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
一个小小小小的写手
长篇无能丶短篇随意写
目前专注全职丶CP主双花次喻黄叶蓝伞修
其他作品不定时掉坑( ̄▽ ̄)ノ
湾家人丶繁体注意~

【卢刘24HR/22:00】birthday surprise

    是傻白甜小短文


==================================

    他有思考過,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對方現在可是堂堂藍雨隊長,跟自家微草至今也還是水火不容。

    如果被粉絲撞見了⋯⋯


    「噗嗚。」


    劉小別的思考進行到一半,就被飛來的枕頭給打到九霄雲外去了。

    「盧瀚文!」抓下臉上的枕頭,劉小別朝著凶器飛來的方向看去,罪魁禍首手裡還拿了兩個白白軟軟的枕頭,興致勃勃。

    「小別前輩!我們來打枕頭仗,快點快點!」已經不能算是「小」少年的藍雨隊長跪坐在床上蹦噠著,眼裡閃閃發亮。

    劉小別翻了個白眼,把枕頭扔到一邊去,「打什麼枕頭仗,盧瀚文你今年幾歲啊?」

    看著戀人沒有跟自己玩的興趣,盧瀚文撇了撇嘴,放下了枕頭,「小別前輩你居然還問我,你難道不記得我幾歲嗎?」

    「誰會不記得,你去年滿的18歲,再兩個月要滿19了。」劉小別漫不經心地回答,一面爬下了床準備拿衣服洗澡去。

    「嘿嘿。」盧瀚文開心的笑了兩聲。

    

    進了浴室,劉小別才想起來他剛剛明明在思考很嚴肅的事情。

    現任藍雨隊長與現任微草隊員一起出遊還一起住酒店,要是被粉絲撞見了保不定要在網上掀起一場大戰,劉小別想想就覺得一陣惡寒。

    他怎麼就鬼迷心竅答應了盧瀚文的邀約呢?

    嘆了一口氣,他褪去了衣服,踏進淋浴間的時候順便打開了浴缸的水龍頭放水。

    浴室裡瞬間瀰漫了濃濃的水氣。

    男孩子的洗浴總是比較簡單一點,約莫十分鐘就好了,於是劉小別踏進了放滿浴缸的熱水裡,打算好好的放鬆一下,試著把剛剛的問題拋到九霄雲外。

    叩叩。

    「幹嘛?」正舒服的泡在熱水裡,劉小別的聲音有點慵懶。

    「小別前輩我要進來囉!」盧瀚文的聲音穿過門板和層層水氣,變得模糊不清。

    「好⋯⋯⋯⋯⋯⋯蛤!?」

    劉小別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浴室門迅速地被打開,外頭空調的冷空氣灌進浴室,害他打了一個冷顫?

    他剛剛有鎖門吧?有嗎?應該有吧?

    帶著對自己的質疑,他看向已經在外頭把自己扒的只剩一條內褲的盧瀚文,不得不說在喻文州對這小孩身體健康的堅持下,經過青春期抽高又有運動習慣的盧瀚文身材相當不錯,說是電競選手可能會有人不信。

    畢竟大家印象裡的電競選手可不是這樣又高又健壯的大男孩兒。

    在劉小別因為看著人的身材走神的幾秒裡面,盧瀚文早就迅速的把內褲脫了扔到一旁,「我也要進去囉,小別前輩!」

    完全沒有詢問意願的意思,劉小別回過神就看到他一隻腳已經踏進浴缸了。

    「盧瀚文你等一下!」劉小別趕緊制止他,「你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一米五的小鬼嗎?這浴缸怎麼看都擠不下我們兩個大男人吧?」

    聞言,盧瀚文迅速的垮下了臉,可憐兮兮,「小別前輩不想跟我一起洗澡嗎?」

    這是重點嗎???

    劉小別在心裡吐槽,但看著盧瀚文他卻又拒絕不了,天地良心,這小孩怎麼長大了也還是一張娃娃臉,裝起可憐熟練的要命。

    「⋯⋯算了,你進來吧。」劉小別放棄了。

    得逞的小孩嘻嘻地笑了,和他最喜歡的前輩擠進了一個浴缸。

    「前輩前輩。」

    「幹嘛?」

    「你知道我為什麼今天要找你一起出來玩嗎?」

    「不是因為你太閒嗎?」

    「前輩心裡的我居然是這樣的嗎!」

    當然不是,但是劉小別沒說出口,只是嗯哼了一聲。

    盧瀚文不甘心,鼓起了臉頰,「小別前輩連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都忘記了嗎?」

    「怎麼可能忘記啊?」劉小別理所當然地回答,「怎麼?難道你要跟我說你今天到處拉著我亂跑就是為了給我過生日?」

    嘿嘿笑了一下,盧瀚文一臉神秘,「也算是吧!不過我還給前輩準備了大驚喜,等一下洗完澡再給你看!」

    什麼東西這麼神秘。劉小別咕噥著,只見盧瀚文的臉上掛著笑容,卻堅決不肯透露。

    「前輩等一下就會知道了!」他只這樣說。

    好吧!劉小別認栽,他就沒拗贏過這小鬼幾次。

    看著他的小別前輩如此容忍自己,盧瀚文倒也忍不住心裡的開心了,他傾身向前,在人唇上落下了一吻。

    「生日快樂,我果然最喜歡小別前輩啦!」






    不要問我驚喜是什麼ry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百花牌阿摩✿ | Powered by LOFTER