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雙花】眼底繁花

     @双花深夜60分 ,關鍵詞:眼睛

    對不起我懺悔一下,今天的關鍵詞本來應該是眼鏡的,結果被我手癌成了眼睛⋯⋯


    *平樂

    *奇怪的,武俠(?

    

==================================


    孫哲平第一次見到張佳樂時才八歲,那時他師父帶他去鎮上看人擂台比武,那是幾個名門大家舉辦的友誼切磋,於是幾個家族的孩子們接連上陣,張家是其中實力最強的,因此張佳樂便被安排到最後出場。

    那一襲紅衣的小小身影甫上場,便吸引了全場的目光,將滿九歲的張佳樂面容精緻,挺直了腰桿背劍而立,一對黑珍珠般的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著,打量著這喧嘩的環境。

    另一邊走上前的也是個八九歲的孩子,拿著一柄長槍,兩人做了個揖後規規矩矩地擺出了架勢,槍長劍短,本是對張佳樂不利,然而以劍術聞名的張家給自家小孩安排了這個對手,一方面也是想考驗他,一方面要在場的人們知道——我張家孩兒便是處於劣勢,也能扭轉為勝。

    台下的孫哲平直直地盯著這拿劍的孩子,他也在師父那兒學劍,但人並竟不是張家這般的名門大家,總是向孫哲平嘆著可惜他這天賦,跟了自己沒前途,孫哲平這便要看看,所謂有前途的孩子到底是什麼程度。

    擂台上,張佳樂先有了動作,他挽了一手劍花,像是要昭告自己將要展開攻勢一般,隨即便如離弦之箭出現在持槍的孩子面前,近在咫尺,那人反應也是很快,長槍一橫,擋住了張佳樂的劍。

    一擊未得,張佳樂也不見心急,一個側身閃過對方順勢掃來的槍後又是下一波攻擊,孫哲平在他側身的那一瞬見到了這紅衣少年臉上的表情,興奮、開心、自信與勢在必得,霎時便抓住了他的目光。

    張佳樂和少年的比試很快的結束了,不出所料的由張佳樂奪下了勝利,長槍的優勢在張佳樂靈活且虛實交加的招式裡被消磨殆盡,獲勝的孩子綻放著開心的笑容,激烈的動作讓小小的臉蛋紅撲撲的,他看著台下的人們,用稚氣未脫的嗓音說:「有沒有誰家小孩要和我試試的!」

    一片譁然,張佳樂幾乎是他這一輩裡最優秀的孩子了,連名門的孩子都贏不了,一般的野路子又談什麼比試。

    但小孩兒沒想這麼多,這些個家族他幾乎個個都打過,早就膩了,這時這麼多人呢!要是能遇著幾個有趣的孩子,可好玩了。張佳樂一邊想著,一邊又朝下面喊:「玩玩呀!又不是輸了要砍頭的。」

    「我來試試吧!」

    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間聚集在說話的孩子身上,焦點中心的孫哲平毫不畏懼,在自己師父同樣驚訝的眼神中走上了擂台,「耳聞張家劍術舉世聞名,不知可有機會可以見識見識?」

    張佳樂笑得歡了,「自然可以!」

    言笑之間,兩個年齡相仿的孩子便在擂台上舉劍相對,下方人們的喧嘩聲還沒消失,但一點也不影響孫哲平和張佳樂的心情,兩人的臉上不見嚴肅,有的是向對手討教的興奮。

    張佳樂依舊是先發制人的一方,像是習慣一般的挽了個劍花向對手刺去,孫哲平不閃不退,硬生生地用劍將凜冽的攻擊彈開。

    下方的人聲一下子全部消失了。

    世界彷彿只剩下這個擂台,只剩下他們兩個孩子,孫哲平看著那雙好看的眼睛,乾淨純粹,兩人之間一次次碰撞中迸出的無數耀眼火光,就這樣映在了那雙眼底。

    就像是,在他眼底盛開了一片繁花。

 

    孫哲平最後還是落敗了,以一點點的小差距,張佳樂微喘著氣,笑著對這個有勇氣上台,甚至能和自己打得不相上下的孩子伸出手,「你很厲害呢!我叫張佳樂,你呢?」

    「孫哲平。」孫哲平也笑了,搭上他的手,看著那雙眼裡的繁花。

    綻放進了自己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16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