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多CP】飲料杯猜謎

    之前FB上的飲料杯猜謎活動裡的梗,寫了全職版wwwww

    太久沒發文了新篇又還沒寫完,翻到這個拿來混更orz

    CP見每篇前打的tag,自行避雷謝謝> <



    #葉藍

    藍河洗好了澡,從浴室出來便聞到煙味。

    「葉修!說過幾次不准在家裡抽煙了!」他碰的一聲推開了房間的門,怒道。

    葉修翹著腳,正一臉悠然的捻熄手裡的菸,「哥抽的不是菸。」

    聽見人這麼說,藍河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他,思索著現在應該要衝上去把大神打醒,還是就別理他的時候,葉修又開了口。

    「哥抽的是筋⋯⋯藍河大大求支援。」他說。



    #于遠

    夏休期某個能把人熱成狗的天,留在俱樂部自我加訓的鄒遠剛出門吃完飯,食堂在夏休並沒有開放,他只好頂著大太陽還一身變裝的出門,壓低的鴨舌帽和有點文青風的粗框眼鏡挺有效的降低了被認出的機率。

    「叮。」

    電梯從B1上來,估計是有俱樂部的人直接開車進了地下室,鄒遠沒有多想,在電梯門開時悠悠地走了進去。

    從地下室搭上來的人帶著一副大大的墨鏡,沒見過的輪廓,鄒遠心想,卻見那人手在樓層的面板上游移,沒有要按下的意思。

    嗯?鄒遠思忖了一下,默默地準備上前按下訓練室的樓層,對方卻轉過頭來,「你要到哪一層?」

    百花的小隊長愣了一下,「你能看見我?」

    他看見墨鏡男倒退了一步,碰的撞上了電梯的牆面。


    「所以副隊跟隊長第一次見面就這麼驚悚啊哈哈哈哈哈。」

    聽完鄒遠說了他和于鋒初次見面的故事,周光義笑得不能自己。

    「所以是怎麼了?」一旁的曾信然不太懂,舉手發問。

    「小鄒把我當成了盲人,我聽到那句問話把他當成了鬼。」于鋒無奈的解釋。

    「那時候我們對彼此的長相都不熟,畢竟包含全明星的話一年頂多就見到三次面,稍微變裝一下就認不得了。」鄒遠笑道,他想起了那次電梯一到經理室的樓層,于鋒便光速的消失在電梯外,不禁覺得自家隊長真是太可愛了,「只是沒有想到隊長這麼怕鬼。」

    「⋯⋯」于鋒不想解釋了。



    #葉藍#本篇笑點有點隱晦,大家看不懂可以唸出來看看

    雖然已經不管第十區的事情,但藍河看著自家大神兼戀人的份上,偶爾還是會開一下絕色在興欣公會幫點忙——葉修甚至先跟公會部打過招呼,讓藍河總覺得自己好像也是興欣公會部門的一員一樣。

    呸。他甩了甩頭,自己可是藍溪閣的正式員工,怎麼能有這種想法。

    回過神要繼續帶副本時,卻見到消息通知在閃,打開來發現是君莫笑時,藍河突然有點不想理他。

    話雖這麼說,他還是看了一下內容。

    君莫笑:小藍啊,難得看你上這號

    想了想只是個普通的招呼,不回應好像有點說不過去,藍河還是敲下了文字。

    絕色:偶爾沒事做,打發下時間

    君莫笑:呵呵,說起來你當初也是無聊才留下的,平時工作很閒啊?

    絕色:並沒有

    果然跟這人說沒兩句話火就會上來,藍河忍不住想,那廂的君莫笑卻換了個話題。

    君莫笑:說起來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看上你來做管理嗎?

    突然問這做啥?藍河不解,敲了個不知道送出去。

    君莫笑:因為你是河啊!

    「⋯⋯」

    藍河面無表情的關掉聊天窗格,速度的打完副本後速度的退掉了遊戲。

    不想跟這人說話了。看著手裡絕色的卡,藍河決定把它封印個十天半個月再說。



    #喻黃

    「隊長隊長,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今天瀚文跟鄭軒一起跌倒了,你會先扶誰?」

    「嗯?瀚文吧,怎麼突然問這個?」

    「那隊長隊長我再問你,如果總決賽上面,景熙跟宋曉一起被對手集火了,你會先救誰?」

    「先救治療,所以少天你到底⋯⋯」

    「那隊長隊長,如果瀚文跟景熙一起掉到水裡了,你會⋯⋯」

    黃少天突然在問題前謎之停頓了一下。

    「嗯?」喻文州微笑著看他,等待下文。

    「你會⋯⋯你會跟我交往嗎?」黃少天閉著眼睛喊出了這句,隨後就像是害怕看見喻文州反應似的低下了頭。

    然而喻文州沒有說話。

    等了一會,有些失望的黃少天抬起頭,卻見自家隊長依然微笑的看著自己。

    「好啊!」他說。



    #雙花

    某個冬天,張佳樂睡到了半夜時被身邊人的動作給驚醒,孫哲平不知怎了,突然翻過身一把抱住了他。

    怎麼了?張佳樂滿頭疑問,正想著會不會是睡夢中無意識的動作時,孫哲平開口:「這輩子太短了⋯⋯」

    「咦?」張佳樂一愣,正想說怎麼突然這樣說時,也突然有些感慨。

    是呀!太短了,以致於他們以前空白的那幾年顯得那麼長。

    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聽到孫哲平又嘟噥了一聲。

    「我有半個身體都蓋不到。」

    「⋯⋯」

    張佳樂沉默的把整條被子都拉走了。


评论 ( 18 )
热度 ( 111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