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傘修】青鳥

    這是一篇⋯⋯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什麼的,好像是西幻的,文(哭著跪下

    欠了 @石更口羅✧✧ 柒太兩個禮拜終於擼完啦😂

    建議搭配管樂曲Pilatus: Mountain of Dragons - Steven Reineke一起看(連結是水管的)

    靈感與智商雙雙脫離的現在我只想說,我們看文吧⋯⋯


==================================


    「那是終年雲霧繚繞的龍山……」

    少女的聲音婉轉,唱歌般地說出了故事的開頭。

    小鎮上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少女坐在廣場的水池邊上,身旁聚集了一群孩子,都是經常來這兒聽故事的熟面孔。

    「大姐姐,你今天要說龍山的故事嗎?」一個小女孩巴在她腿邊,興奮地問道。

    少女將她抱起,讓小女孩安座在自己身旁,「是啊!今天要說的就是龍山上的龍……」

 

    煙花、人聲,嘈雜的祭典,是位於龍山山腳下的小鎮最重要的龍祭。

    人們相傳著龍山上居住著龍,繚繞的雲霧是龍的吐息,呼嘯的風是龍的吟嘯,偶爾的地動山鳴是龍的憤怒,為了表示對龍的尊敬與平息牠的情緒,小鎮每年都會舉行盛大的龍祭。

    「無聊。」葉修打了個呵欠,聽完蘇沐秋給他科普的龍祭由來,他更不想隨眼前的人一同去祭典了。

    蘇沐秋反坐在木椅子上頭,趴在椅背上,「你說你怎麼就對這些東西沒興趣呢?」

    「有什麼好有興趣的?」葉修拿起擺在桌上的書本,隨意地翻了翻,上頭是有關龍的故事,蘇沐秋的書,「所謂龍祭,不就只是人類自己為了祭典想像出來的嗎?龍哪有那麼厲害,吐息還能成為雲霧,牠們充其量也就和人類一樣是種生物而已。」

    這麼說也對。蘇沐秋想了想,「那難道龍山上沒有龍嗎?」

    「有啊!」葉修理所當然地回答。

    見蘇沐秋眼神都亮了起來,他便在對方開口前又補充了一句,「不過現在不在。」

    「你怎麼知道?」蘇沐秋不服。

    「我就是知道。」葉修不解釋。

    「……」蘇沐秋不跟他爭,只好把話題拉了回來,「所以你不去龍祭?可惜了,我還想說難得要帶沐橙上街玩去,準備明天好好的吃一頓不管錢的,既然你不去,那我跟沐橙就把你的那份預算用掉了。」

    「欸!」葉修連忙出聲,「誰說我不去了!」

    「你不是沒興趣嗎?」蘇沐秋斜睨著他,這傢伙什麼時候成了一個吃貨的。

    然而臉皮厚如葉修一點也不受到影響,「這不是初來乍到,得見識一下這鎮上的傳統祭典嗎?蘇大大你身為在地人,不會連帶我的這新來的參觀祭典都不願意吧!」

    得,這下鍋可落回蘇沐秋背上了。

    「早知道別把你撿回來。」蘇沐秋開著玩笑道。

 

    三個月前,葉修突然出現在這小鎮上,獨自一人兩袖清風,莫名的蹲坐在蘇家的台階上,嚇了當時要出門買菜的蘇沐秋好大一跳。

    「你是誰?為什麼要蹲在我家門口?」蘇沐秋立馬便脫口而出。

    就見當時穿得一身襤褸的葉修露出了無辜的表情,「我流浪到這裡,餓了,能讓我吃頓飯嗎?」

    很久以後的蘇沐秋一直覺得當時自己不夠洞察先機,怎麼就給那張無辜的臉給騙了,請他吃了飯,還讓他住進自己家裡。

    不過倒是多了一個苦力跟賺錢的人,蘇沐秋這樣安慰自己。

 

    翌日,三人吃完了早餐後沒多久便出門去,小鎮的龍祭相當盛大,眼花繚亂的攤位、大型的藝術創作和音樂會等,一切一切都和龍有關。

    「哥哥,我想要吃這個。」蘇沐橙拉著蘇沐秋的手,指著一邊賣畫糖的小攤位說道。

    沒有拒絕妹妹的要求,蘇沐秋走上前去,向顧攤的婦人要了三支畫糖,應著龍祭,都是龍的形狀,「來。」

    蘇沐橙接過畫糖吃了起來,蘇沐秋回過頭想把另一支遞給跟在他們後邊的葉修,卻見他在另一個攤位駐足。

    「葉修?」蘇沐秋喚了他一聲。

    聽見呼喚的葉修抬起頭,沒有跟上腳步,卻是向蘇沐秋招了招手。

    「你看這個。」葉修拿起了攤位上的一件物品——那是一個看起來挺古老的墜飾,上頭刻著栩栩如生的龍,「一路看過來就只有這個最像真的龍了,買不?」

    「你又知道了?」蘇沐秋疑惑的看著他。

    「愛信不信。」葉修聳肩。

    「……」猶豫了下,蘇沐秋還是向攤主問了價錢,如意料中的一樣,不是他給自己的額度。

    看出身邊人的糾結,葉修大手一揮,說道:「我分點伙食費給你買吧!不用謝我了。」

    「去你的。」蘇沐秋笑了,聽人這麼說也就不客氣的把這次出來分給他的預算一起歸給了自己,爽快地買下了墜飾。

    那之後三人拿著畫糖走走逛逛,吃了中餐還給沐橙添了些飾品,蘇沐秋看了看天色,不知不覺便已經到黃昏了。

    「回去吧!」他說,葉修沒有異議,而蘇沐橙早就累了,也是點了點頭。

 

    打從回家之後,蘇沐秋大半的空閑時間都在研究那條墜飾。

    「我說你,也太著迷了吧?」葉修從他身後探出頭,看著他那一桌子的工具和書本,「研究出了什麼?」

    「龍山上真的有龍!」語氣雀躍,蘇沐秋拎起那條墜子,上頭的龍紋栩栩如生。

    「你這不是廢話,我早跟你說過有了。」送了對方一個鄙視的眼神,葉修趴到了他肩頭上,「你偏不信我。」

    「誰說我不信你,只是有了這個墜子我更信你了,這樣行不?」蘇沐秋真不愧是跟葉修能成為好友的人,臉皮厚的不相上下,瞎扯兩句後卻隨即湊到葉修耳邊,「不過我還有更大的發現。」

    「神神叨叨的,別跟我說你找到寶藏的藏匿地點。」葉修大大不以為然。

嘻嘻。蘇沐秋笑的微妙,「差不多了,我發現上面有記錄下龍的巢穴位置。」

    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預感,葉修看向笑咪咪的蘇沐秋,「你該不會想去找吧?」

    看見對方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葉修臉色一變,「龍山上有多危險你不知道嗎?況且現在龍不在龍山,去了也找不著,要是上山出了事,沐橙怎麼辦?」

    面對一向置身事外的葉修忽然如此激烈的反對,蘇沐秋有些驚訝,但卻也不肯向自己的愛好妥協,「我又不是馬上就要去找,自然會準備周全了再上山的,再說龍現在不在,或許不久之後就會回來了,你怎麼就能說我找不著呢!」

    「反正你別隨便上龍山。」葉修扔下了這句話,就離開了蘇沐秋房間。

    這傢伙今天怎麼這麼反常。蘇沐秋滿肚子疑惑,卻也沒有追上去,只是想著反正晚飯就會回來了,便又投入了他原先在做的事情中。

    然而那天,葉修並沒有回來。

 

    三天後,葉修才又出現在他們家門前,來開門的卻是蘇沐橙。

    「沐秋呢?」他問道,平時蘇沐秋可是不會讓妹妹來開門的,說是怕遇到怪叔叔。

    「哥哥今天早上出門了,跟著一群我不認識的男人。」蘇沐橙誠實地回答。

    葉修心中警鐘大響,「去哪了?」

    小姑娘想了想,「好像是……龍山。」

    操。葉修險些在蘇沐橙面前罵出聲來,他才離開三天,那傢伙就不安分了,「偏偏就擦身而過。」

    「?」瞧著蘇沐橙一臉疑惑,葉修卻沒有解釋什麼,只是揉了揉她的頭髮,「我去找你哥,你待在家裡,記得別亂開門。」

    語畢,他便匆匆地轉身離開。

 

    一踏進龍山的範圍,山裡的樹和動物們的竊聲私語便傳進了葉修耳裡。

    『有人類踏入了山裡。』

    『五個人,四個人離開,一個人被留下。』

    『有血的味道,有惡意的氣息。』

    「來不及了嗎……」葉修聽著那些話語,更加緊腳步的向山上走去,那些險峻的地形和植披完全沒有對他造成影響。

    他沒有告訴蘇沐秋,阻止他上山的原因還有一個——有些進山的人是獵龍的獵手,那些人可不像他一樣對龍抱持著那麼好的感情,甚至對同為人類的同伴更加的殘忍。

    有時候,人類比山裡的野獸要可怕多了。

    葉修快步跑著,卻聽見了前頭傳來了人聲和腳步聲,便停下了步伐,佇立在山道正中,四個人的身影很快地出現在他的視野裡,對方也看見了他,停下了腳步。

    「和你們一同上山的那個人呢?」語氣不善,葉修直直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們。

    似乎是見他不友善的態度,又或是對於能獨自上山的人不敢輕忽,獵手們互相看了看,領頭的人開了口,「那個人因為意外摔下山崖了,太高了我們沒辦法下去確認,如果是你的朋友的話,那我們相當抱歉。」

    喔?葉修勾起嘴角,「是嗎?那為什麼你們有人的身上沾著血跡,有人還有硝煙味呢?」

    四人臉色一變,有人甚至伸手按上了自己的武器,直到看見了那雙眼睛轉成了金色,才知道自己錯惹了什麼。

 

    葉修趕到山崖之下的時候,蘇沐秋已經是焉焉一息了。

    「喂!」湊到了他身旁,葉修拍了拍蘇沐秋臉頰,卻也是沒敢隨意動他,儘管被推下的山崖不高,但還是摔傷了骨頭,更別提摔下來之前就有的傷了。

    「葉修……」睜開眼睛,蘇沐秋輕輕地笑了一下,「我沒聽你的話……對不起。」

    我不是來聽你道歉的!葉修幾乎要衝著他吼了出來,但眼下還有比罵這傢伙更要緊的事情,「沐秋你撐著點,只要回到村子……」

    沒等他把話說完,蘇沐秋搖搖頭,閉上了眼睛,「沐橙……就、拜託你了……」

    「什麼拜託我,你別鬧……蘇沐秋!」葉修急了,看著面前的人逐漸失去體溫和呼吸,他卻束手無策。

    不,還是有辦法的。

    葉修突然想起來,那是銘刻在心裡的咒語,那是將自己的生命都託付出去的契約。

    「我不會讓你死的,沐橙還在鎮上等你,我要你好好地回去。」葉修的聲音有些沙啞,他將雙手放到了蘇沐秋的胸口。

    我將一半的生命分予你,我將自己的生死交付予你。

    那是龍族從誕生起便銘刻於心裡的,共享生命的咒語。

 

    蘇沐秋悠悠地睜開了眼睛。

    「……原來是,青鳥嗎?」他看著跪在自己身邊,眼框還有些紅的青年說道。

    「什麼青鳥?蘇沐秋你暈傻了嗎?」葉修抹了下眼睛,伸手把蘇沐秋扶起身。

    「你沒聽過嗎?青鳥的故事。」輕笑出聲,蘇沐秋用指尖碰了碰從葉修額邊冒出的龍角,「一對兄妹想尋找帶來幸福的青鳥,在外頭找了一圈後回家,才發現自己家裡養的鳥兒就是那隻青鳥。」

    指尖輕輕劃過那雙角,從那已經不是人類樣子的耳朵滑向了臉頰,葉修微微歪頭,貼上了還有點涼的手掌。

    「我找了那麼久的龍,原來就在我們身邊。」蘇沐秋說道。

    「……我分享生命救活了你,你一醒來就只有這個感想嗎?」葉修撇撇嘴,有些彆扭地說。

    「當然不是。」蘇沐秋回答道。

    於是他湊上前去,輕輕地給了葉修一個吻。

 

    「於是在那之後,龍與他簽訂了契約的伴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少女笑著說道。

    圍成一圈的孩子們中有人舉起了手,「大姐姐,你說的故事是真的嗎?」

    「是啊是啊!怎麼又是幸福快樂的日子,跟童話一樣。」坐在她身邊的小女孩接著說。

    哎呀哎呀。少女掩嘴淺笑,這年頭的孩子都不好應付了,「那……」

    話還沒說出口,在廣場附近的房子便傳來了一聲巨響,伴著揚起的煙塵,把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

    「那倆小伙子又來了,真是不嫌煩呢!」站在少女與孩子們附近的婦人搖了搖頭。

    正在孩子們一臉茫然的時候,從那個方向傳來了一聲怒吼,「蘇沐秋!」

    「媽蛋葉修,你又給我炸房子!不要以為你是稀有動物我就不敢動你,這次你負責補屋頂,沒不好不給飯吃!」另一個人的聲音接著傳來。

    少女輕笑了兩聲,將孩子們的注意力抓回來,「也許他們不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而是天天炸著房子的日子呢!」


==================================


    同場加映 柒太那帥死人不償命的龍葉修跟人類傘,看著柒太的圖就覺得尼瑪我都在寫什麼啊😂

评论
热度 ( 45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