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葉藍】【七夕賀】銀河星語

    給 @一腳踏進白兔坑 的生賀兼七夕賀//

    牛郎葉修X織女♂小藍,跟題目一點關聯都沒有(靠

    當然是不尋常七夕路線,跟傳統一樣就去看牛郎織女就好啦!

    這次的玉帝真的是喻帝啦~國家隊隊長嘛這責任就交給他了(X


    *我很努力不要OOC了

    *HE,說什麼都要HE(欸


==================================


    「喂!把外衣還給我啊!」

    叫喊聲嚇飛了一群鳥兒,只穿著單薄內衫的青年對著另一人氣急敗壞地喊道,「沒了外衫我就回不去了,快還我!」

    「喔?這東西可以飛上天庭啊?我穿也能嗎?」拎著一件外衫的男子挑了挑眉,問道。

    「不行,所以快還我!」青年幾乎要急哭了,他的同伴們都已經離開,只剩他被這人變相扣留在這兒。

    「那可不行。」

    男子左右打量了青年一會兒,「我看你挺能幹的啊?是這樣的,哥這邊呢、需要一個人來幫我打理打理,你留下來幫我一段時間,我就把衣服還你。」

    「可是……」青年猶豫。

    「放心,一段時間而已,不虧待你的。」男子笑說,「我叫葉修,你的名字是?」

    「許博遠,可以叫我藍河。」

 

    藍河其實沒有想到,葉修要他幫忙打理的,是一整座的院落。

    「很驚訝嗎?」看著藍河的反應,葉修打趣地問,「就是這麼大個地兒我才需要個人替我分擔點,就我們這幾個人照顧不過來。」

    藍河看了看在院落裡來去的孩子們,「是挺驚訝的……這些孩子是?」

    「附近村落的孤兒、各地戰爭的遺孤,沒有家可以回的孩子都可以來,給他們一個遮風避雨,能夠溫飽的地方。」邊解釋著,葉修邊帶著藍河走進了院落,「那邊那個渣著馬尾的大姐是陳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他;房裡那個小美女是沐橙,我朋友的妹妹,偶爾會過來幫忙。」

    葉修一一介紹著,已經不自覺把自己帶入這個群體裡的藍河聽得挺認真的。

    「對了,如果你看到一個猥瑣的大叔,那是魏琛,小心點別被他帶壞了……」

    葉修話還沒說完,便被一聲怒吼給打斷,「葉修你這不要臉的,在說老夫什麼壞話啊?」

    「哪,就是他。」葉修指。

    魏琛從一邊的廂房裏頭出來,「哎不是要你帶個大妹子仙女姊姊回來麼,怎麼是個老爺們?」

    「你報錯地兒了吧?我去看見的都是男人,肯定是你記錯把男湯記成女湯了,你這老傢伙。」葉修噴了回去。

    眼看著兩人就這樣對噴起了垃圾話,藍河突然有些手足無措,直到有人拍了拍他肩膀。

    蘇沐橙站在他身後,漂亮的臉上掛著笑容,「習慣就好,別理他們了,我聽魏琛說你是葉修找來幫忙的?我是蘇沐橙,這地方剛開始運作,還沒步上軌道,得多麻煩你了。」

    聽見這樣客氣的話語,藍河也不好意思拒絕。

    於是從那天起,他便留在這名為興欣的地方,幫忙打理起了繁瑣的事務。

 

    一個月後,眼見興欣都已經運作得井井有條,藍河也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小藍啊。」

    聽見熟悉的聲音,藍河看向倚在他房門口的葉修,視線卻注目到他手裡的東西,那是他的外衫,能夠讓他回到天庭的東西。

    這一天終於要到了。他心想,暗暗的有些失落,這一個月裡他漸漸喜歡上了這裡,似乎,也喜歡上了這人。

    「真不想把這東西還給你啊——」葉修感嘆,這些日子以來他看這小青年是越看越喜歡,不管是認真替興欣打理的樣子,或是有時發呆望著天的面容,「不過既然是約定好的,我說到做到。」

    藍河抬起頭看著葉修臉上淡淡的微笑,並沒有伸手接過對方遞來的衣裳。

    「不想回去的話,也可以喔。」葉修輕聲說道。

    抿了抿嘴,藍河還是搖搖頭,接過了衣裳,「我不屬於這裡,還是要回去,那裡才是我的家、我的職責所在。」

    心裡的另外一個聲音狂吼著留下來,吼著你喜歡上他了別逃避,卻被藍河強硬的壓下。

    看著小青年眼神裡複雜的情緒,葉修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抱住了他。

    「真不想你走。」他附在藍河耳邊說道,「不過沒關係,我去找你。」

    語畢,葉修放開手,朝青年笑了笑後就退出房間。

    雙手緊緊抓著那件外衫,藍河覺得臉上燒燙燙的,心臟跳得飛快,和著被一句話給沸騰了的感情。

    簡直就要破體而出。

 

    「藍橋、藍橋?」

    藍河回過神,看著在自己面前揮著手的筆言飛,「怎、怎麼了嗎?」

    「瞧你在發呆呢!怎麼了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筆言飛在他身邊落座,「自你從人間回來之後就這樣,整天不是看外頭就是對著窗外嘆氣。」

    「我……」欲言又止,藍河想了想之後又嘆了一口氣,「我告訴你,你別告訴別人,特別是春易老。」

    「行,你說。」

    藍河抿了抿嘴,把在人間的事情告訴了好友,包括那個盜去了他衣服的男人,在興欣時對他好的人們,還有葉修、葉修跟葉修,筆言飛聽得一愣一愣的,便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好友在人間遇到這麼多事兒。

    「話說藍橋你這是……喜歡上那人類了?」筆言飛語帶保留地問道,雖然他內心的彈幕在藍河話裡第千百次提到葉修的時候便已經開始刷頻了。

    「……我不知道。」藍河回答,他不敢定論自己那時瘋狂滋長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歡。

    撓了撓頭,深知感情債理不清的筆言飛還不知道要說什麼時,突然外邊有個人竄了進來,「你們聽我說——」

    藍河疑惑的看著衝進來的人,「曙光你急急忙忙地做什麼呢?」

    「外邊、外邊說是有人類來了——」曙光旋冰這話還沒說完呢,方才提問的人便風風火火的衝了出去。

    「——還說我急急忙忙,這不是跑得比我還快麼?」曙光旋冰一臉茫然,「不過藍橋跑這麼快是怎了?」

    筆言飛捂著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藍河奔到前堂的時候,幾個熟悉的身影已經在那兒了。

    「葉修!」他忍不住喊出聲,卻在認清了廳堂裡的人時摀住了自己的嘴。

    除了葉修、蘇沐橙和魏琛,廳堂裡還站著另外一個人,正和三人聊著天。

    喻文州,或是用世人所熟知的名字來稱呼是,玉皇大帝。

    「博遠?」喻文州看見他時也驚訝了一下,「原來你就是葉修要找的人。」

    藍河愣在當場,看著貌似很熟稔的四人,有些茫然,「你們……?」

    「看來葉修沒有跟你說明。」發話的是如同以往掛著甜美笑容的蘇沐橙,「我哥哥是太歲星,魏琛是金牛星,至於葉修——」

    「自我流放去人間的戰神一葉之秋,你終於願意回天庭看看了。」喻文州打趣地說道,「是有打算要回歸了嗎?」

    「欸?」藍河的大腦有些不太用。

    「文州你別想,哥短時間不想回來給人家拜。」葉修嫌棄,「就算你接了玉皇大帝也別想。」

    「呵呵。」喻文州沒有多說什麼。

    「不過我這次回來倒是有求於你。」聳了聳肩,葉修繼續說道,「跟你要個人唄!」

    葉修跟喻文州之後說了些什麼,藍河基本是沒有聽進去的,在他終於消化好了新資訊跟震驚的情緒時,那邊的四人已經談完了,正齊齊的看向他。

    「?」小青年一臉茫然,在喻文州和葉修身上交互看著。

    「小藍,跟我回興欣吧!不會虧待你的。」熟悉的男子掛著熟悉的笑,說著熟悉的話,「文州已經許了,就等你應一聲要不要了。」

    藍河瞪大了眼看向喻文州,見到對方向自己點了點頭的同時,腳步已經不受控制的向著葉修走去,或是用奔去更加適當。

    回到天庭的這些天以來,對方的身影、話語在他心頭不斷的迴盪,幾乎要霸佔掉他所有的思緒,那份不明不白的感情也不停宣示著存在,然後瘋狂的蔓延。

    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我跟你回去。」接住了撞進自己懷裡的小青年,葉修同時聽見他的回答。

    「嗯。」他緊緊摟住懷裡的人兒,「我們回去。」    


==================================

    雖然感覺不分個銀河兩邊沒有牛郎織女的悲壯(?)感,但是想想,區區銀河,哪裡擋得了葉修大大啊

    所以還是讓葉修輕易地抱得美人(?)歸了,真是便宜他了(欸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