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書頁裡的情話

     @双花深夜60分 ,關鍵字:書籤


    *平樂

    *小孩的設定來自這裡的004

    *偷偷蹭一下11/4的關鍵詞:日記本

    *雙花沒有正式出場的,雙花(


==================================


    爸爸過世了,在爹地過世之後的兩個月,他也隨著愛人的腳步離去。

    在過世之前,爸爸用著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溫柔語調,說這次不會再讓你自己一個人等那麼久了。

    我想,那是對爹地說的。

 

    葬禮之後,我獨自一個人去到兩位父親的住處收拾東西,那是一間簡單溫馨的兩層樓小房子,自從我和弟弟泛華都各自成家立業後,爸爸和爹地便兩個人住在這裡,過著平淡的生活。

    兩個男人一同生活的屋子並沒有太多雜物,爸爸生活簡約,爹地雖然比較歡脫一點,但畢竟兩人都是徹頭徹尾的宅男,這屋裡最多的不是電競雜誌,就是各種DVD和書本漫畫,沒什麼其他的東西了。

    即使如此,這卻是我記憶裡生活感最重的樣子。

    正在想著哪些東西要留下,哪些東西要處理掉時,我眼角餘光卻瞥見了桌上擺著一本我從未見過的筆記本。

    有點厚度的本子拿起來很有份量,仔細看了一下,是許多本筆記本裝訂在一起的,我翻開了第一頁——是爹地的字跡。

從今天開始寫日記,和孫哲平帶了個小女娃回來,瞧這眼睛大的,長大鐵定是個小美女。

    ——是爹地的日記?

    不算太工整的字跡下面貼著一張照片,照片裡的小嬰孩睡得正熟,照片下邊是不一樣的字跡,是爸爸那一手剛硬的字體,寫著我的名字,孫霜華。

    又向後翻了幾頁,裡頭有爹地的生活記事,有我和泛華的成長紀錄,也有爸爸時不時的吐槽和情話,雖然早就習慣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但翻著這本筆記本,我還是覺得被閃到了。

霜華最近特別喜歡找她爸比,小姑娘大了不喜歡爹地了嗎QQ

我喜歡你就夠了。

泛華今天在學校和人打架了,問他為什麼居然回答說他樂意,都給孫哲平教壞了。

張佳樂出差去了,還特地交代要寫日記,這都幾歲了。

我去孫哲平你不要趁我不在亂寫啊!

霜華失戀了,把自己關在房裡一整天,不要讓我知道是哪個混小子,要是知道絕對要跟孫哲平一起打得他滿地找牙,敢這樣對我們的寶貝姑娘!

打。

    噗。我忍不住笑了,難怪那時候爹地千方百計想問出那個甩了我的男孩子叫什麼名字,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一頁頁翻著,爹地的日記就這樣寫了幾十年,從日期上來看中間雖然有中斷過,但總是一段時間後便又恢復了,我迅速的翻到了最後,日期是三個月前——爹地過世之前還一直有在寫著日記。

    內容不外乎是身體又變得更差了,或是寫了些對爸爸的話,這一個月裡都沒有爸爸的字跡,估計爹地沒有讓他知道自己有在寫日記吧!看著已經變得不再俐落的字跡,我忍不住一陣鼻酸,日記的時間最後停留在爹地過世前一天,最後的那一篇只有六個字。 


孫哲平

謝謝你


    我用手背抹掉了快要掉下的眼淚,不想讓水痕模糊了爹地的字跡,後面理論上應該已經沒有內容了,但是既然連這本都被裝訂了進來,那應該是爸爸做的,抱持著也許會有爸爸要留給爹地的話,我又翻了後面幾頁,然而連續幾頁都是空白的,正當我想著也許是我多慮了的時候,從翻飛的書頁裡飄出了一張小紙卡。

    把小紙卡拿了起來,我發現自己認得那東西,那是爹地常用的書籤,本體就只是張普通的小紙卡,上頭寫著繁花血景,繁花是爹地的字跡,而血景是爸爸的。

    爹地跟我說過,那是他們還在百花的時候,年少的兩個人像是進行什麼儀式一般,一人一半的將人們給予這個組合的名字寫在卡片上頭,彷彿這樣就可以並肩站在那個制高點一般。

    現在想想還真是幼稚得過份。爹地那時候笑著這樣跟我說,但這張書籤卻陪著他走過了將近七十年的日子。

    我翻開了方才夾著書籤的那頁,果然上頭有著和前面好幾頁都截然不同的字體,和爹地最後的日記一樣只有六個字,我看著那墨黑的筆跡好一會兒,只是默默的把書籤夾回去,合上了這厚厚的日記本。

 

    終於把房子裡大部分的東西都整理好,我將要帶回家的東西打包成了一箱,想了想之後把爹地的日記本也放了進去。

    之後也拿給泛華看看吧!我這樣想著,看著那毫無特色的封面,想起爹地和爸爸最後給對方的話,我忍不住閉上眼睛。


下輩子

再一起


    感覺到淚水從眼角滑落,我忍不住低喃:

    「下輩子,請也讓我再當一次你們的女兒。」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