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傘修】紙傘下的溫度

     @伞修深夜60分 ,關鍵字:手牽手回家

    半夜靈感來了,於是沒頭沒尾我裝個逼就跑ryyyy


    篇名跟設定都不明的古風(?)最後強行扣題ry

    我只是看著被我拿來當噗浪背景的柒太的傘哥,腦洞就開了而已(((

    啊好想摸摸傘哥好想撩傘哥的頭髮喔——————(你滾


==================================

    葉修放下筆的時候,蘇沐秋不知何時已經趴在他身邊睡著了。

    窗外雨淅淅瀝瀝,惹得整個盛夏午後都濕淋淋的,驅散了不少暑意,原先噪得要命的知了也暫時安靜了會兒,整個世界彷彿只剩雨聲裡的兩個人。

    蘇沐秋的睡臉看起來很安靜,原先紮得好好的髻方才被他自己解了開來,細細軟軟的長髮隨意地散在肩頸上,有些長的瀏海覆在閉著的眼上,落下了一片陰影,葉修左手支著頭,不覺看得入了迷。

    都說沐橙是村裡最漂亮的小姑娘,和她有幾分相似的哥哥果然也不遑讓。

    葉修腦子裡亂七八糟地想著,忍不住伸出了手,輕輕撫過了蘇沐秋的臉頰,指尖將散亂在他頸邊的髮絲勾開,卻不小心吵醒了人。

    半睜著眼眨了眨,蘇沐秋還有幾分睡意,就著趴在桌上的姿勢沒打算起來,「幾時了?」

    「未時剛過,雨還沒停呢!」既然人都醒了,葉修也就不再小心翼翼,乾脆光明正大地蹭著蘇沐秋的頸子。

    其實習武之人,脖頸是何其脆弱的地方,一般不會輕易讓人觸碰,只是對他們兩人來說,彼此是可以完全交付信任的,被這般按著自己的命脈,感受到的反而不會是緊張,而是暖暖的安心感。

    蘇沐秋微微地勾起嘴角,「一會兒陪我出去趟,先前人家託的那柄劍已經修好了,今天要交給他。」

    「怎不讓他自己來拿,下著雨出去多麻煩。」葉修嘟噥。

    「就你這懶勁,有天會餓死在家裡。」直起身伸了個懶腰,蘇沐秋斜睨了葉修一眼。

    依舊單手撐著頭,葉修一臉無所謂,「這不是有你在麼。」

    呵呵。蘇沐秋笑了兩聲,「要我養你,你拿什麼跟我換?」

    「不是早就以身相許了,蘇公子可別吃乾抹淨了還不認帳吶。」葉修理所當然地說道。

    「這報酬可真不划算。」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蘇沐秋只是說笑罷了,一個心靈契合、還能幫他工作的好友兼戀人,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自桌邊起身,取來了要交給客人的東西,外頭的雨還滴滴答答地下著,蘇沐秋其實挺喜歡雨天,只是這要辦正事的時候下著雨,是真的挺不方便的。

    葉修已經站在門口,手裡拿著目前家中唯一的紙傘——另一把給蘇沐橙帶出門了,正百般無聊的甩著傘玩,見蘇沐秋取好了東西,便唰的一下撐起了傘,這傘是村里一位做傘的爺爺送給他們的,爺爺膝下無子無孫,便把蘇家這對兄妹是做了自己的孫兒一般,時常關心他們,更給兩孩子各送了把自己做的傘。

    蘇沐橙帶走的傘上繪著花鳥,現在葉修手上這把則是一片淡雅的翠綠,傘面上是碧色的湖水,映著岸邊的翠柳,春色無邊。

    葉修撐著傘,蘇沐秋護著東西不淋到雨,兩人快步地走到了和物主約定好的地方,對方已經候在那兒,銀貨兩訖後兩人便放慢了腳步,悠悠地向著回家的方向走著。

    雨滴打在紙傘上的聲音像是要填充他們之間的空間一般,啪嗒啪嗒的響著,一陣小小的沉默後,葉修先開了口:「沐秋。」

    「嗯?」蘇沐秋疑惑的哼了聲,看向並肩走在他身旁的葉修。

    「千機傘的事,你真覺得能成?」他漫不經心似的說道,語調裡卻是帶著一絲擔心。

    蘇沐秋笑了笑,「圖紙定是沒有問題,只要能確定下材料,接下來的便只是手藝見真章了。」

    他想想,又補了一句,「難道你對蘇大俠我的手藝不信任。」

    「怎麼可能。」葉修勾起笑容,伸手拉住了蘇沐秋的手,十指交扣著,「你這雙手可是不亞於葉大俠我呢!」

    「瞧你這臭屁樣,還順口捧了自己。」蘇沐秋笑著翻了個白眼,「早些回家吧!沐橙等會兒就要回來了。」

    「嗯。」隨口應了聲,葉修沒有多說些什麼。

    兩人交疊的掌心暖暖的,和現下外頭濕涼的空氣一襯,更讓人不想放手。

 

    然而,不只是現在。

    兩人沒說出口,心裡卻不約而同地想著。

    這一輩子,都不想放開手了。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