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密室逃脫

    終於寫完這篇了⋯⋯ヽ(;▽;)ノ

    為了寫密室逃脫於是設計了一個密室逃脫,估計也沒幾個人跟我一樣這麼拼了(自己說

    感謝陪我用文字玩了一遍幫我抓出bug的 @一寺临河  @桂花糖水月-忙到飛飛  @颜非  @kyoyalover (=´∀`)人(´∀`=)


    *原作向,雖然不太明顯

    *後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嚴肅(?

    *可能還是有bug之類的⋯⋯趕稿傷腦,寫了兩小時就多吃了兩碗飯(吃貨


==================================


    「孫哲平。」

    正坐在桌前開小號打榮耀的孫哲平聽見呼喚,回過頭看向正端著手機在床上打滾的張佳樂,「嗯?」

    張佳樂蹦的一下坐了起來,「你有沒有玩過密室遊戲啊?」

    「沒有,那種精緻的小遊戲不都是小姑娘在玩的嗎?」孫哲平又轉回電腦前繼續殺小怪,「對那種遊戲沒什麼興趣。」

    「黃少天挺愛玩的,國際賽那段時間他抱著筆電沒榮耀打的時候都在玩,難道你要說他是小姑娘?」張佳樂挑眉,爬下了床撲到自家戀人背後,「我看他們幾個常玩的在群裡貼了真人版密室遊戲,我們也去玩玩看嘛!」

    皺著眉微微後仰了頭,孫哲平這才看清張佳樂塞到他眼前的手機屏幕上寫了什麼,那是一家新開幕的真人密室遊戲店,主打解謎與飽滿的遊戲劇情,下頭還有不少關卡可以選擇,感受到背後的人興致勃勃,他也只好順著對方的意,「行,你想去就走。」

 

    出門這天天氣不錯,兩人推開了店家的玻璃門,隨著撲面而來的涼風一起響起的是女店員清脆的一聲歡迎光臨。

    「是預約的張先生吧!請問兩位是第一次來嗎?」迎上來的女店員臉上掛著微笑問道。

    點了點頭,張佳樂一邊聽著女店員的講解,一邊四處張望著,從一旁延伸出去的走廊上有許多扇門,看來那邊就是遊戲地點。

    稍微說明了一下規則與注意事項,女店員待他們往置物櫃放好隨身物品與鞋子後便領著兩人走到了其中一扇門前,開始講解遊戲的部分。

    「你們是兩位私家偵探,接到了一位先生的委託,對方表示他發現自己的妻子每晚都會從房裡憑空消失、不知去向,所以在妻子不在家的這天,請你們幫忙調查妻子可能去了哪裡。沒想到一進到委託人的房間,你們便被反鎖在裡面,所以兩位必須一邊找尋離開房間的方法,一邊完成委託。」女店員手裡拿著故事本子,向張佳樂和孫哲平說明故事前提,「除了要逃出房間以外,你們還必須找到委託人妻子每晚消失的原因,才能算是過關喔!時限是一個小時,有三次提示機會,需要提示的話請按房間裡的提示鈴,那麼祝兩位遊玩愉快。」

    房間的門被關上,門上的計時器開始倒數,張佳樂環視了一下四周,是一間佈置精美的房間,房間的中央鋪著地毯,上頭放著一張雙人床,雙人床的兩邊分別是一座書櫃和一座衣櫃,離衣櫃大約兩步距離的地方則是一個明顯屬於房間女主人的梳妝台,上頭還擺著各種女性的用品,門後還擺著一隻掃帚。

    「那我們現在從哪裡開始呢?」張佳樂顯然相當興致高昂,左右看了看,在物色要從何處開始解謎。

    「嗯,你加油。」孫哲平說道,然後就一把躺到了床上去,「找到線索再叫我起床。」

    看著搭檔的行為,張佳樂翻了個白眼,「大白天就想睡,孫哲平你是豬嗎?」

    一點都不在意的孫哲平隨意的嗯了一聲,手很隨性的放到了枕頭下——他的個人習慣,結果卻摸到了什麼東西,「……張佳樂,拿去。」

    沒想到這麼快就找到了第一個線索,張佳樂接過了孫哲平摸出來的紙條,打開看見上頭簡單地寫著一句話。

    「以愛情為鎖,以承諾為鑰。」

    「什麼玩意?」兩人對著紙條一臉懵逼,只好先收著,繼續找其他的提示,張佳樂還順道把孫哲平從床上踹了下來,「你是付錢包場進來睡覺的嗎?」

    孫哲平倒也沒真準備在床上睡下去,在張佳樂去檢查梳妝台的同時,他倒是把房間大致的看過了一遍,書櫃和衣櫃都上了鎖,四位數的密碼鎖,顯然不是可以隨便猜猜就打得開的。

    梳妝台這頭,張佳樂看了桌面上擺放的東西,口紅、手鏡和梳子之類的女性用品擺得相當整齊,一旁還有一個相框,裡面是一對男女的合照,男性是方才店員小姐講解前情時,手裡故事本子上「委託人」的樣子,顯然這就是房間主人夫婦的合照,照片上還被用筆寫上了「一生一世的承諾」的字樣,字跡娟秀,應該是女主人寫上的。

    不過張佳樂倒是注意到了承諾二字,方才的紙條上也寫了「以承諾為鑰」,估計兩者是有什麼關聯的,「一生一世……1314?」

    「找到什麼了?」聽見他的嘟噥,孫哲平湊上來問道。

    「有沒有什麼地方是需要輸密碼的?四位數字。」張佳樂倒是反問他。

    孫哲平指了指書櫃和衣櫃,「兩櫃子都要輸密碼,都是四位數字。」

    徑自走到衣櫃邊上,張佳樂也沒準備多解釋什麼,將密碼鎖撥成了1314,但毫無反應,再試過了書櫃,卻也是錯誤的,「奇怪,難道還有別的?」

    在一旁看著人忙活的孫哲平倒是比較快反應過來,喊了張佳樂一聲,「床底下或櫃子上找找看,說不定有什麼東西。」

    「哎,說的也是。」張佳樂應道,爬上了床站起身子,的確瞄到了書櫃上擺著什麼,「真的有東西,孫哲平幫我搬張凳子來。」

    隨手拖出了梳妝台下的矮凳子,孫哲平把它擺到了書櫃前頭,站在床上的張佳樂大步一邁便踩了上去,順利的從書櫃上摸出了一片薄薄的東西,「什麼玩意兒?孫哲平你看……哇啊!」

    驚叫出聲,習慣地向後退了一步的張佳樂踩了個空向後倒去,隨著一聲「小心」碰的跌到了床上。

    「臥槽都忘記自己還踩在凳子上了……幸好後面就是床。」張佳樂躺著順了順氣,還有些驚魂未定的說道。

    「張佳樂……你給我起來……」從身下傳來了咬牙切齒的聲音,張佳樂趕緊滾到了一邊,放過被他重重壓了一下的孫哲平,他剛剛站在張佳樂身後,就是怕他一下子踩空向後倒下,結果沒想到對方摔的毫無預警,連帶的把他一起砸到了床上去,真幸好那兒還有張床,不然現在張佳樂這下沒摔死自己,倒是要壓死個買肉粽的——這賣肉粽的還是他自己的男朋友。

    孫哲平保持著躺在床上的姿勢緩一緩,沒準備起來,「你找到什麼了?」

    聽見這話,張佳樂才想起自己手裡還拿著的東西,仔細看了下,是塊壓克力板子,上頭被隨意的打了許多小洞,看起來像是要用在什麼地方的道具,「吶,就這東西。」

    孫哲平也看了看,也沒捉摸出是什麼用途,「看來是要再找到別的線索吧?」

    倆人翻下床,目標放到了床底下,張佳樂趴下身向著床下看,孫哲平則是掀起了地毯翻看。

    「下頭有東西,好像是個盒子。」張佳樂抬起頭向孫哲平說道,同時也看見了對方掀起地毯的那塊地板上似乎寫著什麼,「你找到什麼了?」

    「找到那板子要用的地方了。」孫哲平仔細看了看,從張佳樂那邊拿過了板子,照著記號對上了地上的數字,果真有幾個數子正巧對到了板子上頭的小孔,「7350,你去試試書櫃上的鎖。」

    應了聲好,張佳樂在書櫃的密碼鎖上輸了7350,喀的一聲開了鎖,「對了!」

    孫哲平也站起身靠了過來,兩人移走凳子打開書櫃,裡頭的書擺得整齊,書脊上的書名都是兩人看不懂的外文字,其中卻有一本特別醒目的小本子凹了進去,張佳樂把它抽了出來,鵝黃色的封面上被手寫上了「育兒日記」四個大字,「嗯?原來他們有孩子啊!」

    翻開本子,裡頭的書頁大多都被撕掉了,唯一有寫字的一頁上頭有著和梳妝台上那張照片上相同的筆跡,寫著:「小寶貝出生的體重是2632公克,已經幫他買好衣服囉!」下邊還貼了張嬰兒衣物的照片。

    「2632跟衣服,大概就是衣櫃的密碼了。」面對如此顯而已見的提示,兩人沒有多加猶豫,將衣櫃上的鎖撥成了2632後果然順利的打開了衣櫃,張佳樂拉開了衣櫃門,看了看後忍不住感嘆,「還真用心,這麼多衣服……真不愧是女人的衣櫃。」

    「你怎麼知道女人的衣櫃長啥樣?」孫哲平斜睨了他一眼。

    張佳樂鄙視他,「我媽的衣櫃就長這樣啊!」

    好吧。孫哲平聳肩。

    張佳樂撥了撥那堆衣服,衣服本身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但他瞥見了衣櫃深處似乎有些什麼,把所有衣物都撥到了兩旁,露出了衣櫃背板上的圖樣:一只口紅、一把鑰匙和一隻梳子。

    「這啥?」孫哲平也看見了圖樣,忍不住問道。

    「我猜是指梳妝台那兒有什麼鑰匙?」張佳樂也不敢確定,「去看看就知道了。」

    梳妝台的檯面上他剛剛都翻過了一遍,這張桌子又沒有抽屜,張佳樂端詳了一會,把視線放到了剛剛他們移開凳子露出的桌下空間,蹲下身看了看,還真讓他看見了有扇和牆壁不一樣色的暗門,於是他鑽進了桌底仔細端詳了一番,發現暗門的一邊有個小鑰匙孔,「孫哲平,我找到啦!」

    還在研究衣櫃的孫哲平回過頭,就見張佳樂趴在地上,大半個身子都塞在桌下,忍不住想開他玩笑,「張佳樂,你屁股撅那麼高是想幹嘛?」

    「……孫哲平你好流氓!」張佳樂抗議,把身子從桌下拔了出來,「我是要跟你說我找到了個暗門,只是需要鑰匙。」

    「鑰匙?會不會是在你剛剛說的床下那東西裡頭?」孫哲平突然想起他找到地毯下的亂碼時,張佳樂有說了床下似乎有個盒子。

    被他這麼一提醒,張佳樂也想了起來,順便也瞥見了只有在他們進門時被關注了一下的掃帚,走到了門邊拿起了掃帚向床下一掃,把底下那盒子掃了出來,盒子上頭有著挺華麗的裝飾,看起來像個珠寶盒,上頭還有個四位數的密碼鎖,還是個愛心型的。

    「原來以愛情為鎖、承諾為鑰是這個意思啊!」張佳樂幡然醒悟,把鎖撥成了1314,順利地打開了盒子,裡頭就擺著把小小的鑰匙,「看來就是這鑰匙沒跑了。」

    拿到了鑰匙,兩人合力移開了不太重的梳妝台——畢竟要從桌子底下鑽暗門對兩個大男人來說實在有些艱難,露出了下邊的暗門來,張佳樂用手裡的鑰匙開了暗門,露出了後面的空間,探頭進去看看,是條不算太長的密道,暗褐色的磚砌成的牆上點著暖黃色的燈光。

    「密道?這是有另一間房的意思?」孫哲平也探頭看了看,說道。

    「大概是,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張佳樂乾脆的鑽了進去,四下張望了一下,大約可以讓兩人並肩走動的空間裡並沒有什麼東西,只有剛從暗門進去的那個角落堆著一些木板、雜物,看來除了那兒也沒什麼地方可以藏線索了。

    接著鑽進來的孫哲平也看見了,直接上手就去動那堆雜物,隨意的翻了翻之後就見到後頭的牆上寫著什麼東西,「又寫字,這約莫就是提示了。」

    「哭累的母親閉上雙眼,彷彿還能觸碰到孩子的體溫。」張佳樂湊上前看,有些不解地把牆上的句子念了出來,「看不懂,這什麼意思?」

    端詳了會,孫哲平也有些不確定的推斷,「估計是他們的孩子死了?」

    張佳樂一怔,突然說不出話來。

    孫哲平沒有察覺到搭檔的反應,逕自摸了摸寫著字的那面牆壁,又敲了敲,但就是面嚴嚴實實磚牆,沒有什麼機關,張佳樂倒是默默地向著密道的另一邊晃了一圈卻也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沒有東西?」看著張佳樂走回來,孫哲平開口問。

    「沒有東西。」張佳樂搖了搖頭。

    「真奇怪,這句話應該是提示才對。」兩人面面相覷,在四周敲敲打打了一輪之後還是沒有任何發現,張佳樂還特別回頭看了眼上一個房間裡的計時器,他們方才在上一個房間理頭耗磨了將近三十分鐘,現在又花費掉了十分鐘,再摸下去,下一個詳情不明的房間破不破的完都是個問題。

    「用個提示吧?」張佳樂提了出來,孫哲平也沒其他辦法,只得回去前一個房間按下提示鈴,鈴聲響起,方才的女店員開門走了進來。

    「兩位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店員面帶微笑問道,兩人比了比密道裡的牆,對方卻是反問他們,「那,請問兩位有想到怎麼解線索了嗎?」

    「大約是得用摸的?」張佳樂不是很確定的回答道,對上店員姑娘點點頭後的微笑又繼續說了下去,「不過我們方才已經把這附近的牆都看過一遍了,沒有發現啊!」

    「要不要試試看摸摸其他地方呢?」女店員簡單的提示了下,就站在暗門口的張佳樂聽了,又鑽回了密道裡去,過了一會就聽見他的聲音,「有了!」

    店員聽見張佳樂的聲音後,說了句那祝你們接下來順利後就退出了房間,孫哲平也又回到了密道裡,就見張佳樂蹲在密道另一頭的角落向他招招手,「找到什麼了?」

    「你摸摸這裡。」張佳樂指著面前的牆,對孫哲平說。

    順著對方指的地方,孫哲平摸了摸,手下摸到的溫度卻不是磚牆的冰冷,而是泡沫板之類手感,確實是他們想到的那方面,只是兩人不夠細心,沒想到要往其他地方摸去而已。

    推了一下,是另外一扇暗門,打開了之後透出了和密道裡截然不同的明亮光芒,兩人進了下間房,是和上一間相比小了一些的屋子,簡潔溫暖的裝潢搭上鋪著可愛床單的小床,一旁有著給小孩用的小桌子、玩具箱及矮書櫃,以及一座與主臥室中的衣櫃類似的櫃子,看起來也是衣櫃。

    「小孩子的房間……」張佳樂想到方才看見密道裡那個提示時,孫哲平推斷這個家的孩子已經過世這件事,「難道那個人的妻子是每晚都到這裡來嗎?」

    「說不定。」孫哲平回答道,一邊又仔細端詳了屋裡一遍,顯然是兒童SIZE的床上擺著一隻小熊玩具,小矮桌上則是擺著一個音樂盒,衣櫃和前一個房間一樣上了鎖,卻是個需要鑰匙的鎖頭,玩具箱也是上了個四位數密碼鎖的,他順手拿起桌上的音樂盒看了一遍,上頭有個奇怪的撥鈕,四個可以上下撥動、各有四個刻度的鈕。

    張佳樂靠過來,也看見了孫哲平手裡的玩意兒,伸手推了推那幾個鈕後就四下尋找著線索,「哎,是不是那個?」

    張佳樂指的是被擺在矮書櫃上頭的四個俄羅斯套娃,被拆開著放的四個娃娃並不是依照高低擺放,而是將第二大的擺在第一,接下來是比它小點的、比他大點的,最後則是最小的一個,怎麼看都有蹊蹺。

    「試試吧!」孫哲平也沒準備多懷疑,照著套娃的大小把撥鈕撥了撥,倒是順利的打開了音樂盒。

    輕快的音樂流瀉出來,裡邊小小的置物空間裡擺著一把鑰匙與一張紙條,兩人把東西取了出來,鑰匙顯然就是衣櫃鎖的鑰匙,他們沒有遲疑的拿去開了衣櫃,裡頭沒有衣服,只擺著一份月曆。

    張佳樂把月曆取了出來,隨意的翻了幾頁,上頭有各式各樣的塗塗畫畫,有的圈了起來寫著家人生日,有的則是被畫上了意味不明的圖樣,「我猜玩具箱的密碼就在這裡頭。」

    「廢話,不然還有別的嗎?」孫哲平忍不住吐槽他。

    送了邊上人一拐子,張佳樂拿起了方才音樂盒裡的紙條,紙條上是小孩子的字跡,歪歪扭扭地寫著:「媽媽送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玩具箱,她說密碼就是我的生日。」

    生日,一個相當明顯的提示,於是倆人翻起了月曆,順利的找到了邊上寫著寶貝生日的紅圈,圈著三月二十四日的位置。

    「0324,就是這個了吧!」張佳樂說道,沒有太多猶豫的就把玩具箱給開了,裡頭擺著一隻大玩具熊,看起來大約和床上那隻是一對的,而箱子的箱蓋上則黏著一把鑰匙。

    把玩具熊抱了出來,有些沉,仔細看了看還是可以錄音的類型,孫哲平按下了播放錄音的鈕,傳出了溫潤的女聲,有些哽咽的聲音說著對孩子的思念,心軟的張佳樂一下子就難過了起來,顯然方才他們的推斷是對的,孩子已經過世,而那位傷心的母親只是每晚都偷偷到孩子的房裡,靜靜地思念著孩子。

    「小熊裡應該也有錄音,要聽嗎?」知道身邊的人鐵定又是感同身受了,孫哲平只揉了揉他的腦袋,低聲問道。

    「聽聽吧!」張佳樂回答道,取來了小熊播了錄音,裡頭是小孩子的聲音,嘰嘰喳喳的說了好多的話,大約那母親每晚就是聽著孩子的錄音想著他吧!

    兩個人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取了鑰匙開了房間的門,方才的女店員站在門外等著他們,「請問兩位找到委託人想知道的謎底了嗎?」

    點了點頭,由張佳樂把他們剛剛的結論告訴店員,確實是正確答案,店員說了聲恭喜過關後發給了兩人簡單的小紀念品,這一次的密室逃脫終於是到此結束。

 

    回家的路上,張佳樂都有些沉默,孫哲平以為他還因為那遊戲裡的故事在糾結,也沒多說什麼,只默默地牽著他的手,一路到了住處,孫哲平照慣的拿了衣物準備去洗澡,進到浴室前他瞄了自家戀人一眼,瞧見他正拿著手機發呆,也就沒特別打擾他了。

    雖然是發著呆,但張佳樂還是有注意到人進了浴室關上門,思考了會後拿著手機走到了陽台上,撥通了電話。

    男孩子洗澡速度都是很快的,尤其孫哲平頭髮都削的短,洗澡基本就是五分鐘之內能解決的,因此當他走出浴室時,張佳樂電話還沒有講完,看著對方趴在陽台上嘰嘰咕咕地說著話,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低落,反而還掛著微微的笑,孫哲平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隨意地擦了擦頭髮,只靜靜地看著那個背影,沒準備去打擾對方。

    沒幾分鐘,張佳樂掛斷了通話,回過頭走回房間,「咦?你洗好啦!」

    「嗯。」隨便的應了一聲,孫哲平把毛巾扔到一旁,「跟誰講電話?」

    張佳樂笑了笑,碰的一下坐到了人身旁,「我媽,今天玩那遊戲,有點……想她了。」

    孫哲平知道張佳樂和家裡的狀況,他毅然退役的第八賽季那年基本都在家待著,他父母看著也心疼,對他再復出的這個決定有些不支持,加上第十賽季之後他和張佳樂重新在賽場上碰面,兩人線上線下重新開始聯繫,也算是續了以前的感情復合,然而二十六、七歲的張佳樂免不了的要被催交女朋友,被催煩了的他心一橫,就跟家裡坦承了跟孫哲平這事,又是一番爭執。

    那段時間的張佳樂悶悶不樂,又是家裡的事,又是比賽的壓力,雖然表面上沒太多端倪,但孫哲平對他多了解,每次見面看著那累得憔悴的臉,都是一番心疼。

    至於這個夏休期,先是國際賽的集訓和比賽,接著為了下一賽季最後的燃燒,張佳樂打算提早回到霸圖準備,便是距離較近的他們兩人也只有這麼幾天有相處的機會,對於遠在K市的老家,張佳樂自然是只回去了幾天看了看,也沒什麼時間能多相處,和家裡的緊繃關係也一直沒能好好解決。

    「怎麼樣?」孫哲平雖然這樣問,但看著張佳樂難得的在和家裡有過聯繫後能掛著笑容,估計是好消息了。

    靠到了身旁的人肩上,張佳樂伸手扣住了孫哲平的手,「我媽說,他們也很想我,中秋節記得回家,還有……」

    他頓了頓,「大孫,我爸問你,中秋節要不要來我家玩?」

    孫哲平一愣,他以為老人家還不太能接受他和張佳樂處一塊兒這件事,沒想到現在居然主動提出邀請。

    顯然知道身邊的人在想什麼,張佳樂又開口,「你以前也沒少來玩過,雖然他們還是有點介意,但我媽說好久沒看到你了,還說我爸也挺想見你的。」

    說到這,張佳樂忍不住地笑了,他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剛向家裡出櫃的時候,父親可沒少說要斷絕關係什麼的,結果現在被他母親爆料,彷彿頓時就沒了威嚴。

    這段時間以來,孫哲平終於看見張佳樂如此輕鬆的樣子,倒也是挺為他高興的,「那中秋節陪你回去一趟吧!也好一陣子沒有回K市了。」

    「嗯,那我過兩天跟我媽說。」張佳樂又蹭了蹭自家男朋友,才跳了起來,「我去洗澡了,等會上線打本啊!」

    「行,你快去,洗乾淨點。」看他心情不錯,孫哲平故意一語雙關的調戲了下。

    「孫哲平你好流氓!」張佳樂的聲音從浴室裡傳來。

    笑了笑,沒再回嘴,孫哲平打開了屋裡的兩台電腦,開了榮耀插卡登入,聽著隱約從浴室裡傳來的水聲和張佳樂顯然心情很好的哼歌聲,他也被傳染了好心情。

    中秋節的時候,帶點伴手禮給伯父伯母吧!他這樣想。


评论 ( 14 )
热度 ( 51 )
  1. 苏叶百花牌阿摩✿ 转载了此文字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