也將走到盡頭。

    這種狂暴的攻擊更加速了符文的消耗,過往許多的記憶畫面仿佛鏡子一樣的破碎。

    張佳樂沒有去在意那些記憶流失,他只不斷在叨念一個名字。

    孫哲平。

    他希望這是自己到最後,唯一記得的東西。

 

⋯⋯

 

    這一波攻擊被擋下來了,靠著張佳樂一個人。

    在總控室的葉修嘆了口氣,五號機停止了動作,通訊頻道也依然沒有回應。

    「王傑希,把五號機拉回來吧!」向已經回到基地周圍的王傑希下了命令,葉修再次起身走向停機坪。

 

    艙門開啓的時候,張佳樂眼神空茫的坐在裡頭。

    「張佳樂,聽到應一聲。」跳進駕駛艙,葉修拍拍張佳樂的肩膀。

    「張⋯⋯佳樂?那是我的名字嗎?」座位上的人歪頭提問。

    「⋯⋯恩啊。」糾結一下之後給了個肯定地回答,葉修再問道:「記得多少東西?」

    垂下眼簾想了一下,張佳樂抬起頭來看著葉修,「我記得一個人。」

    「孫哲平,我記得這個名字。」張佳樂的語氣肯定,然後他笑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覺得記得這個名字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

    淡淡一抹笑靨如花,然後很快地凋零。

    看著失去意識、生命跡象逐漸微弱的張佳樂,葉修又嘆了口氣。

    「這些年辛苦你們了。」他說。

 

    戰局最艱難的部分才要開始,他們已經折損了兩個優秀的戰力。



==================================


妥妥的爆著字數orz

為什麼我寫個雙花就可以寫這麼多啦(腦殘粉不解釋

评论 ( 5 )
热度 ( 6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