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真實惡夢(下)

     @双花深夜60分 ,4/18關鍵詞:恐怖故事


    經過了兩個多禮拜我終於是把這篇憋出來啦!!!

    老是寫著寫著就覺得好恐怖我不要半夜寫,然後又寫著寫著就覺得好像不夠恐怖欸,我是一只矛盾的阿摩(

    總之我最後覺得!不恐怖!因為太恐怖我會怕!(等等


    *平樂

    *上一篇在這裡 【雙花】真實惡夢(上)

    *


==================================


    兩人在小區的樓道裡走著,腳步聲在空間裡迴盪,顯得滲人。

    兩人跳過了許多屋子沒有進去,這遊戲的背景設定原是主人公被困在了小區裡,要找到出去的方式,而作為已經在晚上玩遊戲的過程裡被他們探察過的屋子,孫哲平和張佳樂真心不準備再去給嚇一次,反正那些屋裡也沒有什麼重要線索。

    吱呀——

    張佳樂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他們剛剛經過的一扇門——他現在是半開著的,「孫哲平,你看那間屋子……我記得門剛剛是關著的沒錯。」

    「被打開了……」望了一眼,孫哲平毅然決然向半開的門走去,「既然人家都開了門,就去看看吧!」

    一面走向開啟的門,張佳樂一邊喃喃道,「這小區真是先進,各種自動……」

    「噓。」孫哲平一把摀住了他的嘴,「閉嘴,你每次說完這種話就沒好事。」

    張佳樂一臉無辜的住了嘴,顯然有了孫哲平在身邊讓他放鬆很多,還有餘裕能裝無辜。

    兩人小心翼翼地走進了那扇敞開的門,四處張望了一下,原先還一片黑暗的屋子突然的亮起了燈來,不小的屋子一下子燈火通明,張佳樂見燈亮了,膽子便大了起來,「看來這屋子主人挺有錢的,裝潢好豪華呀!孫哲平你說……」

    碰。方才大開的們又再自己關了起來,發出巨響。

    看著嚇得一把抱住自己手臂的搭檔,孫哲平歎了口氣,「張佳樂,你怎麼就好了傷疤忘了疼?」

    張佳樂欲哭無淚,他知道自己專長立的一手好flag,只是沒有想到在這裡也適用。

    兩人向著屋裡走去,屋裡的所有家飾風格都是華麗麗的,用張佳樂的話說的話那就是簡直要亮瞎人眼——不過他現在可不敢亂說話了——但隨著一一走過了走廊、廚房和餐廳,他們反倒覺得不對勁。

    「太安靜了,放我們進來只是為了讓我們看看裝潢嗎?」孫哲平擰著眉說道。

    「說不定問題在房裡。」將視線投向了從客廳和餐廳中間延伸出去的走廊,張佳樂低聲說道,「真不想去看。」

    孫哲平握了握他的手,「但還是得去,現在大門可打不開。」

    邁開腳步,向著一樣亮晃晃的走廊走去,張佳樂有些提心吊膽,走廊的牆上和他一開始待的那房間一樣掛著好幾幅畫,仔細一看還有一面鏡子,他走過的時候刻意的不想將視線移向那些圖畫,總覺得會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

    『嘻嘻。』

    張佳樂倏地停下腳步,也帶著拉停了孫哲平。

    「怎麼了?」孫哲平問道,張佳樂抿著嘴,卻是搖了搖頭。

    「沒事,可能是我聽錯了。」他有些勉強地勾起嘴角,故作沒事的向邊上張望了下,一張臉卻是刷一下的白了。

    他看見鏡子裡的自己在笑,像個小丑面具一般的笑著,還眨了眨眼。

    張佳樂連退了好幾步,直到自己撞到了走廊另一邊的牆上,孫哲平急忙湊了上來,隨著他的視線看向了鏡子,裡頭的景象卻是毫無異常,他碰了碰張佳樂慘白的臉頰,「還好嗎?」

    「……嗯,我沒事。」定了定神,張佳樂低聲地說。

    「走,早些離開這裡。」扣緊了兩人交握的手,孫哲平說著就又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張佳樂邁開腳步要跟上,手裡牽著的那隻手掌卻一下子像是失去了存在一般,只抓到了空氣,他愣了一下,看著毫無知覺的孫哲平繼續向前走,想追上去卻發現被無形的牆給擋了下來。

    怎麼回事?張佳樂拍了拍面前的阻擋,卻絲毫沒有作用。

    「孫哲平!」他焦急地喊道,但想起了一開始看見的規則,卻又不敢高聲地喊,他先前可是已經破壞過一次規矩了。

    那個笨蛋,難道連自己牽著的手消失了都沒發覺嗎?

    『嘻嘻。』

    正當他在心裡暗罵時,張佳樂又聽見了那個聲音,他驚愕地看見了孫哲平身邊隱隱浮現出了一個身影,和他的戀人牽著手的「張佳樂」回頭向他看了一眼,嘻嘻地笑了。

    就像是剛剛鏡子裡的他一樣。

    不行,一定要讓孫哲平知道他身邊的不是我——張佳樂心想,左右看了看,卻是把腦筋動到了方才的鏡子上。

    只要砸破鏡子,聲響一定會引起對方的注意,進而回來察看。

    這樣想著,張佳樂摸出了先前孫哲平交給他的刀,用刀柄用力地敲向了鏡子,但鏡子卻不如他預料的一般破裂,反倒像是一汪水一般讓他穿了過去,張佳樂連個聲音都來不及發出來,便被吸了進去。

 

    「哎!」

    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張佳樂輕呼一聲,抬起頭看了看周圍,一個和他穿過鏡子前的房子左右對稱的地方,一樣是條明晃晃的走廊。

    他連忙起身,撲向了鏡子前,卻見鏡子中映出的是間烏漆嘛黑、破敗的屋子。

    「怎麼,孫哲平——」語氣焦急,張佳樂叩叩地敲著鏡面,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張佳樂?」

    熟悉的聲音傳來,張佳樂瞪大了眼向邊上看去,卻是提著隻沒有打開的手電筒,皺著眉的孫哲平。

    「你怎麼在這裡?」這個孫哲平說著,向著他走來,張佳樂卻是倒退了兩步,「……怎麼了?」

    張佳樂嚥了口口水,「你真的是孫哲平?」

    「廢話。」對方翻了個白眼,「不然我還能是韓文清嗎?找你找了這麼久,你現在要說認不得我?」

    思考了一下,張佳樂還是有些懵逼,如果這個孫哲平是真的,那不就代表方才一直和他牽著手的「人」是假的?可如果這個孫哲平不是真的……

    「那我問你。」他看想眼前的孫哲平,「我今天的內褲穿哪一件?」

    氣氛一下子凝結了。

    「張佳樂……現在什麼時候你問我這個……」孫哲平咬著牙,表情扭曲,「還有,你內褲忘記洗今天拿我的去穿,你還好意思問我?」

    「借你一件穿又怎樣。」迅速地反駁之後,張佳樂稍稍的放心了點,但是自己直到剛剛都跟不知道是什麼變成的孫哲平在一塊這個事實,讓他想想就頭皮發麻。

    媽的,還跟那東西牽了大半天的手。

    看著眼前的人臉色一秒三變,孫哲平走上前去,「你剛剛遇到了什麼?」

    「孫哲平我跟你說——」

    『嘻嘻。』

    張佳樂一愣,又看向鏡子,方才那個笑得詭異的他又再次出現在鏡子裡。

    『這麼快就發現了,真沒勁。』

    鏡子裡的「張佳樂」說著,臉上的微笑勾起了獵奇的弧度。

    張佳樂一把揪住了靠到自己身邊的搭檔,深怕對方又做什麼手腳,孫哲平也看向鏡子,皺起了眉頭——顯然是也看見了裡頭的身影。

    『但是你確定,你身邊的人真的是……』鏡子裡的人嘻嘻地笑著。

    張佳樂瞪大了眼看向邊上的孫哲平,正要開口時卻看見他勾起了嘴角,一如平時打遊戲被惹毛的樣子。

    他突然想起今天晚上玩這遊戲的時候,孫哲平雲淡風輕的對著遊戲裡努力製造氣氛的動態掛畫說出「可惜不能砸掉,在那動來動去怪礙眼的」的畫面。

    「跟這種東西多廢話什麼。」張佳樂看著自家搭檔舉起了拳頭,一句孫哲平你等等還來不及說出來,就見他向鏡子揮了過去。

    這次鏡子沒有再化為水面,而是在鏡中的「張佳樂」瞪大眼的同時,碎成了片片。

「我靠,你手沒事吧?」連忙抓起孫哲平的手,張佳樂語氣著急地說。

    看著自己扎著玻璃屑、鮮血淋漓的手,孫哲平淡淡的說:「不會痛,果然是夢。」

    『真是暴力啊……』

    方才來自鏡子裡的聲音變成從走廊的另一邊傳來,兩人戒備的向發話的方向望去,就見到「張佳樂」站在那兒。

    「你是誰,為什麼要用我的樣子?」張佳樂看向那個詭異的自己問道。

    『我是誰?我就是你啊!』「張佳樂」笑著說。

    制止住一臉想衝上去把那個假扮自己的傢伙撕碎的張佳樂,孫哲平上前了一步,「你是這裡的主人?」

    『是。』對方倒是坦率地承認了,讓兩人有點意外。

    「你抓我們做什麼?」張佳樂衝著對方說道,「還有你究竟為什麼要用我的樣子?」

    『真實惡夢,當然得讓你們好好真實的體驗一次呀,嘻嘻。』用著讓正版張佳樂看得很胃痛的表情,「張佳樂」這樣說道,『至於為什麼要用你,因為你一開始大叫了不是嗎?所以我找到了你,然後得到你的樣子跟聲音。』

    「張佳樂」的身影漸漸模糊,重新拼湊成了一個穿著洋服的小女孩,『可惜我還沒來得及用你的臉去誤導那個人,不過……你知道嗎?惡夢還沒結束喔!』

    『你確定,你身邊的人,真的是你想的那個人嗎?』

    張佳樂大驚,驀地回頭看向原先還站在他身後的人。

    是的,原先,現在張佳樂的身後空無一物,只有明亮的走廊。

    「你!」重新看向小女孩,正想質問對方的張佳樂卻發現她的身影再一次的模糊了,並且拉高、長壯,變成了「孫哲平」。

    『這才是你最深的恐懼,最害怕失去的事物。』擁有他戀人外表的東西低聲說道。

    四周的事物開始扭曲模糊,只剩下張佳樂和假的「孫哲平」,他在失去意識之前看見了那個假物勾起了嘴角,像小女孩,也像他第一次在鏡中看到的自己,那個小丑面具般的笑容。

    『嘻嘻。』

 

    「張佳樂!」

    張佳樂用力地睜開了眼睛,眼前是熟悉的房間,還有熟悉的、他的搭檔兼戀人的臉,正蹙著眉有些焦急,他忍不住抬手捏了一把。

    孫哲平:「……」

    「太好了,終於醒了。」吐了一口大氣,張佳樂放鬆地說道。

    孫哲平伸手拍開了一旁的檯燈,靠在床頭看著身邊的人,「你最後看到什麼了嗎?」

    「嗯?怎麼這麼問?」翻過身一把摟住孫哲平的腰,張佳樂問道。

    「在那東西變回小女孩之後我就醒了,但是你叫不醒,而且抓著我的手,表情……很糾結。」孫哲平給他看自己手腕上的爪痕,這樣回答。

    張佳樂想了想,再想了想,想起了他夢裡最後的畫面,「她最後變成了你的樣子,說那才是我最恐懼失去的東西,然後……」

    「孫哲平,我跟你說。」張佳樂突然聲音一沉,「你的臉嘻嘻笑的樣子,有夠可怕的。」

    孫哲平挑眉,一把又把檯燈拍掉,「睡覺。」

    黑暗裡只剩下呼吸聲,突然孫哲平又開口,「張佳樂,你明天給我記得洗內褲。」

    「……喔。」

    兩人到天亮為止,終於是一夜無夢,

 

    「各位觀眾大家晚安。」張佳樂調整了一下麥克風的位置,「先跟各位說聲不好意思,上次我們沒有玩完的真實惡夢,之後可能不會再實況啦!」

    看著旁邊聊天室刷上的「為什麼!」、「想看百花大大被嚇!」等等的回應,張佳樂又開口,「因為發生了一些不可預期的事情,大家如果想知道遊戲後面會發生的劇情,可以自己去找來玩,不過建議要在光線明亮、空氣清新,而且身邊有人的情況下遊玩。」

    「不然像你們百花大大一樣晚上嚇到做噩夢就不好了。」原先開實況時一般不太說話的孫哲平這時突然差出來說了一句,惹的旁邊聊天室全是2333333和百花大大不哭。

    張佳樂偷偷在桌子底下踢了孫哲平一腳,「好像落花大大你就沒有做惡夢似的!總之,我們今天玩點別的遊戲……」

    兩人開啟了其他遊戲繼續實況,「真實惡夢」的碟片被好好地收在了盒子裡,塞在他們無數遊戲碟片的中間,等待著總有一天被遺忘……

    『嘻嘻。』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