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同居30題(四)

今天雙發~

其實我有想過留著之後再發但是www

算了啦打完就一起發一發www

這篇不知道為什麼的、明明感覺沒有什麼內容卻比前兩篇多字(思考


注意:

*不一定照順序、但是大概會全部寫完

*多多少少可能會有點OOC吧我不知道(跪

*主CP雙花,這篇喻黃沒有上線w我之前直接貼過來忘記改了www

* 雙花&喻黃同居基本設定 這邊走


又跳了順序的我這次寫的是6.大掃除~

諸君請慢用喔~


=================================


    孫哲平決定今天要來個大掃除。

    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只是今天孫哲平剛好放假。

    退役之後的孫哲平在樓冠寧的極力邀請和張佳樂的堅持下,依舊留在了義斬作為內部員工,而張佳樂自己則是待在家裡、當一個SOHO族。

    這天孫哲平會興起大掃除的念頭,大概有極大部份跟那個SOHO族有關係。

 

    「張佳樂。」孫哲平看著床上那個端著筆記型電腦在敲敲打打的人,皺了皺眉頭,「先過來幫我。」

    「哎大孫等等啊、我這個網頁企劃今天要交出去啊!」頭也沒抬,張佳樂的雙手依舊飛快地在鍵盤上舞著。

    雖然是退役選手,那雙手還是比一般人要來的快很多。

    孫哲平的眉頭皺得更深,他走到床邊一把將筆記型電腦給闔上,無視電腦主人的哀嚎說道:「企劃我晚點幫你,先給我來把房子整理好。」

    張佳樂從床上跳了起來,大有要為了那沒存檔的企劃跟孫哲平拚命的意味,但對方是一句話就把他壓下去了:「自己想想你的東西有多亂。」

    的確,屋子裡的混亂幾乎都是張佳樂的東西。

    孫哲平雖然不是什麼一絲不苟的人,但他東西少,就算隨手亂丟也沒辦法造成張佳樂那種混亂效果。

    真不愧是擅長百花式打法的彈藥專家,看這屋子裡的東西多像是煙花散落之後的狼藉。

    已經做好攻擊架勢卻被一句反駁的張佳樂頓了一頓,眼神心虛的飄了飄之後,毅然地跳下了床、挽起袖子:「好!來整理吧!」

    孫哲平不禁失笑,拍了拍張佳樂的頭:「你就把房裡的東西收一收吧!再堆下去都沒地方走路了,我去外頭收拾,收好再叫我。」

    說完後孫哲平就離開了房間,開始整理也被裡頭那彈藥專家弄得很亂的客廳。

 

    約莫一個小時之後,已經把外頭收拾得差不多的孫哲平來到了臥房門口,對於張佳樂收個房間也要那麼久感到疑惑。

    房門只是虛掩,從門縫裡可以看到房裡散亂的東西基本上都已經歸位了,但張佳樂正背對房門坐在地板上,身邊放著一個不大的置物箱。

    孫哲平知道那是什麼,那是他們奉獻給榮耀那十年的所有一切,在百花、在霸圖或義斬、甚至是網遊裡,總計十個春夏秋冬所留下的痕跡。

    孫哲平並不是會緬懷過去的人,對他而言那些都是可以捨棄的身外之物,但張佳樂卻一一的收了起來。

    「在做什麼?」沒有特別說什麼,孫哲平推開門只問了這麼一句。

    「嗯?」顯然被嚇了一跳,張佳樂手裡的東西掉到了地板上,「沒有,就只是整理的時候拉出了這箱⋯⋯」

    「懷念嗎?」孫哲平看見了他盯著看的東西,那是百花的隊徽,他們在第二賽季加入的時候得到的,現在早就磨的傷痕累累了。

    「⋯⋯啊。」拾起了那枚徽章握在手裡,張佳樂的眼神裡有著顯而易見的落寞,「是有點懷念。」

    推開了置物箱,孫哲平坐在了張佳樂身邊,伸出手搭在他握著隊徽的拳頭上,「你到底還是放不下⋯⋯」

    「不,我不是放不下。」張佳樂閉上雙眼,手裡的金屬隊徽因為體溫慢慢變熱,「我是自願背負起一切的,對百花的懷念也好、對冠軍的遺憾也是。」

    然後他張開眼,微笑地轉頭看向孫哲平,「對你的感情也一樣。」

    孫哲平直直地看著那雙眼睛,沒有回話。

    他只是吻了他,一個綿長而溫柔的吻。

 

    張佳樂曾經為了他們兩個背負起太多、承受過太多。

    而現在兩個人又在一起、也都退了役,他沒必要再獨自承擔那些了。

 

    張佳樂靠在孫哲平肩上,看他把自己從箱子裡挖出的各樣東西歸位,最後把那枚還殘有餘溫的徽章也丟了回去,闔上、推回床下。

    「這樣就都整理好了。」拍了拍手,孫哲平用肩膀頂了一下張佳樂,「來吧!幫你把企劃案寫完。」

    「喔!」收回靠在對方身上的重量、也迅速地收起了之前的心情,張佳樂手腳並用的爬回了床上打開了筆記型電腦,「快快快大孫,我晚上要交出去啊!」

    笑了笑,孫哲平也爬上床,兩人便開始和接下來的工作搏鬥。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