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真實惡夢(上)

     @双花深夜60分 ,關鍵詞:恐怖故事

    好久沒寫,上一篇60分居然是聖誕節(ˊ・ω・ˋ)

    然而把手稿打成文檔有點來不及我就先佔個位置(ˊ・ω・ˋ)


    *平樂

    *一對實況主搭擋穿越到恐怖遊戲裡的故事,好像有點OOC(

    *期中考前異常焦慮(ˊ・ω・ˋ)所以我要欺負樂樂(欸

    *腦洞太長寫不完,分個上下(ˊ・ω・ˋ)


==================================


    「那我們今天的實況就到這裡啦!」張佳樂把遊戲存檔,對著麥克風說道,「大孫你有沒有什麼話要說?」

    已經拿下耳麥的孫哲平正在喝水,聽見張佳樂的問句後搖了搖頭。

    「好吧!他說沒有,那我們下次見。」說罷,張佳樂關了實況台拿下耳麥,「今天這遊戲真不容易……有夠恐怖。」

    他們倆今天玩的是一款名叫真實惡夢的恐怖遊戲,故事背景建立在一個滿溢著詭異氣息的小區,因為建立在太過貼近現實的設定上,更顯得讓人心底發毛。

    孫哲平關上電腦,伸了個懶腰,「你可不要做惡夢。」

    「才不會!」張佳樂有些心虛的說道,他上次和孫哲平玩屍體派對時不小心被嚇到,半夜做了個被鬼追的夢,生生的把孫哲平抓醒,還把人的手臂給掐出了爪痕來。

    「那今天不跟你一床,我晚上要看NBA,直接睡客廳。」孫哲平瞥了他一眼。

    「別!」張佳樂認聳,「我陪你看就是了。」

    呵。孫哲平笑了聲,勾過自家戀人親了一下,「開你玩笑的,趕緊去洗漱睡覺。」

    張佳樂撇了撇嘴,捏了下他臉頰後便乖乖往廁所走去,孫哲平收拾洗漱完後進了房間,方躺上床就被張佳樂一把抱住。

    「有那麼怕?」孫哲平失笑。

    「才沒有,樂爺想抱著你睡不行麼!」張佳樂也笑,他倒真沒有那麼怕,就是趁機撒撒嬌而已。

    兩人就著樣抱著對方笑了會兒,孫哲平伸手關了燈,交換了個晚安吻之後兩人便靜靜地睡去。

    但這夜可不安穩。

 

    張佳樂睜開眼睛,有些茫然,他很少在大半夜的時候醒來。

    「大孫?」身旁沒有熟悉的熱度,他低低的喊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

    感覺到不對,張佳樂撐起身子看了看周圍,這才發現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房間,然而空間和擺設卻給了他一種熟悉感,他坐在床上仔細地想了會兒後卻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這是他們今天晚上玩的那款遊戲起始的地方。

    「不是吧喂……」張佳樂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他起身下了床,看見一邊的地上掉著一張紙,順手撿了起來看。

    上頭寫著一行行的字,請勿大聲喧嘩、請不要隨意破壞物品等,張佳樂記得這是遊戲裡的告示,原本在遊戲的話是不用太在意這張單子的,畢竟他們並沒有辦法操控角色大聲喊叫,但現在真正的身處在這個世界,那可就不能無視掉了。

    張佳樂輕手輕腳的在房間裡搜索著,他記得最初始的這個房間是絕對安全的區域,既不會有奇怪的東西出來嚇人,也不會受傷,但他四下看了一遍,除了那張地上的紙以外全都空無一物,於是只好不安的開門離開。

    外頭是一條不太長的走廊,兩旁掛滿了人像畫,怎麼看都讓人心慌,張佳樂低下頭,死活不看兩旁的向前走去,走廊的前端是個客廳,乍看確實像是個普通的家,但這蔓延在空氣裡的詭異卻是揮之不去。

    張佳樂抿了抿嘴,還是毅然的踏了進去,不算太大的空間裡擺著一張沙發、一個小桌子、一個矮櫃和一個高大的書櫃,裡頭還擺滿了書籍,客廳的另一邊接著餐廳,餐桌和椅子安安穩穩地擺得整齊,他謹慎地踏了進去,腳下的地毯把腳步聲都吸掉了,整個空間安靜的嚇人。

    看了看周圍,張佳樂決定不搜索了,早些離開這屋子找到自家搭檔比較實際,他邊向大門走去邊嘟噥著,「孫哲平不知道在哪裡。」

    偏偏在經過書櫃時,彷彿被什麼東西絆著似的,張佳樂摔了一跤跌坐在地上,回頭望了一眼,卻是什麼東西也沒有,他意圖要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起身離開,但事情可沒有那麼順利——有什麼東西抓住了他的腳。

    「喂喂……」張佳樂平時可不覺得自己有多膽小,但當真正在這個環境裡經歷這種事情的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要哭出來了,試圖掙了掙,卻是掙也掙不開,腳上禁錮的力量絲毫未少,那隻看不見的手抓的他疼,「混帳快放開……咦?」

    他突然發現四周似乎有東西在動,正要仔細看時,矮櫃上的花瓶倒了下來,摔在地上砸了個粉碎。

    小桌上的茶壺也倒了,順帶碰倒了放在一旁的杯子,餐桌旁的椅子也倒了,屋子裡突然吵雜了起來,全是東西碰撞倒下的聲音。

    ——他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左手邊傳來了嘎吱嘎吱的聲音,張佳樂轉過頭瞪大了眼,看著擺了滿滿書本的書櫃開始歪斜,就要向自己倒來,他卻還被緊緊的抓著腳,此時也已經顧不得一開始的規則提示了,他大喊出聲。

    「孫哲平——」

    碰!

 

    書櫃砸下,木板子受到撞擊碎裂四散,書本掉落一地,揚起了許多煙塵。

    張佳樂倚在熟悉的懷抱裡大口喘著氣,身體還不自主發著抖,「……大孫。」

    「嗯,我找到你了,沒事了。」孫哲平收緊了手臂,擁著方才死裡逃生的搭檔,低聲說道。

    剛剛孫哲平推門衝進來一把揪住他時,緊抓著他腳的力量便鬆了鬆,任由孫哲平把他從書櫃壓下的範圍裡拉開。

    「到底怎麼回事?」孫哲平一邊拍著張佳樂的背安撫他一邊問道,張佳樂把醒來之後的事說了一遍,他聽完後思忖了一下,「我其實就在隔壁屋裡,推門出來準備要走的時候聽到你的聲音……我倒是沒有遇到怪事,不過有找到幾把刀子,一把你拿著。」

    張佳樂接過刀,心下還未定,「你說這是我們晚上玩的那款遊戲沒錯吧?」

    「是吧?」孫哲平看了看左右,「我剛才往窗外看過了,確實是遊戲裡那小區沒錯。」

    「孫哲平,你還記得我們晚上玩的時候都遇到了什麼嗎?」張佳樂的聲音又帶上了一絲顫抖。

    似乎也想起了一點都不和諧的遊戲內容,孫哲平緊緊牽住了張佳樂的手,「別離開我。」

    「你也是。」張佳樂也緊緊地握了回去。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9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