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為你奏起的旋律(張佳樂生賀24h)

    06:00,音樂paro

    二十四小時連打祝我們18歲的樂樂生日快樂!

    設定是高中音樂班,小提琴孫x鋼琴樂,想到拉小提琴的孫哲平我就蘇的不行(不要自己說

    V.K克的琴之翼很好聽,建議搭配食用w


==================================


    二月末,一個天氣還時冷時熱的季節,榮耀高中的第二學期才剛剛開始,大部份學生們都一群群的聚在一起,分享著自己寒假都去了哪些地方玩。

    是的,大部份。

    「好累。」張佳樂碰的一聲趴在了蓋好的鋼琴上,「是哪個混帳答應了這種時候演出的,害我一過完年就得趕回學校來。」

    「又不止你,大半個班都被叫回來了,你說這中國過年元宵節的,怎麼會有人想叫我們去當嘉賓演奏啊?現在的主辦單位都想標新立異是吧?」黃少天一邊擦著手裡的小號一邊念叨著。

    他們倆都是榮耀高中音樂班的同學,這一次在寒假放了大約一週後沒多久,幾乎所有人便都收到了二月底有演出的消息,弄的一些原本打算寒假去玩的天昏地暗的少年們罵罵咧咧的,不得不在過年後便提早回校練習。

    「話說起來,張佳樂,元宵過後是不是就是你生日啊?二月二十四嘛!我記得我記得,一個二加二等於四的日子。」收拾好自己樂器的黃少天擠開張佳樂,坐到了另一半的琴椅上,「想好怎麼慶祝沒啊?十八歲生日,成年了呢樂哥。」

    「二你個大頭,不要再擠了,我快掉下去了。」張佳樂白了他一眼,從趴著的姿勢坐起身來,「我想想,二十四號嗎……我那天在學校的演奏廳有場表演要上台,沒時間慶祝。」

    「二十四號還有表演?」正巧進合奏教室放樂器的王杰希聽見他們的對話,「你這樣來得及練?」

    伸了一個懶腰,張佳樂慢悠悠的從鋼琴的譜架上拿下譜夾,換上了另外一個後重新打開琴蓋,「可以,對方說不用練新曲子,就跟明天的獨奏曲一樣就行了。」

    「哪首?」王杰希順口一問。

    「wings of piano囉!張佳樂這都彈好幾個禮拜,聽得我都快要能用小號吹出來了。」黃少天看了下手錶後站起身,拎起自己的樂器盒,「我等會還要去跟瀚文他們練習重奏,先走啦!」

    「我也先走了,老師讓我先去帶學弟的分部練習。」王杰希也隨著黃少天向門外走去。

    「掰。」沒多看往外走的兩個人,張佳樂隨意地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

    黃少天扒著門框,「你不走,難道還要練啊?」

    「隨意彈彈,孫哲平等一下會過來找我。」張佳樂如他所說,很順手的彈了一段旋律。

    嘖嘖嘖,脫團狗。黃少天搖頭感嘆,沒多說什麼便離開了教室。

    張佳樂獨自在教室裡敲著琴鍵,直到熟悉的腳步聲傳來,孫哲平的身影提著小提琴盒出現在門邊,「還在練習?」

    「彈點興趣的曲子而已,明天要上的已經練好了。」拍了拍剛剛被黃少天擠出的位置,張佳樂示意自家戀人坐到身邊,孫哲平也相當從善如流的坐到了鋼琴椅上,輕輕地和他交換了一個吻。

    「我想聽你彈一遍。」孫哲平說。

    「行啊!」把方才被放到一邊的譜夾擺了回來,張佳樂雙手放上鋼琴,十指之間流洩出了輕快的音樂。

    聽著張佳樂彈出的前奏,孫哲平想了想,起身把小提琴拿了出來,隨著張佳樂進入下一段旋律的同時拉出了第一個音。

    像是早就已經一塊練習過無數次一般,兩人的合奏幾乎是無懈可擊,一曲完畢,兩人暢快地笑出了聲。

    「你什麼時候練這首曲子的?」對於對方居然會拉這曲的伴奏,張佳樂有些驚喜。

    「前段時間,想到就練了。」孫哲平坐回琴椅上,像以往一般隨性的回答,「對了,你生日那天……我記得有場表演?」

    提到這個,在自家男朋友面前,張佳樂整個人明顯的頹了,「我那天一下課就要過去,連讓黃少天他們玩個整人作戰再走都不行。」

    「不打緊,等你表演完再慶祝就是了。」把張佳樂摟進懷裡,孫哲平安慰他。

    蹭了蹭對方頸窩,張佳樂嗯了一聲。

 

    「哎呦哎呦哎呦,不錯啊張佳樂,沒有想到你穿白西裝還這麼人模人樣的,還以為會顯胖呢!下次我是不是也來試試看……對了,先祝你生日快樂,再祝你演出成功啊!」黃少天趴在舞台邊,看著上頭剛排演完的張佳樂。

    「胖你大爺,你先解釋你現在為什麼會在排演會場。」張佳樂拉了拉自己有點緊的領口。

    神秘兮兮地一笑,黃少天什麼也不準備解釋,「你等會就知道啦!啊對了對了,晚點還會有一些人來,我想想啊……老葉、文州、王杰希、蘇沐橙、老韓,欸還有……」

    「行了行了,等你數完天都要黑了。」揮揮手,張佳樂讓黃少天閉嘴,「沒事你就先去就座,我要回後台準備了。」

    黃少天難得的沒有多說些什麼,一下子就溜回了還一片黑暗的觀眾席上了。

    這天的演奏會算是場私人性質的音樂會,主辦方邀請了相當多的人,幾乎是座無虛席,張佳樂開場前從布幕的縫隙裡向外瞄了眼,還真看到了黃少天說的那些人,甚至比他說的還要多,幾乎整個榮高的音樂班都來了,一個個零散的坐在觀眾席上,看起來像是沒有特意約好一同來的。

    「我去,這什麼狀況啊……」張佳樂心下一驚,這群同學可都不是安分的主,他不禁擔心起這音樂會還能不能行,是說這主辦怎麼會邀請這多的榮高學生來聽,偏偏就是他要上台演出,張佳樂越想越後怕,又向外仔細了看了下,數了數人頭卻發現孫哲平並沒有在台下。

    沒有來嗎……他有些失望,不過對方已經答應他會後要幫他慶祝了,張佳樂也就不那麼在意他有沒有來聽自己彈琴了。

    反正如果他想聽,什麼時候都能彈給他聽。

 

    沒多久後音樂會正式開始,張佳樂的表演在中段,前邊是一些其他樂手的獨奏,在他之後則是樂團的部分,名單上的人有些張佳樂知道,有些沒聽說過,不過這都與他無關,他只管把自己的曲子演奏好便是了。

    坐在後台的張佳樂一邊看著在布幕後準備著的樂團,一邊忍不住想自家男朋友這時候在做些什麼。

    說不定正在給他準備生日驚喜呢!想到這,張佳樂忍不住笑了出來。

前邊舞台的表演已經進行到張佳樂的前一位,他夾著譜夾走到台邊準備上台。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榮耀高中音樂班的張佳樂,為我們帶來鋼琴曲:Wings of piano!」

    隨著司儀的聲音,張佳樂面帶笑容地走上台,觀眾席一片黑暗,他也看不見自己的同學都在哪兒,像以往的每一場表演一樣將譜放上鋼琴、調整座椅高度,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好進入狀況。

    將十指放上鍵盤,已經練習過無數次的曲子流暢地被彈出,張佳樂彈琴是那麼的專注,以致於他並沒有發現到觀眾小小的驚呼,以及背後細小的腳步聲。

    小提琴的聲音在他熟悉的時機響起,張佳樂驀地從自己的世界回過神來,有些錯愕,別說他前幾天才和對方合奏過這首曲子,打兩人在一塊之後他們合奏過的曲子數也數不完,那些運弓的小習慣他便是無意識也認得出來。

    原來孫哲平之所以沒有坐在觀眾席,是因為他要在這時候站在台上,用琴聲給自己一個驚喜。

    張佳樂多想趕快結束這首曲子,去告訴站在自己身後的人,這個生日驚喜真是太棒了。

    幾乎是最後一個和弦落下的同時,張佳樂起身轉了過來,看見站在不遠處一襲黑西裝的孫哲平。

    「孫……」他就要喊出聲來,卻見對方向自己做了個表情,示意他看觀眾席。

    帶著疑惑,張佳樂轉過頭望向黑壓壓的台下的同時,身後的布幕也拉了起來,方才的管弦樂團都已經就座,接著便是孫哲平拉出的第一個音。

    生日快樂歌,非常的通俗,卻是現在最適合張佳樂的曲子。

    觀眾席上有人跟著唱了起來,張佳樂認得出來,黃少天的聲音,接著一個個的歌聲傳出,有人拍起手,有的不是他們同學的觀眾也跟著唱了起來。

    第一遍很快的結束了,第二遍響起的卻不是孫哲平的琴聲,而是張佳樂身後樂團的合奏。

    太驚喜了。張佳樂說不出話來,他看向自己的戀人,對方放下了琴走到他身邊,微微低下頭親了他一下,隨著樂曲的結束低聲說了句,「生日快樂。」

    燈光在這時候暗下,司儀的聲音響起。

    「謝謝張同學為我們帶來的演出,並祝福他生日快樂,接下來是中場休息時間,請各位觀眾於十分鐘後回來,之後還有更精彩的演奏。」

 

    「主辦是以前榮高音樂班的學長,現在事業有成,想著正好趁元宵節前後辦個演奏會邀請一些朋友來,正巧有邀到我這兒來,就問他能不能讓我安排這樣的事情,對方一口就答應了。」

    會後,待那一群幫忙慶生的群眾都走了之後,孫哲平和張佳樂並肩慢慢走出了演奏廳,孫哲平一邊解釋怎麼來了這麼個大陣仗的驚喜。

    「還想說怎麼偏在生日的時候邀請我去演出,結果都是你搞的鬼。」張佳樂用肩膀頂了下身邊的人。

    孫哲平笑笑,伸出手去牽起了張佳樂的手,十指交扣,「普通的驚喜可嚇不著你,難得有這機會,當然要好好利用了。」

    雖然嘴上不說,但張佳樂心裡還是暖洋洋的,「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你說表演完還要替我慶祝的。」

    「那,不知道滿十八歲的樂哥想怎麼慶祝呢?」孫哲平勾起嘴角看向他。

    「不管十八歲的我想怎麼慶祝,你都不能一塊兒吧?十七歲半的小孫同學。」張佳樂故意擠兌他,「想日你都犯法。」

    「我日你,我不犯法。」孫哲平挑眉。

    「靠,學音樂的文明點!」張佳樂急忙轉移話題。

    兩人對看了下,噗的一聲雙雙笑了出來。

    「好像這話題不是你提起的一樣。」孫哲平笑著說。

    「這麼晚了也沒什麼地方好去了,還是回宿舍吧!」張佳樂晃了晃兩人牽著的手,「只要你陪著我,怎樣慶祝都好。」

    「嗯。」孫哲平應了聲,兩人悠悠地向位於校外的租屋處走去。

 

    「哎,回去之前,去趟便利店吧!」張佳樂忽然想到。

    「喔,好。」孫哲平回答,「順便買個成年禮給你。」

    張佳樂一臉茫然,「成年禮?」

    然而當他看到孫哲平毫不羞赧的從架上那下安全套去結帳的時候,他用對方的小提琴盒把自己砸死的心情都有了。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