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喻黄】橄榄树

    換個風格试试( ´ ▽ ` )ノ


    *西幻背景⋯⋯吧(。

    *有转生,HE

    *有叶修跟小乔打酱油

    *建议BGM:齐豫-橄榄树


==================================


    黄少天出生在一个宁静安稳的小村落,靠海,父亲是个渔夫,母亲开了家甜品店,他自小便在香香甜甜的味道里生活,无忧无虑、呱呱噪噪的长大。

    然而这样的他有个小小的、不影响生活的困扰:做梦。

    倒也不是什么噩梦或是预知梦之类的,他只是经常重复梦到一个画面,那是一棵高大的橄榄树以及一个人,那人的身影他从未看清,却总觉得他在等着自己。

    於是十多岁的时候,他做了决定,背起了包袱要自己一个人出去,看看世界,也找找他梦里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场景。

    「哎呀别担心我了,我就是去进行个说走就走的流浪,走走看看就回来啦!」黄少天笑着对自家母亲说道,他母亲也是挺明白自家这儿子看似浮躁,其实精明得很,倒也不太担心,只是交代了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回家,便放人出门了。


    流浪了两年,黄少天走过了不少的地方,看见了和家乡完全不同的景致。

    他在有着千百种鸟儿停歇的森林搜集各式各样的羽毛,在潺潺清澈的小溪边拾取漂亮的小石子,在热闹的异族市集买了相当有特色的艺品。

    他和山林里擅长狩猎的人们打了交道,常年生活在自然里的部族相当热情,还赠与了他精致的小刀做护身符,也遇见了四处流浪的商队,他左看右看就是觉得那头子帅的太天怒人怨,还有宽阔草原上的民族,他们严肃而纪律,不过黄少天并不讨厌。

    等回家的时候,就能让父亲和母亲知道他都走过了那些地方、认识了哪些人,黄少天这样想着。

    他继续他目的地未知的旅途,终於在那个名叫蓝雨的城镇附近,见到了他梦里的橄榄树。

    蓝雨虽然名字中带个雨字,那附近却是个少雨的地带,黄少天到达的时候手里的水正好将尽,一直没地方补充饮水的他比起见到梦中场景的喜悦,更大的感动是来自於树旁的井和小屋。

    终於有水了,黄少天一边念念叨叨,一边快步走向前,敲了敲小屋的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眼神温和的青年探头出来,就在黄少天为了先讨水还是先问树的事情犹豫的时候,青年先开了口。

    「少天。」


    当喻文州打开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孔时,他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对方名字。

    不意外的收获到了对方惊愕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应该不认识吧?本少有这么声名远播名字都传到蓝雨这儿来了吗?」错愕之际,门外的青年也没忘记扔出了一大句话。

    喻文州轻笑,「你应该有不少问题要问,先进屋子里来吧!」

    恭敬不如从命,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後进了屋,小屋里摆设简单,有着浓浓的生活感,古旧的玩意儿很多,黄少天眼挺利的,隐约看出了这屋里有些东西不是一个风格。

    让客人就座後,喻文州从屋里简单的厨房端了些茶水出来,淡淡的清香蔓延在屋子里,他拉开了小桌另一边的椅子坐下,慢悠悠地开了口。

    「我叫喻文州,如你所见,是个独自在蓝雨城郊生活的……人。」他先自我介绍,却是不知为何在人之前顿了一下。

    鉴於礼貌,喝了一口茶的黄少天也放下了茶杯,「我叫黄少天,是个旅行者、流浪人,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别问是哪儿我觉得你不知道,哎是说喻文州,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还有还有,你知道外头的橄榄树有什么来历吗?我打小就一直梦到它,会出来这趟旅行就是为了找它,还有……」

    他突然停了下来。

    黄少天想起了那不停重复的梦境里,除了高大的橄榄树,还有一个从未让他看清身影,却一直在等着他的人,於是他重新将视线聚焦在面前的喻文州身上。

    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喻文州没有直接回应青年的问题,反而开口问道:

    「少天,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那是神和魔法还未离开这个世界的时代。

    大陆上兵荒马乱,部族之间的争斗是经常的事,那时的蓝雨已经是个不小的城邦,正和邻近的部落因为水源而有大规模的争战。

    对手实力不如蓝雨,确时不时的用些小手段,这一次是埋伏偷袭,兵临城下才让蓝雨的兵士给揪出,两方交战的地点就在城郊,己方的首席剑客在一边应敌一边护着附近居民撤离的过程中受了伤,硬撑着到战局平稳,才被人扛回了营帐。

    「索克大人、索克大人!」

    正在就对手的弱点制定战略的索克萨尔停下了手边工作,皱着眉看着来人,「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夜雨、夜雨大人他……!」气喘吁吁的传令兵少年向索克萨尔报告了情况,就见一向冷静的术士大人一把抓起了外袍,快步地去往恋人所在的营帐。

    营帐外,是一脸愁容的军医,他向着到来的索克萨尔摇了摇头,要他做好打算。

    摆了摆手示意明白,青年术士踏入了只有一人的营帐,帐中的那人脸色苍白,虽然身上的伤已经包扎过一轮,但耐不住对手武器上喂了毒和邪咒,还是一点点的在侵蚀着伤者的生命。

    「哟,索克,抱歉啊一时大意了。」夜雨声烦扯开了一个笑容,用有点虚弱的声音向来人说道,「大概就要死了吧!哎虽然这么说,却一点感慨都没有,总觉得死就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对你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好了要一起看蓝雨变成强大的城邦,看来是要食言了呢——我说你别摆那种世界末日的表情嘛!我不在了,蓝雨还需要你,要是连你都垮那可就糟了。」

    即使命在旦夕也阻止不了青年一长串的话,索克萨尔一言不发地坐到了他身边,轻轻握住了有些冰冷的手。

    「索克,你说人会不会有来世啊?总觉得一定会有,你看连冥王什么的都有了对不对,如果、我说如果,我们有来世的话,就约好再见吧!不用像这世一样在战争里生死挣扎,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看着已经安定的蓝雨,开开心心地过生活。」夜雨声烦将上半身靠在索克萨尔身上,越来越虚弱的声音就在耳边叨叨絮絮,「至於要怎么认出对方……我们就约在秘密基地吧!下一世的时候那棵橄榄树一定已经长得很大很大了,在树下盖一座小屋,就我和你两个人生活着,无忧无虑,你说好不好?」

    「好,都好。」索克萨尔轻轻蹭着青年软软的头发,说道,「我在我们的灵魂刻下印记,只要有来世,我们都会在那棵树下相见,不管几次,我都会等你。」

    言语是强大的力量,他们的约定从这一刻确实的写进了灵魂里。

    「嘿嘿,就知道你对我好。」青年说着,在索克萨尔的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这样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呢!总觉得好累,我先睡一会儿,晚安啊文州。」

    听着夜雨声烦最後一次喊他的真名,感觉怀里的身躯渐渐失去温度丶停止呼吸,索克萨尔——喻文州满脸悲凄的收紧怀抱,轻声向怀里的人说:

    「晚安,少天。」


    喻文州的故事在这里停了下来。

    他看着眼前听到嘴都忘记合上的黄少天,拿起已经凉了的茶啜了一口,等待对方的反应。

    就见黄少天终於从呆愣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打量打量喻文州後开了口:「所以你就是那个索克萨尔?你是术士?你会魔法?你活多久了啊?我前世就叫黄少天吗?」

    这下倒是换喻文州愣了好大一下,「你……相信我?」

    「有什么好不相信的?」黄少天反问,一脸理所当然,「虽然你说的很像什么传说故事,但总觉得你没有必要骗我,而且你确实知道我的名字,我也真的做过有人在橄榄树下等我的梦,所以我相信你。」

    听了青年所说,喻文州忍不住轻笑出声,「是的,我就是故事里的索克萨尔,在很久以前我确实会术法,但现在已经不是魔法的时代了,故事里并不是你的前世,而是你的第一世,那是快要一千年以前的事情,意外的,你每一世都叫黄少天,且从来不曾怀疑过我说的话。」

    「那历史上不就有无数个黄少天了……不对,你说那是我的第一世,而你知道我的每一世,那你……」黄少天相当敏锐地捕捉到了喻文州话里的线索,询问道。

    「我在你离开之後,动用了大型的术法,和冥王做了条件交换。」喻文州悠悠的道着。


    他犹然记得当术法启动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冥王有着年轻的面孔,满不在乎地对着他开口:「小术士,你胆干启动死亡之门,想必是已经知道相应的後果了吧?」

    「是的。」刚经历过巨大悲伤的喻文州异常的平静。

    「那你要拿什么来交换呢?一生的财富、运气,或是生命?」冥王语气依旧,眼神四处飘着,拿命中的事物换取力量的人他见多了,只当眼前这人也是一样。

    喻文州勾起嘴角,摇了摇头,「都不是,我要用『死亡』来与您交换。」

对    方的眼神和周遭的气氛一下子变了,变得严肃而锐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青年依旧笑得轻松,「我将永生不死。」

    「你将失去死亡的权利,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去,而你即使求死也做不到,这样你也愿意?」冥王向眼前的人确认着。

    「愿意。」喻文州毫不犹豫的答应。

    「是为了和那个小剑客的约定?」冥王问道。

    喻文州也不隐瞒,「是。」

    耸了耸肩,年轻的冥王又恢复成了一开始现身时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既然你决定好了,那我就取走你的『死亡』,然後借你相对的力量。」

    语音刚落,人影和阵法一同炸出了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同时消失的,还有城郊的敌方军队,在死亡之门的吞噬下,一点灰烬也没留下,全员覆灭。


    黄少天又听得一愣一愣的,「所以你这是……」

    「我一次次的遇见你,再一次次的和你别离。」痛苦至极的事情被喻文州轻描淡写的带过,「有时候你会留下,直到那一世的生命终止,有时候你还有其他的目标,就会离开,然後我会在这里等你下一次回来。」

    「我……」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给打断。

    「天色已经晚了,少天今晚就留下来过夜吧!」青年像是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一样,温和却不容质疑的转换了话题,「既然你在旅行,不如明天带你进城看看?」

    「好啊!」也不多说,黄少天从善如流地回答了问题,「哎蓝雨有什么有特色的特产吗?还有还有你知不知道什么私密景点,你在蓝雨这么久了一定很了解对吧!」

    两人的话题不再围绕那些沉重的往事,屋外渐渐黑暗,从小屋窗口透出的光线很温暖,安静已久的空间重新充满了笑语。

    喻文州听得多,说得少,听着黄少天叨叨絮絮的叙述的一路走来的经历,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即使他明日就选择离开,也挺好的。


    黄少天在蓝雨待了好几天。

    喻文州带他把整个蓝雨都走了一遍,这个发展了千年的城镇确实美丽,加上若有似无的熟悉感,让青年都有些流连忘返。

    但他心里还在挣扎,他相信喻文州所说的,却也放不下远在家乡的父母,究竟是要留下或是离开,黄少天拿不定主意。

    「那啥,我说文州啊……」待在蓝雨的第五个夜晚,黄少天终於开了口,「是这样的,我答应过我那个遥在远方的妈,说我出来走走找着了梦里的树我就会回去了,你看这样吧!我先回个家一趟,然後再回来找你,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到时候你可收留我啊!」

    听完这话的喻文州倒没有表示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轻轻地笑了笑,「少天想怎么样就去做,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於是黄少天收拾收拾,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一次他没有再停留任何一个地方,他快步的踏过了辽阔的草原,越过林间的溪流,在茂密的树林里磕磕绊绊,和此起彼落的鸟鸣声一起走着,他不再是个旅行家、流浪者。

    他只是个归人,每一步都有着明确目标的归人。

    曾经走了两年的路在直线前进下,只用了三个月便走完了,黄少天回到那个没有太多变化的临海小村,父亲的渔船停在港里,母亲的甜品店飘着轻烟,依旧散发着甜甜的香气,一如记忆中的温柔。

    见到儿子回来的父母很是欣喜,他们听着孩子一一述说那些旅途中的所见所闻,看着那些他一路上或买或搜集的东西,他们的孩子交到了很多朋友,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

    然後他说,他和人有了约定,说好了要再回去那个叫做蓝雨的地方。

    黄少天是在回家的一个月後才告诉父母这件事,意外的,两人并没有反对,父亲认为儿子大了,有自己的决定,而会爱上经常在外捕鱼不回家的男人,母亲本就不是什么放不开的女性。

    在回家的一个半月後,黄少天又将重新踏上了旅途,在家乡的这些日子里,他深思熟虑後做了一个决定,於是这趟路途,和以往都不相同。


    日复一日,打从黄少天离开後,喻文州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一如以往等待着对方回来的岁月。

    一年、两年,他毫不在意的等着,然後是五年、十年。

    虽然嘴上没说,但在青年离开的那刻,喻文州便已经做好要等下一世才能再见的心理准备,毕竟对这一世的他来说,他们依旧只是意外相逢的陌生人。

    一直到十年後的某一天,小屋的门再次被敲响。

    门外是比十年前又更成熟了些的黄少天,青年肩上背着一把长剑,嘻嘻笑着看他,「文州,我回来啦!」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喻文州也笑了。

    「什么话,难道你觉得我和别人约好,特别是跟你的约定,我会食言么?本少是那样的人吗?文州没想到你心里是这样看我的,我悲伤我难过我心好痛。」故意摆出悲伤的表情,搭配捧心姿势,黄少天演得很愉快,「我不过就是绕路去为你做了点事,你居然如此不相信我的信用。」

    呵呵一笑,喻文州没理会他一连串的控诉,「先进来吧!再告诉我你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

    将青年迎进屋里,喻文州正想去替风尘仆仆的他备些茶水,却被一把拉住,他转身看见黄少天一双眼亮晶晶的,像是正要献宝的孩子,「文州文州,我告诉你。」

    「嗯?」

    「我和冥王做交易了。」黄少天话中的内容让喻文州愣住了,「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家伙,看起来吊儿啷当超级不可靠的,差点以为我用错方法了,然後我跟他说要做交易,还帮他做了一堆事情才肯答应,我现在想起那张脸就手痒,冥王这么天生嘲讽真的没问题吗?我打赌绝对有人失手揍过他。」

    「你和他……做了什么交易?」喻文州的语气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神与魔法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已久,黄少天是怎么找到冥王的他无从知晓,但他便是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做这样的事。

    青年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紧紧握住喻文州的手,「现在我和你一样了,而且,我都想起来了。」

    黄少天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找到了理应退出世界的冥王,应许了对方开出的条件,交换来的是无尽的生命和曾经的记忆,为了和过往的自己有过约定,从而放弃死亡的喻文州。

    喻文州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於是他只是给了面前的人一个大大的拥抱,胜过了千言万语的拥抱。

    也伸手环住了对方,黄少天语调开心的说:「这样我们就有无尽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还有还有,你不用再待在这里等我,我们可以一起出去旅行,我带你看看那些我走过的地方,还可以回我的故乡,那里的海很漂亮,我妈做的蛋糕也很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

    「嗯,我们一起,什么都好。」喻文州轻声说道。

    温暖的小屋里充满了恋人的欢声笑语,那是苦尽甘来後的美好。

    再没有谁要等待谁,不会再有梦里的橄榄树,走过了等待彼此的日子,拥有永恒生命的两人会将足迹踏遍世界,陪着对方一同走到时间尽头。


    「大人,这样好吗?」

    带着半脸鬼面的少年向在树荫下打盹的冥王问道,「如此轻易就给予那人无尽的生命,这……」

    「没事。」拥有年轻面孔的冥王叼着片叶子,悠悠地回答,「一帆你跟着我的时间还短,这是你第一次见到少天吧?」

    听着冥王用熟稔的语气称呼那位青年,小随从只疑惑的点了点头,「嗯,第一次见到。」

    「那家伙每次转生只要又跟那术士好上了,下来冥府的时候便老叨叨絮絮的要跟我交换条件,换便换呗!」冥王耸耸肩,说道:「好几世下来也替我做了不少事,只是到这次总算是让他给累积到了条件而已,不过总算不用再听他每次那一长串话了……」

    「这样啊!」少年有些叹为观止,他没想过人类的感情也可以如此执着,即使灵魂一次次的转世,也终究要回到对方身边。

    「人类啊,认真起来是很可怕的。」冥王说道,一边伸了个懒腰,「我们也该继续走了,早点巡游完早点回去,真是累死我了。」

    「啊、好的。」起身收拾东西,少年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继续跟着悠悠哉哉的冥王,在这个已经失去神与魔法的世界游历。


==================================


    附一下橄榄树的歌词: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为什么流浪 远方

    为了我 梦中的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


    大脑洞系列,本来是什么怀旧金曲串烧,不知道怎的就变西幻风了(?

    新的风格,希望没太差ヽ(;▽;)ノ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