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Merry Christmas

     @双花深夜60分 ,關鍵字:聖誕節


    *平樂

    *甜蜜蜜,甜膩膩,甜滋滋

    *祝大家聖誕快樂嗷(都過了


==================================


    「……這是,聖誕禮物?」

    張佳樂面無表情地問自家副隊。

    「正確來說,是帶著聖誕禮物的聖誕老人。」張新杰推了推眼鏡,換來了張佳樂一臉你在跟我說笑嗎的表情。

    不請自來的人正坐在霸圖的交誼廳裡,手裡還拿著剛剛宋奇英替他倒的水,「我可是好不容易跟我們隊長請到假的,你有什麼不滿意嗎?」

    聽你在唬!張佳樂強壓下了想吐槽的衝動,「所以你來幹嘛?」

    孫哲平低低的笑了一聲。

    「帶你出去過聖誕節啊!」

 

    外面的氣溫只有三度,張佳樂把自己裡三層外三層的包成了球。

    他就不懂一向很有原則的張新杰怎麼就這麼輕易的准假(「壞人姻緣是會被馬踢的。」這是來自霸圖副隊長的理由),就算他本來真有些遺憾聖誕節要自己過,對於戀人突然親自殺到面前來的錯愕更勝於他的開心與感動。

    「在想什麼?」孫哲平牽著他的手,和他並肩走著。

    「……想你真是說走就走的人。」張佳樂有點無言地翻了個白眼。

    話雖這麼說,但錯愕退去之後,心裡的欣喜簡直都要滿溢而出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兒啊?」悄悄地把兩人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點,張佳樂問道。

    把人的小動作都看在眼裡,孫哲平笑笑,「到就知道了。」

    撇了撇嘴,判斷出兩人現在的方向是要往車站去的張佳樂細細想著車站附近有什麼活動,「你不會要帶我去那棵大聖誕樹那裡吧?」

    前些天他和林敬言去了車站附近的超市,正巧看見站前的大廣場在架聖誕樹,他還用鄧不利多搖頭的動作表達了一下聖誕節對單身狗不太好現充太閃了這件事。

    林敬言還在邊上溫溫的笑,說你一個脫團狗跟人家單身狗一塊兒感嘆現充放閃做啥,講得彷彿他自己不是脫團狗一樣。

    扯遠了,總之他看著孫哲平,對方也坦然地點頭,「就是那兒,今天晚上會有樂團在那裡表演,帶你去看。」

    我還需要你帶我去看那個嗎。張佳樂一句話含在嘴裡,沒有讓孫哲平聽見。

    「順便給你聖誕禮物。」義斬的狂劍大大補了一句。

 

    車站前的廣場早就被各式各樣的情侶佔滿了,正在表演聖誕歌曲的樂團被圍在中間,張佳樂踮腳,稍微可以看得見樂團的人……的頭頂。

    「什麼也看不見,只能當背景音樂了。」張佳樂嘟噥了聲,扯著身邊的人去了人比較少的地方,找了張長椅坐下。

    孫哲平也就順著他,坐下後便從包裡掏出了包得挺整齊的禮物盒,「吶。」

    瞧見禮物的張佳樂眼睛一亮,拿起來掂了掂重量,體積不小但挺輕的,搖起來也沒有聲音,「能拆嗎?」

    拆吧!孫哲平點點頭。

    順著膠帶的痕跡拆開了包裝紙,張佳樂看見禮物盒裡的東西,哇了一聲眼睛都亮了,「是那件大衣!」

    他前些日子正跟孫哲平抱怨著天氣冷看上了件大衣,奈何覺得自己外套太多了再買剁手而糾結著,沒想到人替他買了下來還親自送到手上。

    「開心?」孫哲平問。

    「廢話,我看起來像不開心的樣子嗎?」張佳樂笑著說道,抱著禮物盒就不撒手了。

    「那是不是該給我點回禮?」孫哲平挑了挑眉。

    張佳樂左思右想,臨時被抓了出來他可是什麼都沒有準備的,「你有什麼想要的……」

    話還沒說完,便被人扣住了頸子親了上來。

    有段距離的樂團正好結束了一首曲子,歡呼掌聲和口哨聲此起彼落,他們身邊卻是安靜而溫暖的。

    結束親吻,孫哲平舔了舔唇,「回禮我就收下了。」

    兩人乾瞪了會後笑了出來,張佳樂用額頭輕輕碰上孫哲平額頭,「聖誕快樂。」

    「嗯,聖誕快樂。」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