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喻黃】【黃少生賀】聽說送壽星秋葵是最近藍雨的新流行

黃少生日快樂!!!

要相信我你是我最粉的前三名之一wwwww

天啊從日本回來休息一天之後又衝了CWT,體力透支智商也透支

這本來是想當認親小無料的可是最後來不及打出來wwww


*OOC注意

*秋葵滿滿注意(?

*作者智商只剩一半注意(???


==================================


「黃少生日快樂!」

「黃少生快!」

「黃少快生⋯⋯哎呦!我只是開個玩笑嘛黃少你幹嘛打我!」

「黃少生快啊!打小盧不怕等等被喻隊罵麼⋯⋯」


面對一干隊友的祝福,黃少天難得的羞澀地撓了撓頭。

「哎呀謝謝你們啊!那啥啊⋯⋯都相處那麼久了大家還在這矯情啥呢,你們一定早就想好要整我的把戲了對吧!本劍聖聰明如雪才不會那麼輕易被騙到呢!快快快有什麼要砸的要喝的要吃的都拿出來我一波帶走。」黃少天慷慨就義之前也不忘來的超大文字泡。

難得的是面前的大家然沒有露出平時的不耐或無力,他們只是各自張望了一眼:「黃少是你說的,要一波帶走喔!」

黃少天背後發涼,倒退一步。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當他發現面前五六人都拿出了一整盤滿滿的、各種烹調方法處理過的秋葵時,英明神武如他也還是逃跑了。

「隊長救我!!!!!」

跑出訓練室、到了走廊上的黃少天看見了走廊另一端出現了人影,想也沒想、他憑直覺認出了人,順道大聲的呼救。

可是當他跑得越接近人影,便越覺得不對。

那身形、走路方式分明是喻文州,只是⋯⋯

黃少天內心警鈴大響,這促使他沒衝向身為他隊長兼戀人的喻文州,而是停在了剛好能看清對方身影的距離。

喔、那的確是喻文州,黃少天沒認錯人,只是⋯⋯

那是穿著秋葵布偶裝的喻文州。

手裡還拿了個看起來像訂做,誠意滿滿也惡意滿滿的,秋葵形蛋糕。

喔天,他黃少天是做了什麼得罪秋葵之神的事嗎?

前有秋葵蛋糕跟秋葵隊長⋯⋯噢不是,是穿著秋葵裝的隊長,後面有五盤秋葵,面對著前後夾攻,黃少天只能做一件事--

「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黃少天驚醒,一個猛抬頭撞上了另外一個人的下巴。

「嘶--痛!」

突然的痛覺拉回了黃少天的思緒,他沒有被秋葵追、也沒有秋葵形的生日蛋糕。

當然也沒有穿著秋葵布偶裝的隊長,有的是一隻手摟著他、一隻手揉著被撞痛的下巴,和他一起躺在沐浴于晨曦的大床上的,那個他熟悉的喻文州。

「少天怎麼了嗎?」揉了揉自己下巴後順手幫黃少天揉了揉頭頂,喻文州溫和的說。

「沒呢隊長⋯⋯」黃少天紮紮實實的把整個夢都向喻文州說了一次。

「嗯⋯⋯」喻文州聽完,沉思了一會兒。

趁著自家隊長沉思的時間,受到了偌大的心靈創傷的黃少天逮著機會多蹭了幾下對方頸窩,把握難得的賴床時間。

「說起來這點子不錯呢。」喻文州忽然冒出這句。

「嗯?什麼點子不錯啊?隊長你是不是想到什麼給我慶生還是幫我在生日這天整大家的點子啊?」黃少天抬頭,批哩啪啦便甩出一串問題。

「不,我是說。」喻文州笑的人畜無害,「秋葵蛋糕這點子不錯呢。如果這對少天以後挑食秋葵的狀況能有所改善的話。」

「!!!!!!!」黃少天發揮了一個宅男最大的運動能力,涼被一拉一捲,把自己捲成了條壽司似的,跳下床一蹦一蹦的。

「隊長我嚴正警告啊,就算你是隊長也不可以這樣對我!我可是劍聖啊是藍雨的核心是你手裡的劍你的親親小寶貝⋯⋯噢等等這稱呼噁心死了,隊長你假裝沒聽到啊!總之隊長算我求你拜託你威脅你強迫你,別真的搞一個秋葵蛋糕出來啊!!!!!」

全身上下只有一條四角褲的喻文州側躺在床上,看劍聖大大耍寶後笑了笑,向黃少天招招手:「開個玩笑,少天別那麼緊張,看你連被子都捲走了,這房裡空調挺冷的,你忍心我受寒?」

猶豫了一下的黃少天又一蹦一蹦的跳回了床上,滾回了喻文州懷裡。

「隊長你心真髒啊明明知道我剛剛受到了心靈創傷現在聽到秋葵都起雞皮疙瘩啊!你還這樣對我⋯⋯」

「呵呵。」喻文州笑了兩聲,在自家戀人額上印下一吻,「下次不會了,生日快樂,少天。」

黃少天揚起頭看著喻文州,雙眼映著早晨的日光顯得閃閃發亮,「謝謝隊長。」

今天依然是藍雨戰隊美好的一天。

评论 ( 1 )
热度 ( 21 )
  1. 兴欣老板娘百花牌阿摩✿ 转载了此文字
    秋葵梗←_←我和秋葵有仇别拦着我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