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夏花絢爛

    本來想蹭520,但顯然我高估了自己手速(

    最近常常一個不留意就五千字起跳,沉澱了兩個月突然就從只會寫小短文的我變成手速跟不上腦速的我了hhh

    順手放一個灣家611全職O新刊的印調,走過路過的灣家小夥伴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ω゚)ノ

    寫到後來一不留神就上了駕駛座,如果車有開成會收在本子裡,如果沒有⋯⋯就當我拉燈了吧(欸

    

    *原作退役後,有部分私設

    *有些細節接著上一篇密室逃脫寫下來的,不過沒看過應該也不影響(?

    *網遊什麼的我真的好不會寫啊(


=================================


    榮耀聯賽十一賽季,霸圖終於是又拿到了冠軍,韓文清面對接下來生涯的第十二賽季,已經決定退居二線,霸圖開始以張新杰、宋奇英為主角。

    而張佳樂,完成了一直以來的心願,選擇了退役。

 

    孫哲平人站在機場的大廳,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估摸著張佳樂也是時候出現了,他的飛機剛剛就已經落地,算上辦手續拿行李什麼的也該出來了。正這樣想著,他便見到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裡,張佳樂那可是本屆冠軍隊成員,偽裝做得相當嚴實,要不是孫哲平對他的熟悉根本就認不出來。

    「嘿。」攔到了還在東張西望的人身前,孫哲平拉開他的口罩,「東張西望什麼呢?」

    張佳樂還剛被突然出現在視線裡的人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被認出來了,定睛一看是自家老搭檔才鬆了口氣,乾脆地把口罩扯了下來,「還想說怎麼沒看見你,正在找呢!」

    孫哲平笑了兩聲,拎過他手裡拿著的其中一個行李箱,兩人空著的手牽在了一起——反正也沒人認得出他們來,並肩向大門走去。

    「恭喜你,冠軍。」孫哲平說道。

    「嗯。」頓了一會兒,張佳樂突然沉下了聲音,「不過還是有點可惜……」

    可惜沒能跟你一起。

    他沒有說出口,現在說這些也都只是空話,而且他知道對方都懂。

    確實,孫哲平緊了緊和他牽著的手,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張佳樂拿了冠軍,宣佈退役後還在霸圖稍稍留了一陣子,畢竟也是一同戰過三個賽季的夥伴,一同慶祝個冠軍自然也是應該的,那之後則是飛往K市回了趟家,總歸這樣完成夢想的喜悅,張佳樂還是想第一時間跟家人分享的。

    再更之後,才飛了B市找孫哲平。

    自從前一年的中秋,孫哲平隨著他回了趟家,張佳樂和家裡那有些緊繃的情況終於放鬆了些,他父母對於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稍微能夠接受了,到底是在自家兒子身邊好多年的人,也狠不下心來說要兩人斷了關係什麼的,便算是默許了。

    所以當張佳樂告訴兩老他準備去找自家男朋友的時候,他們也沒多說什麼。

    上了車,張佳樂調整了個好姿勢,開始跟開車的孫哲平話家常,「你還繼續打下去?」

    「打。」孫哲平輕踩油門,車子滑出了停車格,「只是每週打一場個人賽的話,在打個一兩年還是應付得了的。」

    自五賽季退役,直到隨著興欣從挑戰賽才又重新回到職業圈,孫哲平心裡還是想多打些時日的,哪怕只是這樣一週一場,一場也許只有幾分鐘,但那至少還是在這片賽場上繼續戰鬥著。

    「也是,能多打一場是一場啊!」張佳樂笑笑,他其實也還是有著繼續打下去的實力,但為了這一冠,他實在被磨得太累了,獨自一個人背起著份念想走了好多年,傷害過自己也傷害過自己深愛的隊伍、粉絲,於是才選擇在完成了執著的這一刻,毅然退役。

    至少這樣,他不用再站在百花的對面,不用再受那些噓聲——哪怕他其實已經有些習慣了。

    「接下來想做點什麼?」悠然的操縱著方向盤,孫哲平開口問道,他當然知道張佳樂退役的理由,也沒有針對這個話題多說什麼。

    戳著手機,張佳樂思索了一下,「休息一陣子,反正餓不死。」

    接著他轉過頭,有些不懷好意的笑著對孫哲平說,「所以這段時間就靠你養我啦!」

    「呵呵。」孫哲平也笑,「行,養你。」

 

    進了孫哲平那間不太小的套房,張佳樂扔了行李就毫無形象的撲到了他的床上,「你一個人住睡什麼雙人床……好軟,想睡覺了。」

    「大白天的想睡,你是豬嗎張佳樂?」孫哲平哭笑不得,卻也沒有要將張佳樂拽起來的意思,就任他陷在了自己的床裡,沒多久還真睡著了。

    把東西簡單的歸位之後,看著還穿一身外出服也睡得吧咂吧咂的張佳樂,孫哲平是無奈又好笑,直接上手把人扒得只剩下了最裡的T恤和內褲,蓋好了被子便放他睡去。

    張佳樂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晚餐時間,被孫哲平叫醒,隨意吃了點外賣後兩人倒是挺默契的準備上遊戲玩玩,孫哲平在用再睡一夏重回職業圈、不能隨意在網遊裡露臉之後,又開了一隻小號隨意地玩玩,而張佳樂這時抽出的卡卻也不是他從八賽季一直用到現在的淺花迷人。

    「又是花?」和張佳樂的彈藥專家一碰頭,孫哲平看著屏幕上的角色名字,忍不住吐槽。

    夏花絢爛,看著又是個詩意滿滿的名字。

    「有文化點,泰戈爾的詩呢!」張佳樂鄙視。

    「你就裝,網上看來的吧?」孫哲平毫不留情地拆穿他。

    張佳樂手下無聊的做著點小操作,有些訕訕地說,「我上次看微博看來的,是個老百花粉發的,打了繁花血景的tag……」

    那粉絲也沒發什麼,就放了那次影子軍師沙寒,他和孫哲平的再睡一夏再次並肩,和百花決裂時的截圖,估計是個當天也在場的玩家,那圖上淺花迷人和再睡一夏肩並肩,百花光影重劍血色讓畫面顯得絢爛無比,配上一句生如夏花之絢爛,愣是讓許多老百花粉們默默的轉發。

    不論是兩人那巧合般的夏花之名,或是以絢爛為名的繁花血景,和那句詩句都有種意外的契合感,於是張佳樂在開新的號時,默默的拿來用了。

    不過除了名字之外,孫哲平還有個疑惑。

    「為什麼要開個新號?」他問。

    雖然估計許多工會的核心人員都知道了淺花迷人這號是張佳樂在用的,但畢竟一般玩家訊息未必這麼靈通,加上現在退役了,頂著這號走在路上也不至於被圍毆,孫哲平不太明白對方開新號的用意。

    張佳樂沒解釋,只問了孫哲平,「你這號加公會了?」

    「掛在義斬下頭。」孫哲平這隻小號名字叫流水無情,建號那會兒被張佳樂嘲笑了好陣子,說他內心估計不是住個中二少年就是個文藝少女,被他白眼了回去。

    講到好像他自己不文藝一樣。

    「來和我一起唄?」張佳樂說。

    「嗯。」隨意地回了句,孫哲平挺乾脆的就退了公會,他這號挺低調的,退會也沒有引起什麼波瀾。

    至於張佳樂在哪家公會,孫哲平剛剛和他的角色碰頭時可就看見了。

    百花谷,那必須是百花谷。

    他剛剛退會,要五天後才能再加公會,不過他們也不太在意,雖然差著一些屬性點,但反正是暫時的而已。

    「你現在準備去哪?」孫哲平讓流水無情跟隨在夏花絢爛身後,一邊對著張佳樂問道。

    「去搶BOSS,你快點。」張佳樂的語氣挺愉快的,孫哲平看著他的側臉,一雙眼睛映著屏幕的光,顯得亮晃晃的,煞是好看。

    人逢喜事精神爽,這話說得真沒錯,張佳樂完成了宿願,放下了重擔,而且身邊有著現下自己最重要的人,沒什麼更好的了,於是他整個人都亮了起來,彷彿回到十年前,第一次和孫哲平見面時的那個少年,帶著夢想朝氣蓬勃、閃著耀眼的光。

 

    織銀湖,銀湖守護弗雷德里卡刷新,一個槍系75級的BOSS,剛開放新等級上限那會兒張佳樂沒少幫霸圖搶過,畢竟隊裡有他和秦牧雲兩個槍系職業,對於這個BOSS爆出的材料還是比較有需求的。

    喀喀喀的玩著手裡的自動手槍,張佳樂遠遠就看見了前方聚集的人群,「很熱鬧了嘛!」

    孫哲平細看了一下到場的公會,霸圖、興欣、微草、藍雨,基本上幾家大公會都到了,連自家的義斬也在場,不過他沒去在意,反正老闆兼隊長的樓冠寧一直沒有打算多規範這個前輩,任他愛去哪就去哪。

    這些人中會不會有職業選手挺難說,但反正他們倆相信,只要今天對面站的不是葉修,都不會讓兩人有太大的心理壓力的。

    繁花血景,那可不是什麼隨隨便便就能被突破的打法。

    張佳樂讓夏花絢爛竄進了百花谷的玩家陣中,看清了BOSS身邊的情況,興欣那邊領頭的還是伍晨的曉槍和魏琛的術士號,藍雨那邊一個劍客在那邊嘣噠著,瞧著手裡的重劍估計是盧瀚文沒跑了,正在和微草的魔道學者戰的不分上下,顯然這個是高英傑了。

    觀察了一下子,張佳樂不禁感嘆,「都是些新人小鬼了。」

    「什麼小鬼?」流水無情也到了他邊上,孫哲平問了一句。

    「哪,那邊幾個,都是年輕人了。」張佳樂這般回答,卻也沒有太大的感慨,語氣反倒是挺雀躍的,「大孫,來讓他們見識見識前輩的兇殘如何?」

    「好啊!」孫哲平勾起嘴角,手在鍵盤上一抹,角色便隨著正扔著手雷的夏花絢爛衝了出去。

    「臥槽誰啊!」

    BOSS身邊的混戰中爆起了一陣騷動,張佳樂和孫哲平的角色殺進,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還聽見被突然來到的百花式打法罩住的魏琛怒吼了一聲。

    孫哲平的流水無情直向正在纏鬥的劍客與魔道學者衝去,在百花光影下一記十字斬,兩刀分別斬在了兩個角色身上,面對突如其來的介入的攻擊還沒意識過來,兩個角色便已經被從BOSS身邊擊退了。

    這又是誰?

    所有關心著戰局的玩家第一時間都冒出了這個疑問,但顯然並沒有讓他們疑惑太久,那標誌性的百花式打法與從光影中毫無窒礙突出的血光,嫻熟無比的配合,那只能是兩個人。

    義斬的孫哲平,以及退役了的張佳樂。

    但比起兩人的身份,對各家公會會長來說,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是替哪家在搶BOSS,是義斬還是霸圖?

    又或者,都不是。

    張佳樂一邊扔著手雷,一邊對著身後的百花谷玩家喊著,「看熱鬧呢?還不快點上去搶BOSS。」

    領著百花玩家的是會長花開堪折,原本也因為眼下那突然破開局面的繁花血景正愣著,聽見張佳樂這話才回過神,看見了夏花絢爛頭上頂的百花谷公會名稱,心情又有點複雜。

    這位大神曾經用淺花迷人幫百花谷搶過無數BOSS,也用淺花迷人和百花決裂過,現在卻又是一隻新號,和怎麼看都是孫哲平的人,像是最初最初,兩人一手帶起百花那時一般,站在整個百花公會前方領著他們。

    幾乎整個百花谷都是愣的,他們對張佳樂怨過、恨過,有人甚至巴不得張佳樂再也不要出現在他們面前,不然準備見一次殺一次,但現在人就這樣站在他們前頭,百花式打法替他們盛放著,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

    整個百花谷的菁英團像是定格住了一般,一下子沒有人動作。

    「別猶豫了,既然前輩替我們開好路,那就上吧!」直到人群裡走出一個彈藥專家,花開堪折知道這是誰,百花戰隊的副隊長鄒遠,夏休期他和于鋒時不時的都會來幫公會搶搶BOSS,方才發現BOSS花開堪折也第一時間通知了他,但就在鄒遠到陣時,張佳樂和孫哲平便已經衝出去了。

    鄒遠對張佳樂有怨念也有著感謝,畢竟同為彈藥專家,在訓練營時張佳樂也沒少指導過他,即使曾經因為他任性的退役導致自己背負過難以想像的壓力,但終究還是有份情誼在那裡,鄒遠並不會因此而負氣不願和前輩們並肩的。

    看著戰隊副隊長都這樣說了,花開堪折也拋開了自己的心情,總歸還是BOSS重要,於是他高聲指揮:「一二三隊跟著鄒副去把BOSS搶過來,其他人跟著我,從旁邊協助!」

    百花的玩家聽見指揮,也回過神遵從會長的命令,菁英團分成了兩半,一半隨著張佳樂和孫哲平打出的路殺進陣中,直取BOSS,另一半則是阻擋起了一旁的其他公會。

    張佳樂的百花式打法還在繼續,孫哲平的劍鋒也沒有停下,一片光影中殺的藍雨微草兩位小將節節敗退,他們面對過張佳樂在霸圖的百花式打法,也曾經在賽場上遇見孫哲平,見識過那把重劍的鋒利,但繁花血景於他們來說只是耳聞,只是錄像裡再不需要刻意研究的過往,他們沒有想過,當要面對這兩人嵌合在一起的時候,居然是如此霸道的殺伐。

    「前輩好厲害啊!」盧瀚文喊道,他一向是不遮掩這樣的佩服之意的。

    高英傑心下也這樣覺得,只是沒像直來直往的盧瀚文一般說出口,他知道自家隊長曾經從百花手裡奪過兩個冠軍,但那是沒有繁花血景的百花,沒有孫哲平的百花。

    如果那時孫哲平沒有手傷,微草還能有冠軍嗎?高英傑覺得自己不該這樣對戰隊抱持疑惑,況且也沒有如果,但面對兩位前輩銳不可當的攻勢,他還是忍不住的升起了這樣的思緒。

    那是曾經,除了葉修以外無人能敵的打法。

    另一邊,被雙花一波打亂了攻勢之後又被百花谷的玩家阻撓的興欣陣裡,魏琛正忍不住向著就在沒多遠的義斬怒斥,「狗日的,那不是你們隊員嗎?隊長管管啊!」

    樓冠寧淚流滿面啊!他拿什麼管?人這也不能說是胳膊向外彎,人身旁那口子才是他胳膊裡的對象,現在對象退役了沒人管了,他們也不好讓人來幫義斬搶BOSS,但也總不好讓兩人現在還站在敵對面。

    既然左右都不好做人,不如就別管了。樓冠寧破罐子破摔地想著。

    「咳,我看以我們好像是搶不到了,今天就先撤吧!大家沒事早點睡覺啊!」於是樓冠寧這樣向著身後的人宣告著,在魏琛一聲「我次奧這樣就走了?」中領著義斬撤了。

    義斬撤了,幾家比較晚點到的小公會也撤了,餘下的被百花玩家擋著,而藍雨微草兩家的職業選手還陷在繁花血景的攻勢之中,兩位會長看著團隊列表上蹭蹭下滑的血線,而治療卻沒辦法在光影中找到自家小將,也是一陣無奈,眼見BOSS在鄒遠領著打的情況下血量肉眼可見的消失著,權衡了一陣後也是決定撤退,畢竟搶不到BOSS,在這空耗著也是白搭。

    接到撤退的訊息,盧瀚文和高英傑也就乾脆地回身要走,張佳樂和孫哲平也沒多攔阻,對方撤走對他們可算是好消息,誰還要阻止他們。

    最後在堅決不肯撤退的興欣時不時的騷擾下,弗雷德里卡還是倒在百花的手下,BOSS倒下的那一刻,有些人便意圖將注意轉到方才相當出風頭的兩個角色之上,但並沒有找到對方。

    夏花絢爛和流水無情這時已經離開了戰場,早在大局已定的時候兩人就已經從戰鬥的中心脫離出來了,在跑回主城的路上,孫哲平轉頭看向坐在身旁的人,「你早打算好了?」

    「嗯?」張佳樂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退役之後回到百花。」看著屏幕上夏花絢爛頂著的百花谷,孫哲平估計張佳樂規劃很久了,百花谷那也是榮耀裡的大公會,要上位到本會、甚至到可以拿到野圖BOSS消息的菁英團,就算是技術再強的人來,也都是要一段時間的。

    張佳樂為什麼開新號的理由他也明白了,淺花迷人這會可還是掛在霸氣雄圖之下的,百花粉對這個號只有無限的怨憤,張佳樂哪有可能再拿著他回到百花谷,那豈不得先被殺掉個幾十級才行。

    張佳樂呵呵笑了兩聲,「這是我欠他們,也欠我自己的。」

    百花谷,到底也是他們最開始的地方,所以他選擇了回來。

    「沒什麼欠不欠的,你做的已經夠多了。」把角色停進了競技場——來自職業選手的習慣,孫哲平淡淡的說著。

    張佳樂不置可否,也把夏花絢爛扔進競技場,伸了個懶腰後啪嗒的就往孫哲平身上倒去。

    「怎麼?」接住了倒進自己懷裡的張佳樂,孫哲平問道。

    扯過背後那人的雙手,逕自的替他做起手操,張佳樂語調輕快,「反正這樣感覺挺好的,回到了百花,而且你就在這裡,我們還可以繼續並肩打榮耀。」

    就好像回到好多好多年前,你對我伸出手那時候一樣。

    「挺好的,真的。」

    孫哲平抽出了被握在人手裡揉揉捏捏的手,扳過了張佳樂的腦袋同他接吻,彼此舌尖的追逐、交纏,張佳樂沒有拒絕,他當然不會拒絕。

    他們都是如此深愛著身邊的這人,怎麼可能拒絕。

    一吻結束,張佳樂乾脆就轉了個身,一把跨坐到了孫哲平腿上,摟著他的脖頸蹭著,湊在他耳邊,「孫哲平,我真的好喜歡你啊!」

    臥槽突然的幹嘛呢!孫哲平覺得自己頭皮一麻,不知道是被撩的還是因為害臊,這樣一言不合就講肉麻話真是張佳樂一貫捉弄他的手法,但戀人在懷裡的溫度這樣的實實在在,於是他也伸手搭上張佳樂的腰,沉聲說道,「我不喜歡你。」

    「我愛你。」


评论 ( 10 )
热度 ( 23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