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多CP】The warm story

我 我 我是不是又好久沒更新了XDDD

拿一下ICE場的認親無料來混個更,然而都半個月了我仍未把喻黃那篇收尾(欸

這次沒有那麼拼,加上喻黃的話只寫了五份而已(?

還沒有畫圖(ry


*可能OOC注意

*可能腦洞大注意

*來自溫暖三十題

*基本都是原作向

*CP詳見tag,請自主避雷謝謝


==================================


【溫暖30題:睡著的貓和他,傘修】

 

「喵。」「喵~」

蘇沐秋的臉頰不明顯的抽搐了一下,在他看見賣萌的葉修和在他懷裡天生就很萌的小黑貓後。

「所以我說,這什麼情況?」

 

「──總之,沐橙說了會去學校問問有沒有人家裡可以收養他,在結果出來以前就暫時讓這在雨天裝可憐的小傢伙住在我們家,以上喵。」葉修棒讀完小黑貓的來歷,一把將小黑貓舉到了蘇沐秋面前,順道賣了個萌。

「你喵什麼喵,小貓喵是可愛你喵是可怕好嗎你有沒有點自覺?」蘇沐秋揉了揉眉心後,無視葉修嘟囔著「你男朋友偶爾賣個萌你居然不買帳」什麼的,伸手接過了小黑貓,看著那一雙藍色大眼,也說不出把他放生去自生自滅那種話,「我們家又要暫時多一個房客了嗎?還好是小貓不然那個飯錢⋯⋯」

「沐橙說如果你不肯養小貓的話,她自願分自己的飯錢給這小傢伙。」葉修補了一句。

「!!!」蘇沐秋迅速地把小貓塞回葉修懷裡,「我還是去問問附近有沒有人可以領養他,說什麼也不能讓沐橙分自己飯錢給這小傢伙,她正在成長期呢!」

「嘖嘖你看,沒有愛心的蘇大大,這時候不是應該義不容辭分自己的飯錢給你嗎?」葉修裝模作樣地搖搖頭,對著小貓說。

「喵。」小傢伙附和般的叫了一聲。

「為什麼不是你分飯錢⋯⋯算了。」蘇沐秋決定不要理他,逕自拿起了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我出去一下,你們倆別亂搞啊!」

「去去去,哥都在你這兒住多久了你還不相信我,早去早回啊。」葉修揮手趕蒼蠅般的把自家戀人趕出去。

 

蘇沐秋在外頭問過了鄰居一輪之後,順道買了一些小貓的食物回來──即使不準備養他,少說短時間也不能讓他餓著,他可沒有真像葉修說的沒愛心。

因此蘇沐秋順手從自己跟葉修的飯錢裡撥了一些當小貓的飼料費。

「我回來了。」他推開門,卻發現家裡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會帶著小貓出門蹓躂了吧?蘇沐秋心想,但葉修怎麼想都不是那麼勤勞的人,這麼說起來便只剩一個選項。

於是他輕手輕腳地推開半掩著的臥室房門。

黃昏的斜陽正好照進他們的臥室,絕對稱不上好的西曬在此刻卻讓整個房間都鋪滿了橙黃色的光線,溫暖而舒適。

葉修趴在桌上睡得正熟,電腦還開著榮耀的遊戲介面,想必是打著打著睏了正小瞇著,畢竟兩人昨晚又是戰了個通宵。而小黑貓此時正乖巧的蜷在葉修的臂彎裡,睡得安然,就差沒打呼嚕而已。

這一個畫面讓蘇沐秋心都快被融化了,他悄悄地走到了葉修身邊,脫下外套給他蓋上。

小黑貓聽到動靜,抬起頭看著蘇沐秋,小小的喵了一聲。

「噓。」蘇沐秋笑著對小貓比了個手勢,小傢伙眨了眨眼,又把腦袋埋回去睡了。

那是記憶中一個寧靜美好的午後。


每次的傘修都好日常(ry

⋯⋯


【溫暖30題:帶你遠行,雙花】


有人說,人生就是要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這種事聽起來一點都不靠譜。」張佳樂刷著微博,躺在沙發上嘀嘀咕咕。

「什麼東西不靠譜?」孫哲平從廚房裡端了一盤西瓜出來,只聽見了張佳樂的後半句。

「就是微博上說的那啥說走就走的旅行,不覺得聽起來就很不靠譜嗎?」張佳樂從沙發上坐起,接過孫哲平遞來的一片西瓜,「不過旅行感覺真不錯,孫哲平你看我們去旅行吧!不要說走就走,好好規劃下,我們給他玩遍大江南北。」

「行,你想做就做吧。」

這是他們退役的第四年,也是同居的第四年。

 

「欸孫哲平。」

「嗯?」

「你有沒有看過網上的那一套照片?」張佳樂坐在紐西蘭一片綠油油的草原上,看著邊上一群綿羊愉快地在吃著草。

「哪套?」孫哲平躺的悠閒自然,鴨舌帽被他用來蓋住臉,擋住刺眼的陽光。

「就是一個攝影師和他女友到處去玩,每到一個地方便拍一張女朋友拉著他走的背影那套。」張佳樂掀開孫哲平的帽子,從上面俯視他,「不覺得挺浪漫的嗎?」

「你也想拍?」孫哲平挑眉,再浪漫那也是小男女之間的情趣,兩個大男人做總覺得聽彆扭的。

「不想。」張佳樂也沒浪漫成那樣,「只是覺得那種,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走到世界盡頭的感覺挺棒的。」

「哼。」孫哲平低低的笑了一聲,拉過了張佳樂的手,十指緊扣,「手牽手走到世界盡頭又算什麼,走到時間盡頭不是更好?」

「也是。」張佳樂也笑了,他俯下身和孫哲平交換了一個輕輕的吻。

「咩~」身旁有藍天綠地,還有歡快的綿羊們,他們彷彿只要這樣靜靜的待著,就能到時間盡頭。

 

「哈哈哈哈孫哲平你看你這張照片!」

晚上的酒店房間,張佳樂一邊整理著自己手機裡頭的照片,一邊嘲笑著孫哲平。

「哪張?」孫哲平擦著未乾的頭髮湊到了張佳樂身邊。

螢幕上是孫哲平悠哉的躺在大草原上打著盹,邊上不知道哪裡來的一隻綿羊正叼著他的鴨舌帽嚼嚼。

「⋯⋯張佳樂,你老實說,是不是你把帽子拿給牠的?」孫哲平越想越不對,轉頭瞇起眼看著張佳樂。

「才沒有呢!」張佳樂心虛的撇過眼神。

虧孫哲平也已經習慣了他的胡鬧,只是嘆了口氣後伸手揉亂了張佳樂的頭髮,接著自己到一旁去整理被翻得亂七八糟的行李。

「孫哲平,我們下一站去哪裡啊?」張佳樂繼續滑著手機問。

「去哪都行。」孫哲平頭也沒抬一個

「沒有綿羊就好了。」


雙花往逗比向發展了真是可喜可賀(等等

⋯⋯


【溫暖30題:只剩一間單人房,盧劉】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只剩下一間單人房了。」

酒店櫃台的小姐笑容可親,吐出的話卻讓劉小別很煩惱。

今年夏休他拗不過已經正名為自己小男朋友的盧瀚文,和他一起出去旅遊,偏偏他的小男朋友最喜歡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所以除了車票以外他什麼都沒訂。

無奈的劉小別只好帶著他四處找有房間的酒店,這已經是他們今晚找的第三間了,前兩間的前台小姐都微笑的跟他們說已客滿。

「小別前輩?」

盧瀚文的聲音將劉小別從走神中拉了回來,已經滿十八歲的盧瀚文身高快跟他平齊了,正站在他面前直直地盯著他。

「單人床⋯⋯兩個一米七多的男人睡得下嗎?」劉小別嘀咕,但眼見再找下一家這個選項更加的不實際,他還是向前檯小姐要了那一間單人房。

「怎麼會睡不下,小別前輩可以抱著我睡啊!」拖著行李,盧瀚文在酒店走廊上愉快的蹦躂著。

「你以為你還是那個一米五二的小鬼嗎?」劉小別翻了個白眼,停在他們的房門口,「你要還是那個軟軟的小不點,我就不會為了只剩單人房煩惱了好嗎?」

「不然我也可以抱著被褥去睡地板呀!」盧瀚文一雙眼眨巴眨巴,看起來彷彿還是那個十四歲的少年。

「哪可能讓你睡地板。」劉小別皺眉,這小鬼怎麼會覺得自己會讓他去睡地板呢?

「嘻嘻,就知道小別前輩捨不得我睡地板。」盧瀚文眼裡閃著得逞的光芒,「前輩都不坦率。」

「⋯⋯」真不愧是喻隊帶出來的小孩,藍雨的未來真令人操心。

劉小別決定不回應盧瀚文,逕自開了門進房。

 

劉小別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盧瀚文正趴在房裡唯一一張單人床上轉著電視,看有什麼節目。

「呀!前輩你好啦!」看見邊擦著頭邊走來的劉小別,盧瀚文一把撐起身子,盤腿坐在床上,「這床其實挺大的,根據我剛剛打滾的測量擠一點睡沒問題的,前輩不用擔心。」

「我說。」沒有回應盧瀚文說的話,劉小別把毛巾掛在肩上走到床邊,「既然都已經交往了,還前輩前輩的喊,不覺得很奇怪嗎?」

「唔⋯⋯可是我喊習慣了啊!」盧瀚文撓了撓腦袋,「還是你比較喜歡直接喊小別?別哥?小別哥哥?小別葛格⋯⋯」

「停!」劉小別制止了盧瀚文繼續發揮他的語文長才,「你習慣就習慣唄,別喊那些奇怪的東西。」

「嘿嘿。」

 

「關燈了。」「嗯!」

黑暗裡,盧瀚文死活硬擠的把自己塞到了劉小別懷裡。

「⋯⋯你就這麼堅持要抱在一起睡?」劉小別無奈,但還是親暱的摟住了懷裏的少年。

「我怕我掉下去啊!」盧瀚文睜眼說瞎話,「前輩晚安!」

「⋯⋯晚安。」


⋯⋯


【溫暖30題:握著手機時轉身看見,周翔】


雖然鮮為人知,但其實孫翔有些路癡。

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毛病,只是具體體現在他不太會記路名、不太會看地圖以及分不清東南西北而已。

⋯⋯嗯,好吧,好像有點嚴重。

周澤楷在心裡默默想著,然後順手把正要右轉的孫翔拉回來。

 

基於孫翔那說大不大,說小發生的時候又很嚴重的毛病,再加上轉會到輪迴之後又是一個人生地不熟的S市,那時俱樂部向輪迴隊員們下了一道指令。

說什麼都不能讓孫翔一個人出門。

雖然感到疑惑,但是大家就權當照顧新來隊員,只要孫翔要出門就一定會有人自願陪他。

「為什麼你們老是要和我一起出門?」孫翔有一次這樣問。

「還不是為了防止你迷路⋯⋯咳,我是說,你看你這不是初來乍到麼,大家基於隊友愛當然要帶你認識熟悉一下S市啊對不對吳啟?」杜明捅了捅身邊的吳啟。

「是啊是啊,我們輪迴就是個這麼和平團結友愛向上的隊伍,隊長你說對不對?」吳啟把球丟給周澤楷,試圖製造一個完美句點。

「⋯⋯嗯。」周澤楷不負眾望。

「是這樣嗎?」孫翔抓了抓頭,也就接受了這個解釋。

至於之後,孫翔在輪迴待久了,認識熟悉一下S市這個理由失效之後,他身邊已經有一個時時關照他的帥比男友周澤楷了。

他們最開始交往的時候其實並沒有這麼形影不離,直到有一次S市大雨傾盆,說就出去俱樂部周邊買個冷飲的孫翔遲遲沒有回來。

全輪迴上下那個急,想著不小心把這尊大神搞丟了怎麼辦。

「♪~」孫翔前幾天給周澤楷換的Pingu鈴聲響起。

「喂?」周澤楷接起,就聽見他們正在找的人的聲音。

「那啥啊周澤楷,我好像不小心迷路了。」話筒那邊的聲音有些尷尬,「你能不能來找我啊?我出門的時候沒帶傘⋯⋯」

「等我。」周澤楷只說了兩個字,就抓起門邊的傘快步走了出去,留下一干面面相覷的隊員們。

 

外頭的雨大到彷彿打在身上會痛,周澤楷即使撐著傘也無法讓自己在雨中全身而退。

「在哪?」他詢問還沒掛斷的那方。

「欸⋯⋯在一處屋簷下躲著雨呢!那啥,從便利店出來沒多遠的地兒。」

周澤楷聽了,思忖了一下孫翔的腳程和便利店周圍的建築,大概猜出來他的小男朋友走失到哪裡去了。

「別掛。」交代了對方不要掛斷電話之後,周澤楷快步的往心裡推想的地方走去。

果然在視線可及的時候,他便看到那到屋簷下站著熟悉的身影,正拿著手機左顧右盼。

「孫翔,回頭。」他對話筒那方說。

孫翔聽見這話回頭時,正好看見走到他身後的周澤楷,接著便被一把抱住,「找到你了」


评论
热度 ( 22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