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多CP】Trick or treat?

大家好我是好久沒更新的阿摩(躺

這篇是1025灣家全職O的認親小無料

在三天之內飆出八份無料的我也是蠻拼的(自己說

剛好快萬聖節了應個景w


因為小夥伴實在是CP如此雜亂雷的還都不一樣

而且我一篇字都很少就不分開放,所以這一篇裡面會出現的CP有點多orz

在這裡先將CP標出來,麻煩大家有需要的話自主避雷//

CP:雙花、方王、喻黃、盧劉、傘修、韓葉、周翔、雙鬼


*可能OOC注意

*可能腦洞大注意

*雙花篇的連身恐龍裝靈感來自薩摩太太的Time裡頭樂樂的睡衣,推大家去看// 【全职/双花/高中背景/欢乐逗】Time[1-17] <<第一章傳送門這裡

*CP多請自主避雷

*有幾個CP第一次寫希望沒有太糟

*其實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躺


==================================

【雙花】


*兩人還在百花時期


「不給糖就搗蛋!」

孫哲平看著房門口的張佳樂,面無表情的關上了房門,二話不說。

一定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他心想。

「喂喂大孫,做什麼關門啊!」外頭那人又敲了兩下門。

──不然怎麼會看見穿著連身恐龍裝的張佳樂站在門前?

敲門聲在他思考的期間一直沒停下,孫哲平只好認命地打開門。

「張佳樂。」

「在!」

「你今年幾歲?」

「再過四個月滿二十啊!大孫你不是知道嗎?」

「你倒是告訴我──哪個快滿二十歲的傢伙會穿著連身恐龍裝,敲別人的房門玩不給糖就搗蛋?」孫哲平按了按抽痛的太陽穴,無奈又咬牙切齒的說。

「我這叫保持童心。」張佳樂毫不羞澀,「所以大孫你到底給不給糖!」

「沒糖。」孫哲平斬釘截鐵。

「那我去找張偉要。」張佳樂轉身就要走,卻被孫哲平一把拉住。

「別丟人現眼了,張偉可是你後輩好嗎?」伸手勾住那隻大蜥蜴的腰,孫哲平無視張佳樂的抗議,果斷把對方拉進房間後關上房門。

至於之後,為隊友除害的孫哲平體會到了連身恐龍裝到底有多難脫,這倒是後話了。



【方王】


*七賽季初的微草


「Trick or treat?」

穿著巫師裝、帶著尖頂帽,正在往隊員們的小提籃裡裝糖果的王杰希動作一頓,頭也沒回地說:「前輩,說英文不會顯得你比較高大上,也不會得到比較多的糖果的。」

「噗哧。」提著小提籃的隊員裡有人忍不住的笑了。

「袁柏清你好大膽子啊笑你師父!等等競技場見,我好好的糾正一下你那破爛的治療技巧!」站在王杰希背後的方士謙咬著牙說。

「不──」

趁著這對師徒倆一來一往的時候,王杰希無視袁柏清臉上的「隊長Q口Q」表情,順手從他提籃裡抓了一把糖,轉過身看自家那個童心未泯──簡稱幼稚──的前輩兼戀人。

這一看倒是讓他愣了一下。

方士謙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白色床單,挖了兩個洞之後披在身上,如果不是他哪根筋不對想裝成抹布,那穩妥妥的就是在扮幽靈沒跑了。

只是這幽靈⋯⋯還穿著夾腳拖呀?

「前輩,下次不準穿拖鞋進訓練室。」王杰希挑眉,順手將手裡的糖放進了方士謙手上的提籃,雖然他想這些糖最後還是會回到袁柏清的那裡就是了。

「欸欸──杰希你不先誇獎一下我的創意嗎?」床單上那兩個洞後邊的眼睛閃閃發亮,「倒是這身打扮好適合你啊!我的小隊長。」

「是挺有創意的。」王杰希彎起嘴角,隨後摘下了戴在頭上的巫師帽,帽口朝上的遞向了方士謙,「那幽靈前輩,不給糖就搗蛋?」

微草的治療之神捂著心口表示我的小魔術師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喻黃】


*絕密檔案三的萬聖節短片拍攝背景,帶小盧玩兒


「隊長!」

「隊長隊長隊長!」

「「不給糖就搗蛋!」」

正坐著休息的喻文州看著眼前的一大一小,苦笑了一下。

「少天、瀚文,可別把聯盟租來的衣服弄髒了。」

「反正最後都是要洗的嘛!聯盟都租來了這一天當然要盡興玩,雖然這套衣服真的很像隻大狗,但是好歹有本劍聖加持我一定還是一個帥氣的狼人的!瀚文你說是不是!」穿著被評論過很像大狗的狼人裝,黃少天拉著身後的尾巴一甩一甩的說。

「是!就算是大狗黃少也是最帥的大狗!」穿著有點大的殭屍衣裝,臉上還畫得慘白慘白的盧瀚文蹦蹦跳跳的,「隊長對不對?」

「瀚文你說什麼誰是大狗啊!就算是最帥的大狗我也不想要好嗎!」黃少天咬牙,用力地揉亂了盧瀚文的頭髮,「隊長你說呢?」

「別鬧了。」喻文州笑說,「少天是最帥的狼人,瀚文也是最可愛的小殭屍,是吧?瀚文快去叫化妝師幫你把頭髮弄整齊,等會兒換你拍了。」

「好──」小殭屍愉快的奔去找化妝師了。

「嘻嘻當然了,本少可是帥氣無人能擋呢!不過隊長也是最帥氣的吸血鬼,這支宣傳片出了之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少女被隊長迷倒跪求吸血呢!」看著盧瀚文跑遠,黃少天趴到了喻文州肩頭,親暱地蹭了蹭自家隊長。

「少天也要讓我吸血嗎?」喻文州開玩笑。

「隊長要吸的話我當然給你吸呀!總不能讓你餓死吧!」黃少天笑的歡愉。

「不過,其實我對吸血比較沒有興趣呢。」喻文州露出了溫和而不可猜測的微笑。

「嗯?那隊長你對什麼唔⋯⋯!」黃少天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堵在嘴裡了。

趁人不備偷襲得逞的喻文州刻意地舔了舔嘴唇,看著瞬間臉紅的黃少天,臉上依舊掛著微笑,「我啊,對少天比較有興趣呢。」

「隊長你你你真的很心髒啊!雖然我真的沒糖可以給你也不用這樣搗蛋嘛!要是被那個誰誰誰看見了怎麼解釋啊!」黃少天開始慌不擇言。

「呵^ ^」




【盧劉】


*絕密檔案三的萬聖節短片拍攝背景


劉小別奉全微草的命,帶著高英杰來萬聖節的宣傳片片場給王杰希探班。

兩人進到攝影棚時一片鬧哄哄的,原來是遇著了休息時間,有些人或是三三兩兩的,或是找來旁觀的隊友聊著天,一些人在膩歪著,還有幾個倒是滿攝影棚遊走,一副正打算找事幹的樣子。

比如說,葉修,以及盧瀚文。

看見盧瀚文風風火火的橫越了整個攝影棚在找化妝師的時候,劉小別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應該先溜。

不過當他有這個念頭時,已經來不及了。

「啊!小別前輩!」從這一頭跑到攝影棚另一頭的盧瀚文又從那一頭跑了回來,停在了劉小別面前。

「那個⋯⋯小別前輩,我先去找隊長了。」高英杰瞄了一下盧瀚文一見到劉小別便雙眼發光的樣子,果斷的拋棄了隊友。

對不住了,小別前輩⋯⋯善良的小小魔術師心想。

「小別前輩是來探班的嗎?是來看王隊的嗎?還是看我?總不會是看黃少吧!小別前輩我跟你說黃少他⋯⋯」盧瀚文也真不愧是藍雨培養來要接黃少天位置的孩子,話頭一開起來儼然有小黃少天的樣子。

「停!我是跟英杰一起來看我們隊長的,並沒有要來看黃少天。」感受到危機的劉小別機智的停止了盧瀚文看起來還很長的句子,回答了他的問題。

「所以也不是要來看我的囉QAQ」盧瀚文露出了失望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搭上了他現在殭屍正太的裝扮,居然比平常還要有殺傷力。

「⋯⋯有給你帶東西來。」劉小別有點不好意思地轉開眼神,對於承認自己給這小鬼帶了慰問品還是有些彆扭。

「!」盧瀚文的眼神又亮了起來。

「吶。」劉小別從隨身的側背包中撈出了一隻幾乎有盧瀚文半個臉大的棒棒糖,遞給了他。

「哇!小別前輩我最愛你了!」盧瀚文眼看就要撲到劉小別身上去。

「等等小鬼,妝髮都還沒卸呢別黏上來。」劉小別技巧走位避過了盧瀚文的攻擊,「你等等不是還要拍麼?」

「嗯嗯!那小別前輩你等我拍完!」盧瀚文點了點頭,「小別前輩萬聖節快樂!你給我糖了所以我今天不搗蛋!」

「嗯啊,萬聖節快樂。」要是每天都別搗蛋就好了⋯⋯




【傘修】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鬼故事


「葉修,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手機啊?」蘇沐橙在屋裡東翻西找了一圈之後,過來戳了戳葉修背後。

「嗯?沒啊,你是不是昨天跟楚雲秀聊完天後又亂放了?」葉修眼神沒離開過屏幕,手指翻飛。

「唔我明明有放好呀⋯⋯」蘇沐橙嘟噥著,又去尋找她失蹤的手機。

「老大!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拳套啊?」方才不知道跑哪兒去遊蕩的包子也晃了過來,問的是他去年聖誕節拿到的那個氣功師拳套。

「葉修,你有沒有拿我打火機啊?」魏琛也出現了。

「沒,你們今天怎麼一個個都在找不到東西啊?」葉修終於停下遊戲,回頭看著滿屋子翻找的三人。

「會不會是有人惡作劇把我的東西藏起來了啊?今天可是萬聖節,說不准是咱隊裡有誰沒糖吃正在搗蛋呢!」包子一如既往的神思考。

「我們隊裡有這麼幼稚的傢伙啊?」魏琛一臉疑惑。

「⋯⋯」葉修沉默的看著最有可能做這事兒的一老一少在自己面前討論著等會先找哪個嫌疑人,倒是一臉黑線。

這時蘇沐橙又戳了戳他背。

「你說,會不會是真鬧鬼啊?」少女笑得神秘兮兮。

「不至於吧?」葉修皺起眉頭,「就算是萬聖節,真鬧鬼也太嚇人了。」

「誰知道呢。」蘇沐橙依舊巧笑倩兮。

然而這一天就在整個興欣一同搞丟東西之中度過了,誰也沒找著自己消失的東西,包子也沒抓到他說的兇手。

 

當晚,葉修卻做了個夢。

他夢見蘇沐秋笑嘻嘻走到他床邊,手裏拎著的是他室友魏琛的打火機,輕輕地放到了他的床頭。

「不給糖就搗蛋,今天玩得還開心嗎?」依然十八歲的少年笑著說,「阿修,萬聖節快樂啊!」

 

葉修驚醒,坐起身之後看見了突然出現在魏琛床頭的打火機,腦子裡倒沒有多少又夢著蘇沐秋的懷念,而是只剩一句話,即使對方是蘇沐秋也真真切切讓他背脊發涼的話兒。

臥槽,還真的是鬧鬼。葉修打了個顫。




【韓葉】


*絕密檔案三的萬聖節短片拍攝背景

 

「卡!」

隨著導演喊卡,葉修伸了個懶腰走到攝影棚邊休息。

「拍完了?」

低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葉修頭也沒回的笑說:「還沒,等會兒還有個幾幕要拍,真不知道一個萬聖節活動,聯盟搞這麼麻煩幹嘛⋯⋯哎對了老韓。」

「嗯?」韓文清疑問。

還披著床單的葉修轉過身,笑得一臉燦爛,「不給菸就搗⋯⋯唔噗!」

「攝影棚禁菸。」韓文清的手維持拉下對方腦袋上的床單蓋住那張嘲諷值滿點的臉的姿勢,嚴肅的回答。

「我知道,這不就是開個玩笑麼。」葉修奪回被抓在對方手上的床單,披回原本的樣子,「不過不能抽煙,嘴還真是有點饞。」

剛說完這句話的葉修聽見了身旁傳來窸窸窣窣的、拆塑料袋的聲音,正好奇旁邊那人在做什麼而轉頭過去時,嘴裡就被塞進了一支棒棒糖。

「⋯⋯老韓,真看不出來你是會隨身攜帶這種東西的人。」葉修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韓文清。

「⋯⋯」韓文清皺起眉頭,「工作人員給的,說是萬聖節必備的,扮裝的都給。」

「真虧那工作人員有勇氣遞給你糖,而不是錢包。」葉修咬著塑膠桿子,打趣地說。

韓文清的臉更黑了。

「不過怎麼你有啊?你又沒扮裝,倒是哥扮了隻幽靈結果沒糖?」葉修挑眉。

「你嘴裡那是你的,我沒有。」韓文清黑著臉解釋。

「喔──那老韓你要嚐嚐麼?」葉修笑著說。

「不必⋯⋯」韓文清話還沒說完,就被面前的人借著床單的掩護堵住了嘴,甜味隨著唾液在口腔散了開來。

「嘗到了哈?別說哥不厚道沒分你吃啊!」退了回身,葉修舔舔嘴唇,正巧拍攝組的喊著他去拍下一幕,便轉過身要走回棚裡,「萬聖節快樂啊老韓。」

看著那個拖著床單的背影,韓文清難得的勾起了嘴角。 




【周翔】


*其實沒有什麼背景提示但是別篇都有打所以這也要打(?

 

「不給糖,就搗蛋。」

聽見敲門聲而前來開門的孫翔看著站在門口、一臉認真的自家隊長兼戀人,露出了「你有病嗎?」的表情。

「周澤楷,你吃錯藥了嗎?」孫翔表情扭曲的問。

周澤楷認真地搖了搖頭,墨黑色的眼直勾勾地盯著孫翔,「給糖,或搗蛋。」

「沒糖!」孫翔果斷回答。

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搗蛋。他心想。

「明明就有。」周澤楷歪了歪頭,指著孫翔叼在嘴上的塑膠桿子,那是孫翔開門前剛拆的棒棒糖,正被他在嘴裡玩得嘎啦嘎啦響。

「⋯⋯周澤楷,你別打鬼主意啊我跟你說,我說什麼都不會把嘴裡的糖拔出來給你的。」孫翔彷彿感受到危機一般的給予警告。

不過周澤楷可是奉行動手不動口的槍王大大,一個小箭步上前,直接堵上了孫翔的嘴。

「唔⋯⋯!」

太突然的發展讓孫翔在反應過來之前,嘴裡的糖就被周澤楷靈巧的用舌頭勾進了自己嘴裡。

達成目的的周澤楷結束了這個圖謀不軌的吻,退回了本來站的位置,舔了舔嘴。

看著一臉滿足、臉上寫著「看我這不是拿到糖了」的周澤楷,孫翔頓時就炸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滿臉通紅的孫翔突然的就語塞了,指著周澤楷鼻頭,愣是你了老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呵。」周澤楷表示,計劃成功。

 

至於之後孫翔知道了這是其他輪迴隊員一起打的賭,並且杜明跟吳啟是主謀之後,那一個星期吳霜鉤月和殘忍靜默被一葉之秋追著殺了幾次,連周澤楷都不忍心數了。




【雙鬼】


*這只是一個過敏睡不著的夜晚蹦出來的腦洞


李軒等這天已經很久了。

萬聖節,基本上幾乎等於是西洋鬼節,以雙鬼出名、隊員裡又一對鬼鬼怪怪的虛空,怎麼可以不過這個節日呢?

絕對不是因為李軒很幼稚想玩不給糖就搗蛋,更不是因為他在中元節差點被吳羽策嚇得魂飛魄散,所以想要扳回一城。

於是心懷壯志的虛空隊長,召集了隊員們開始了寫作有趣讀成作死的計劃。

 

吳羽策覺得很奇怪。

今天的虛空太安靜了,基於今天是萬聖節這樣的前提下,喜歡鬧騰的隊員們沒有鬧著玩Trick or treat就很奇怪了,更何況是大家都乖乖的安靜訓練。

這樣的平靜明顯的有問題,看來晚上要做點準備了。

虛空精明的副隊心想。

 

「準備好了嗎?」李軒神神祕祕地低聲說。

「好了好了隊長快上吧!」後勤部隊的隊長李迅表示準備完成就等隊長出發了。

「那就開始了。」李軒一聲令下,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就散了開來,各自就位。

 

晚上的訓練室只剩吳羽策一人,嚴謹的他一如往常地留下來多看了一下下場對手的資料。

李軒偷偷摸摸的,在門口安靜的等。

忽然之間,訓練室的燈閃了閃,倏的暗了下去,連同電腦螢幕什麼的都沒了光亮。

「怎麼?跳電了?」黑暗之中,吳羽策的聲音傳來,這自然不是跳電,是李迅去關了總電源。

所有的燈光暗下時李軒就行動了,他臉上早在下午便化好了嚇人的妝,此時就熟門熟路的摸近了吳羽策原本坐的位置。

只是當他走近電腦桌時,卻發現椅子上空無一人。

阿策呢???李軒突然覺得背後一涼。

透過電腦螢幕的反射,他看見自己的背後出現了光亮。

雖然說好奇心會殺死貓,但是李軒還是不要命的轉身了。

「阿軒,你找我嗎?」手機手電筒的光照出的,是一張白紙般、沒有五官的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霎時燈光大亮。

「隊長怎麼了!!?」原本在外頭待命,要隨時沖進來大喊不給糖就搗蛋的隊員們聽見了李軒的慘叫,便迅速地出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經摘下面具了的吳羽策難得沒有形象的爆出大笑。

李軒在電腦桌下縮著,一臉怨念地看著吳羽策。

聰穎的隊員們馬上明白了他們的隊長,又嚇人不成反被嚇了。

「阿軒,不給糖就搗蛋?」笑夠了的吳羽策一臉愉快,蹲了下去對李軒說。

「你妹。」李軒淚流滿面。

不過可以看到平常嚴肅到要命的吳羽策笑成這樣,好像也是值得了?

李軒轉個念頭一想,嘴角又不自覺的上揚了。

 

「你們說⋯⋯隊長是不是被嚇傻了啊?」唐禮升小小聲的說。

一眾隊員看著又哭又笑的李軒,默哀了三秒鐘。 


评论 ( 7 )
热度 ( 61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